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我在结界内,手握冰凌剑,虎视眈眈地看着从四面八方涌来的藤条。

  后背的伤口开始溃烂,血泡破裂,散发着淡淡的血腥味。

  最为严重的还是左肩上深可见骨的鞭伤,已然皮开肉绽。

  心里的怒气极具升腾,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气愤。

  周身神力涌动,我只觉再不爆发,神力将会在我的体内无限膨胀。

  我提了三成神力保护着小乖,随后便使出了所有的力量,用冰凌剑斩破结界,朝着铺天盖地而来的藤条一剑劈去。

  “灭!”

  剑气凛,剑光闪,我周遭的藤条在刹那间失去了所有行动力,软趴趴落入血水潭中,泛起阵阵血水花。

  “还有不服?”我冷峻地站在水潭中间,将注入我浑厚神力的冰凌剑朝着地底扎去。

  一时间,地动山摇,潭中的怨念迸发出震耳欲聋的哭嚎。

  “饶命,上神饶命!我等只是奉命行事。”潭中怨灵一边哭诉着,一边在潭中溅起无数水花,明显还存着异心。

  “天雷之火!”我祭出天雷之火,将原本幽暗湿冷的水潭瞬间点燃。

  天雷之火触及血水,火势愈发猛烈,滋滋然将整片天地变成一片火海。而我,站在火海之中,身上伤痕遍布,却并不狼狈,如嗜血的修罗一般,散发着令人胆寒的可怕气场。

  小乖欢呼雀跃着,“娘亲亲,你的神力又更上一层楼啦!”

  “走,娘亲带你上去,斩妖除魔!”我用冰凌剑顶破头顶上方的壁体,一跃而起,带着一身火光,冲了上去。

  织女房中,牛郎挡在织女身前,求着容忌网开一面。

  织女瑟缩着身体矢口否认有见过我。

  眼见容忌要对织女下手,我用带着熊熊火焰的冰凌剑将他的斩天剑挡掉,“慢着!她身上有不死不灭的诅咒!”

  容忌收回剑,不顾我周身火光,将我搂入怀中,“我来晚了。”

  “嘶——”他的手碰到我肩膀上深可见骨的伤口,疼得我直抽气。

  他拂去我身上的火光,才看到我满身的伤痕,眼里暗潮汹涌,身上竟散发出阵阵的黑气。

  他一身白衣卓绝,和身上极其霸道的黑气相互呼应着,一边像谪仙般出尘,一边又像妖魔般杀气凛然。

  织女躲在牛郎身后,紧抓着牛郎的衣服,只露出一个脑袋来,恐慌地看着我和容忌,“我知道错了。”

  砰——

  轰——

  地底下,烈焰越发猖獗,将整个空间燃烧殆尽,随后发出振聋发聩的轰鸣声。

  屋子里,不止地面在不停地晃动,墙壁上的陈设也在当啷作响。

  下一瞬,我们又再度下陷,落入熊熊火海之中。

  牛郎在顷刻间被烧成灰烬,化作了一缕青烟。

  织女呆呆地愣在原地,似是从未想过牛郎会真正离她而去。

  我和容忌在火海中十指相扣,完全不惧热意。

  “歌儿,你似乎变强了不少。”容忌由衷地赞叹道。

  我耸了耸肩,不以为意地指着一头的小啾啾说道,“倘若没有这些小啾啾,我现在看起来肯定冷艳无双。”

  织女见我们没注意到她,突然直挺挺倒下地,将自己完全笼罩在火海之中。

  我上前查看着,才发现水潭中别有乾坤。她倒下的地方有个令人不易察觉的通道,但这通道究竟会通向哪儿,就不知道了。

  “追!”我拉着容忌跳入通道,织女算是犯了我的忌讳,不仅想抢我的男人,还想谋害我肚子里的小乖,即便她身上有不死不灭的诅咒,我也要将她折磨得生不如死。

  通道下,是六重天,我依旧不大熟悉。

  我连待了许久的九重天都尚未摸清,对于从未来过的六重天,就更加陌生了。

  容忌放缓了脚步,看着我背后血肉模糊的伤口,强行拽住了我,“听话!让我先帮你疗伤。”

  “不用,留着这些伤口才好!这样,我才能保持怒气,让自身的神力最大限度地发挥出来。”我忍着肩膀上伤口腐蚀之痛,依旧执着地想要将织女揪出来,狠狠虐她一番。

  容忌的怒气也渐渐升腾,他将我搂入怀中,“我不想看你身上,留有一丝一毫的伤口。”

  我拗他不过,只好停下脚步,正欲用治愈术来治愈自己,却发现伤口中的血毒夹杂着强大的怨念,致使我的伤口不断的溃烂。

  倘若不清除这些怨念,我的治愈术完全无法起到根治我伤口的作用。

  “该死!为何所有的诅咒都要奔向我们而来!”

