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我在看到她和容忌交缠至一块的时候,理智全失,并未考虑这么多。

  现在细细一想,此事确实漏洞百出。

  容忌轻轻地握着我的手,不动声色地观察着我的脸色。

  我心里的气已然消了大半,但容忌唯唯诺诺的态度我十分受用。我依旧冷着张脸,清了清嗓子,说道,“你身上还残留着她的气息,我闻着不舒服。”

  容忌只好松开我的手,尽量同我拉出一段距离,“这么远,还闻得到么?”

  我不露声色地摇摇头,心里倒是十分欣喜。这样一来,我就无需担忧他又让我那玩意儿了。

  他将我送回且试天下,就闷闷地走向书房,“我让追风去排查,仙界之中同织女有染的人。”

  我点了点头,倒床就睡。

  但容忌不在身边,我总睡不安稳。不是梦见被追杀,就是梦见自己从悬崖上坠落下来,失重感极强,惹得我每隔半个时辰,就要惊醒一次。

  无奈之下,我只好溜出卧房,朝着书房的方向走去。

  书房之中,容忌也无心处理政事,抿着唇呆呆地望着案几出神。

  我推门而入,继而又将门扉轻轻关上。小跑着朝他扑去。

  “梦游了?”

  容忌见我朝他迎去,并未伸手来接。

  我摇了摇头,朝他怀里一缩,找了个舒服的位置窝着,“你不在身边,我睡不着。”

  “你不是说我身上还有她的气息,你闻着想吐?”容忌的手在我的发间逡巡。

  说出去的话岂有收回之理?

  我推说道,“谁让小乖习惯了你在身边呢!你一不在,他就闹我。”

  “小乖一直乖乖的,明明是娘亲亲想父君了!”小乖不满地抗议道。

  这兔崽子,不该他出现的时候,总爱出来蹦跶!

  我闭上眼,不再说话。

  容忌心里的阴霾渐渐散去,无奈地叹着气,“小狐狸,都学会诓我了。”

  “这哪能算诓你!我当时可生气了…”我越说声音越小。

  容忌一手紧紧地搂着我,一边翻看着卷宗,“快睡吧。”

  我扫了一眼他手里的卷宗,忽然来了些兴致,“这是我师父的卷宗?”

  容忌警惕地将卷宗举过头顶,不让我触碰,“这回,决不能擅自进入卷宗以身涉险。”

  “好说好说。”我嘴里应着,心里却想着,如果师父的死劫难渡,我就潜入卷宗,看有没有什么法子能救回师父。

  容忌刚将卷宗收好,铁手就带着扫把星闯了进来。

  “殿下,我有重大发现!”铁手将扫把星推至我们身前,说道,“将你看到的全部告诉殿下和小嫂子。”

  扫把星颔首答道,“今日卯时,我晨起刚准备打扫栖梧宫时,来了一男一女。女子面容清秀,男子是南天门的守卫顺风耳。”

  我瞬间来了些兴致,全神贯注地听着扫把星回忆着。

  她接着说道,“顺风耳说栖梧宫鲜少有人在,让女子放宽心,尽量释放自己。”

  “嗯,然后呢?”虽然扫把星并未描述女子的容貌,但据我推测,应当是织女无疑了。

  扫把星清了清嗓子,开始一阵乱叫。

  “好久没尝到你的味道了!”

  “今天,就让你尝个够…”

  “嗯…啊…”

  “放松,对,就这样。”

  ……

  铁手扶额,“你一句话代过就可以了,用得着这么详细?”

  扫把星耸肩,“我又不知道他们究竟在做什么,一会高兴一会难过,进进出出来来去去,从卯时折腾到了辰时一刻。”

  辰时一刻?呵呵,果真是织女啊!

  织女在七重天兴风作浪,虽有结界保护,外人看不到结界里发生了什么事。但顺风耳的耳里在六界堪称无敌,他肯定是听得见结界里的动静的。

  想必,织女作恶多端却不被发现,应当是顺风耳在暗中帮她。

  扫把星凑到我跟前,突然问道,“太子妃,你知道他们在做什么了吗?”

