,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李牧桑的恭维话对清辉十分受用,她颇为兴奋地问着李牧桑,“那我再给你炖一锅?”

  李牧桑摇了摇头,“不用不用,再喝一锅我怕是要生出巨鞭,到时候伤到姑娘就不好了。”

  清辉戏谑笑着,“就怕你鞭长莫及。”

  清霜在一旁听得云里雾里的,我却笑得合不拢嘴。

  “笑什么呢,这么开心?”梦境中,忽然想起容忌的声音。

  我瞬间清醒,被强制推出梦境,才发现容忌已经躺在我身边。

  “清霜和醉清呢?”我俯下身,摸了摸床底,也未发现她们二人的踪迹。

  容忌翻了个身,将我挪到他身边,闷闷地说,“我让追风将她们拖走了。”

  说到追风,我即刻想起他和清霜的事,“你让追风抓紧来提亲吧!”

  容忌盯着我看了半晌,问道,“为什么突然要追风提亲?你该不会入了清霜的梦境,看到些什么了吧?”

  容忌这也太了解我了吧!

  我心下感叹道着,看来我在他面前还真是没什么秘密。

  容忌见我不答话,明显有些生气,“不是跟你说了,不要看其他男人?”

  我掐着容忌说变就变的脸,浅啄他的鼻尖,“你真是爱吃醋!我入清霜梦境,只看到清辉挥舞着长鞭,鞭笞李牧桑。”

  我话尚未说完,容忌就阖上了眼眸,呼吸趋于平稳。

  月光透过窗柩,洒在容忌的脸上,为他镀上了一层光辉,让他看起来圣洁不可方物。

  我小声地嘀咕着,“都怪月光太迷人,害得我总想玷污你。”

  小乖在我肚子里伸了伸懒腰,好奇地问我,“娘亲亲,玷污是喜欢的意思吗?”

  我一阵尴尬,没想到居然让小乖听见了!

  “也可以这么说吧!”我想了好久,都不知道如何跟小乖解释“玷污”这个词,只好作罢,十分敷衍地回着小乖。

  “别吵,快睡。”容忌睡得浅,听不得边上有细微的动静。

  我赶紧闭了嘴,往他怀里钻了钻,跟着沉沉睡去。

  “嘶——”

  我的头发像是被什么东西缠住了一样,疼得我瞬间清醒。

  “是我弄疼你了吗?”容忌盘腿而坐,将我的头放在他大腿上,而他正笨拙地为我梳着发髻。

  窗外,暮色正浓。

  我困惑地抬眼,问道,“我的头发做错什么了?大半夜的,你都不肯放过它!”

  容忌这才放过了我的头发,让我趴在他身上,抚摸着我的背,轻声哄着我,“乖,不生气,我不动你就是了。”

  “这还差不多!”

  我嘟囔着,但没过一会,仍旧能感觉得到容忌的手来回在我发间逡巡。

  翌日一早,我起床时容忌已经不知去向。

  我光着脚,就往外跑。

  “容忌你不在我身边,我睡不好!”

  我一手推开书房的门,正想再说些什么,突然发现他书房里密密麻麻站着十来位将士。

  他们见到我,毫不客气地大笑出声,“小嫂子,你这满头的小啾啾整得跟鸟窝一样!”

  “嘎?小啾啾!”我下意识地摸了摸头顶,这不摸还好,一摸竟摸到了头上无数个小啾啾,它们像小疙瘩一般,静静地趴在我头上,惹得我一阵不适。

  容忌走上前,让我踩在他脚背上,用宽大的披风将我裹在怀里,“怎么总忘记穿鞋?”

  有胆大一些的将士居然当着我的面,给容忌谏言,“殿下,你不能这么宠着太子妃!万一太子妃恃宠而骄,藐视天规怎么办!”

  “本殿的女人,本殿不宠着,难不成还由你来宠?”容忌坐在主位上,让我坐在他大腿上,将我遮得严严实实。

  铁手瞅着我看了好久,问道,“小嫂子你头发怎么回事?马蜂窝一样!”

  我也正想问容忌他是怎么回事,折腾了我一夜,竟整出个这么丑的发髻!

  容忌不满地看向铁手,“本殿为歌儿挽的发髻,你有意见?”

  众将士憋着笑,颇有默契地陷入沉默之中,谁都不敢第一个开口。

  就在这时,小乖突然动了两下,应该是刚刚睡醒。

  他贴着肚皮,嗲嗲地唤着容忌,“父君,小乖想玷污你!”

  众将士再也忍不住,发出了此起彼伏的哄笑声。

  我捂着肚子,企图阻止小乖往下说。

  但小乖对于将士们的哄笑十分纳闷,转而问道容忌,“父君,是小乖说错什么了么?”

  容忌冷沉着脸,耐着性子向小乖解释道,“玷污二字不能乱用。”

  小乖十分较真地说道,“娘亲亲昨晚在你睡着的时候说好想玷污你来着!娘亲亲还告诉小乖玷污就是喜欢的意思。”

  将士们的笑声更加肆虐,而容忌脸上也露出一丝尴尬。

  他小声地询问着我,“你当着很想玷污我?”

  我摇了摇头,脸颊愈发滚烫,“你可别听小乖乱说!”

  容忌应着,知我十分尴尬,遂将我抱出了书房。

  小乖极其聪明,大概是意识到说错话了,安安静静闭了嘴,又陷入沉睡之中。

  容忌抱着我出了且试天下,往碧落河走去。

  薄薄的仙雾笼罩在碧落河上,一渔夫在碧落河上泛舟而来。

  他一身蓑衣,斗笠遮面,身形枯瘦,看上去极为沧桑。

  “这渔夫是谁?以前来碧落河,怎么没看到他!”我指着渔夫好奇地问着容忌。

  容忌微微一笑,“上船,我给你机会,让你玷污我。”

  “不要!”

  “遥亘千里,除却老夫的一叶扁舟,再无舟楫可渡。”渔夫和蔼地笑着,将我和容忌迎上了扁舟之上。

  我虎视眈眈地盯着容忌,心下思忖着他该不会想在这薄如纸的扁舟上对我做些什么吧!

  “笨蛋,你现在胎心不稳,极易动胎气,我还不至于这么没分寸。”容忌将我放在扁舟之上,指着远处说道,“今晨,铁手来报,说是碧落河外多了一片海。”

  “海?”

  容忌背手而立,极目眺望,“是啊,铁手说海水既涩又苦。我猜测,碧落河外的那片海,就是千百年前神界突然消失的苦海。”

  据说,苦海无涯,执念过深的人一旦进了苦海,就再也出不来。但只要放下执念,回头便是彼岸。

  我站在扁舟之上,望着盈盈的碧水,陷入沉思之中,“神界苦海为何会在仙界出现?”

  ------题外话------

  推荐好友文《僵尸小萌妻:帝少,你好甜》作者:爷本乖张

  暗黑文案:

  十六年前的一场车祸,鼎世家族的掌舵人,家破人亡。

  十六年后,灵异少女突现四九城,几大家族从此,腥风血雨

  轻松文案:

  扮猪吃老虎少女南星,会看风水,收鬼捉妖和撩骚。

  只是一不小心,突然撩到了一个极品美男。

  这一下,可是让她激动的…多吃了好几块蛋糕!

  搞笑文案:

  还不太熟悉的两人是这样的——

  景先生:她很呆萌啊~

  南大师:他很严肃哦~

  熟悉以后的两人是这样的——

  景先生:我要严肃!重振夫纲!

  南大师:呵呵…

  本文1v1,且看两只黑芝麻馅的男女,互相套路的故事~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