  我肩膀上的伤口已经蔓延至锁骨,伤口每蔓延一厘,我浑身就会不自觉地痉挛。这种滋味,比起千刀万剐来,更加让人难以忍受。

  “别动,我替你净化伤口上的怨念。”容忌将我的上衣撕成了破布条,扔至一旁,指尖闪着银色的暗芒,将我伤口中的怨念一一清楚。

  胸前一片清凉,我下意识地用双手挡住自己的胸口,“容忌,你将我衣服都撕碎了,那我一会儿穿什么?”

  他眉头紧皱,专注地盯着我左肩上的伤口,从血肉中抽出了一根不易察觉的细丝,“虫蛊!”

  我瞪大了眼睛望着那根十分纤细的丝线,才发现它正在蠕动着,足足有一寸长,样子可怖,令人毛骨悚然。

  容忌将之扔至一边,又开始处理我背后的伤口。

  我挡在胸前的手尴尬地放下,“容忌,你是不是厌倦了我的身体?”

  容忌灼热的手放在我的背上,“笨蛋,你以为我是禽兽?看到你身上这么多伤口,只剩下心疼了。”

  我原以为他就是禽兽,没想到他还算良心未泯,还知道心疼我。

  待他一一净化了我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我才得以将其治愈。

  他怔怔地看着我,我也愣愣地看着他,气氛突然变得有些尴尬。

  “不错,极美。”容忌不知说什么,随口夸了一句,他那双略带薄茧的手触及我的心口,“你看起来,很好吃。”

  我瞥了眼散落一地的碎布条,即便是拼拼凑凑也遮挡不住身体了吧!

  无奈之下,我指了指他的衣物,“你要不要把衣服给我?不给我的话我这样跑出去,恐要叫人耻笑。”

  容忌低头瞥了一眼他自己的衣服,“今日,我原准备好了带你去凡间看花灯,为了方便行事,竟未着里衣。”

  什么?

  这是什么话!

  为方便行事,竟未着里衣?

  我鄙夷地看着他,虽知他的欲望如豺狼虎豹,但他连里衣都不穿也太过了叭!

  容忌别扭了一小会之后,终于还是将自己的衣物脱下,披在我身上,并帮我一颗一颗系上内扣。

  朦胧月色下,他宽阔的胸膛呈现出古铜色的色泽,胸肌随着他为我系扣子的幅度微微震颤,倘若不是眼下情况特殊,我真想就着月色将他蚕食干净。

  “你看起来,也很好吃。”我将唇,凑到他宽阔的胸膛上,浅浅掠过,就差点把持不住自己。

  容忌颇为窘迫地后退两步,“乖,我们快些回去吧!”

  一听到回去,我才想起还有正事没做,坚决地摇着头,“你先回去可好?我去找织女。”

  容忌阴沉着脸,始终跟在我身后,“那就先找她吧!”

  但偌大的六重天上,想要寻一个人着实有点难。

  浮云层峦叠嶂,飞鸟偶有掠过,动静虽不算很大,但也足以干扰的判断。

  “喳—喳喳—”

  一阵喜鹊鸣叫声传来,我抬头一看,正是我救过的那只喜鹊。

  我将它捧在怀里,“鹊儿怎么又回来了?”

  它扑楞着翅膀指向了一个方向,叽叽喳喳说着我听不懂的话,不过它应当是在告诉我们织女的所处方位。

  我将它放飞,遂和容忌朝着喜鹊所指的方向,一路狂奔而去。

  一刻钟后,视线范围内,依旧没发现织女的踪迹。

  我累得气喘吁吁,刚停下脚步,就发现天幕上有一颗红色的星子突然黯淡,直直落下天幕。

  难道又一位上神身归混沌了?

  我朝着星子滑落的方向飞去,将它稳稳地捧在手心。

  “嘶——”

  星子如同沸滚的岩浆,刹那间将我的手烧得焦黑。若不是我主属性为水,恐怕这双手就要被星子融化了吧!