  我朝着铁手使了个眼色,“你跟她好好解释解释?找个良辰吉日,你的婚事,还有追风的婚事,也该定一定了。”

  铁手信以为真,就将扫把星从我眼前拖了下去,“来,哥哥告诉你他们在做什么。”

  “行的。”扫把星懵懵懂懂地应着,似乎十分信任铁手。

  “走,去收拾织女!”我拽着容忌,往书房外走去。

  但还不等我动手,香雪怜已经和织女扭打了起来。

  我看着她俩互相撕扯着头发,双双落入水中,忽然想起自己在魍魉梦境中,和魑魅打架的场景。

  香雪怜眼尖,看到容忌已然站在水池边,赶紧朝岸边游来,梨花带雨地哭诉着,“殿下,我原想给且歌姐姐送些补品,不想你的这位侧妃竟随意寻了个由头,将我教训了一顿,还把我推入池塘。”

  “滚。”容忌轻轻吐出一个字,便不去看她。

  香雪怜以为容忌是因为织女才训斥的她,转身狠瞪了织女一眼,狼狈地爬上了水池,被天兵架出了且试天下。

  织女眼露欣喜,爬上岸,含情脉脉地看着容忌,“多谢殿下施以援手。若你没来,那位姐姐怕是要将我撕烂。”

  就织女这漏洞百出的谎言,并不见得比香雪怜高明。

  我反唇相讥道,“别装了,你受的伤不是全反噬在香雪怜身上了?”

  容忌显然不想同她废话,直直地盯着她,眼眸持续扩大。

  我在一旁仔细地观察着容忌的眼睛,不知不觉,竟也被他的摄魂术控制住。

  “从我的眼前消失。”容忌发着指令。

  我绷直了身子,跳入了池中。

  扑通——

  寒凉的池水浇灭了我身上的热度,我乍然间清醒。

  容忌也随着我跳入池塘之中,将我捞起,“笨蛋!我在用摄魂术,你怎么能盯着我的眼看!”

  我也十分无语,总觉有了身孕之后,我的脑子就不比之前好使。

  眼下,织女也已在容忌面前消失。

  池子边,只剩下我和容忌二人。

  容忌用手在我眼前晃了晃,“歌儿?”

  我正懊恼自己怎么做出这么愚蠢的事,容忌又再度开口,“叫我一声夫君。”

  嘎?他难道还以为我受他的摄魂术控制?

  容忌平日里很少向我提这种要求,我倒是想看看,他心里还有些什么奇怪的想法。

  “一声夫君。”

  容忌用衣袖擦拭着我脸上的水珠,开口道,“不是一声夫君,是夫君。”

  “夫君。”我叫了一声,心里别扭地不行,习惯了直呼他姓名,突然叫他夫君,我自己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容忌十分满意地勾起唇角,“跟着我,回房去。”

  ------题外话------

  推荐古月清风风的文文《冥王有令:夫人速速回》

  看点:

  精分军少禁欲铁血,求宠求抱求包养~

  腹黑冥王招招手,天天撒糖不停歇~

  女扮男装酷帅痞,撩汉降魔两不误~

  浮生一梦的楼主银灵子,据说是个怪人,长得比女人还漂亮,却一天到晚笼着一身黑衣。

  银灵子:老娘本来就是女人,有颜任性,不服?

  ~

  冥王府的阎罗神荼,据说温润如玉,对谁都是言笑晏晏,却唯独视女人为猛虎。

  神荼:看不得本尊撩“男人”么,呵呵,要不要来地府喝杯茶?

  ~

  江城少帅郁垒,据说冷酷无情,除了形影不离的贴身秘书,没人入的了他的眼。

  郁垒:想入我的眼?你有我家凌胤的一根脚指头好看么?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