  我盯着愈发黯淡的星子,不敢冒然用手触碰,只拧着眉头,问着容忌,“又有上神被诅咒至死了么?”

  容忌弯下腰,捡起星子,放在手中把玩着,“光芒未熄,这意味着还有救。”

  我心里燃起一丝希望,“那你可知是哪位上神遇险?”

  容忌用神力将星子外围的碎石除去,上头雕刻着“了尘”二字。

  “师父!”我一下慌了神,为什么会是师父!

  我急急地想往九重天上赶,将织女一事抛诸脑后,也无瑕顾及从九重天上掉落的黑盒子。虽然黑盒子至关重要,但始终无法同师父的命相提并论。

  我用绢帕将星子小心翼翼裹好,并用天雷之火为星子蓄力,以延缓星子的衰落时间。

  回了九重天,我便匆匆忙忙地去往黄道婆的纺织房找师父。

  师父此时正躺在黄道婆的腿上,黄道婆为他拔着头上的白发。

  我看到师父安然无恙,一脸惬意的样子,眼里蓄满了泪水,朝着他扑了过去。

  “师父!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黄道婆和师父瞅着我的样子大吃一惊,“小七啊,怎么穿成这样就跑出来了?瞧你这一头啾啾,跟蚂蚱趴头上一般,甚丑!”

  “师父,你老人家有没有哪里不舒服?会不会恶心想吐?会不会头晕眼花?”我担忧地看着他。

  他一个鲤鱼打挺从黄道婆腿上跳起,扯着嗓子揪着我头上的小啾啾骂骂咧咧道,“师父身体硬朗得很!比起容忌小儿来,也丝毫不差!坚硬,持久!”

  师父显然会错意了,不过他既不知道自己的星子即将寂灭,那我暂时就不告诉他了。师父这棵老铁树,几十万年才开一次花。现在的他,完全沉浸在情爱的滋润之下,十分快乐。

  师父忽然松了手,瞪大了芝麻大点的眼睛,仔仔细细地瞅着我,“发生什么事了?为师记得上回你在为师面前哭这么伤心,是在为师仙逝的时候。”

  我连连摇头,悄然收起手中用绢帕包裹着的星子,胡乱找了个借口,敷衍着师父,“容忌他,他欺负我。我心里难受,想哭一哭。”

  黄道婆拍了拍我的背,安抚着我的情绪,“小七啊,两个人在一起磕磕绊绊总是有的,你要多体谅他的难处。当然,如果真是他的错,你就告诉师父和师娘,我们为你做主。”

  黄道婆自称师娘,这让我颇有些惊讶,想不到师父竟能让刻板保守的黄道婆动心,委实不易。

  师父捋了捋胡子,狐疑地看着我,“容忌那小子,什么时候主动欺负过你了?不都是你先招惹的他?”

  “我,他不让我穿鞋,还不让我穿衣…”

  黄道婆瞬间红了脸,她脸皮薄,听不得这样的话。

  师父沉默了片刻,便叫黄道婆替我找身干净的衣服。

  待黄道婆离去之后,师父看着我的袖口,怔怔发愣,“那是什么?”

  “我摘的星辰。”我并不打算将星子拿出来。

  好在,师父也没打算细问。

  他坐在棋盘前,让我坐到了他对面,“陪为师下一盘棋吧。”

  “好。”

  “小五,小六以及你那只小绿鸟,我将他们托付给与天齐了。”师父过了许久,才开口说道。

  师父这口气怎么像是交代后事一般!

  我鼻子一酸,突然觉得心里涩涩的难受得紧,“为什么突然要把他们交给与天齐?他们一个成了一株草,一个化作一抔黄土,还有一个成了深埋土中的化肥,随身携带,也轻便得很啊!”

  师父看着棋盘,忽然兴奋大笑,“这才没几步,你就将自己逼上绝路了!”

  我不太会下棋,眼下也无心思下棋。我将手中的白子随意扔在棋盘上,颇为气愤地逼问着师父,“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为师最近可没躲你们房间偷听啊!”师父信誓旦旦地说着。

  我将棋盘打乱,两只手撑在棋盘之上,脸上染上一层薄怒,“师父!你别再转移话题了!”

  “神界的诅咒无法逆转,说出来只能徒增伤悲。”师父平静地说道,“活了几十万年,为师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了。”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