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还没当上太子妃,我怎么舍得就这么死去?”织女关上门,朝着容忌盈盈走来,但她始终没直视容忌的眼睛,想是对容忌的摄魂术起了戒心。

  “滚出去。”容忌冷漠言之,在自身周遭设了一个结界,用强大的神力将织女逼退了好几步。

  织女重重地砸在门上。

  不过她身上的诅咒还在,被这么甩出去,最后受伤的人却是容忌。

  容忌嘴角溢出一丝鲜血,微微皱眉。

  看到他受伤,我瞬间心急如焚,爬入昆仑镜中。

  “伤得重不重?”我用衣袖擦拭着他嘴角溢出的鲜血。

  “无碍。”容忌站起身,朝着门口的织女走去。

  他用斩天剑挑着织女的下巴,“看着我。”

  容忌眼瞳里闪着细碎的流光,我不敢再细看,怕又同上回那样,被他的摄魂术所控。

  织女撇过头,坚决不去看容忌的双眼,“想不到,殿下竟会如此对待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

  “那是因为在容忌心里,除了我,其他人都算不得女子。”我替容忌辩护着。

  容忌赞赏道,“歌儿总算猜对了一次我的想法。”

  织女紧闭双眼,“从诛仙台上落下来,我都没死成。殿下和太子妃以为,你们能弄得死我?”

  我直接掰开她的眼皮让她被迫看向容忌的眼。

  容忌透露着点点星光的眼里,像是藏着神秘莫测的深渊,我仅仅只是瞥了一眼,就差点沦陷在他亦正亦邪的眼神里。

  容忌的瞳孔在一点点放大,织女的眼神开始一点点涣散。

  等织女完全被容忌控制,容忌才松开扼着她下颌的手。他嫌弃地甩了甩手,“匕首拿去,自行了断。”

  织女接过容忌扔至她手中的锋利匕首,用锋刃划开舌头。

  “滋……”

  利刃所过之处,瞬间被劈成半。

  我看着织女耷拉在唇外血肉模糊的舌头,不觉毛骨悚然。

  铁手和追风听到动静,推门而入。

  他们震惊地看着织女用利刃,将自己的嘴都劈成了两半。

  这样的织女,实在太过反常。

  但这仅仅是个开始。

  织女将自己的唇舌劈成两半之后,突然将利刃刺向自己的大腿,发出桀桀的怪笑,“殿下要我自行了断,那我就从头到脚,仔仔细细了断一遍给你看。”

  她肯定不止中了容忌的摄魂术,身体应该还存在着某种邪恶的力量。

  铁手整个人跳上追风身上,惊呼道,“这女人疯了?”

  “容忌,解了她的摄魂术吧,她似乎不太正常。”我的身体朝容忌靠去,虽然见惯了这些血腥的场面,但是有个依靠心里还能踏实些。

  容忌沉吟片刻,答道,“在她用锋刃划开自己的舌头时,就已经不受摄魂术控制了。”

  听容忌这么一说,我对她又多了几分忌惮。倘若她单单只是织女,我尚有自信能应付自如,但她现在的模样,像极了癫狂了的恶魔。

  织女又用匕首刺瞎了自己的眼睛,“呵呵,瞎了眼,就再也不用看你们卿卿我我。”

  织女忽然伸着脖子,半站起身朝着我和容忌咆哮着,她两个血肉模糊的眼珠子掉落在地,直直滚到了我脚边,鬼气森森地盯着我。

  容忌用斩天剑挡在身前,现在的织女太过邪门。

  织女坐下身子,一手按在地上,“今晚,你们所有人,都得死!”

  “她现在究竟是什么东西!”我看她不人不妖的样子,委实猜不出来她的身份。

  “魔神附体。”容忌在我周遭设了一层结界,对我说道,“从现在开始,你要小心提防屋里的每一个人。”

  “嘎?”

  我忽然觉得瘆得慌,容忌叫我小心屋里的每一个人,意思就是也包括他!

  织女突然停止了自残,一刀扎入追风大腿中,将追风怀里的铁手拽到自己身下。

  “铁手,你快用你的铁手打她啊!”我站在结界之中焦急地朝着铁手吼着。

  “不行啊,我使不出半点仙力了!”铁手惊呼道,双手双脚已经完全被她钳制住。

  织女蹲在铁手身上,忽然朝着铁手因为恐慌微张着的嘴里呕吐着猩红不堪的秽物。

  铁手发出撕心裂肺地嚎叫,奋力地挥舞着手脚企图摆脱织女的禁锢。

  我原先还想上前帮扶铁手一把,但细看眼下情形,织女不死不灭,又瞎了眼,连容忌的摄魂术都拿她没办法,暂时是降不住她了!

  等织女将口中的污秽之物吐完,她捡匕首又窝回门口,像是在把守着大门,不让我们轻易开溜。

  我看着她脸上突然浮现出来的诡谲笑容,身上起了一层薄薄的鸡皮疙瘩。

  难不成,我们今日就要葬送在此处了?

  “呕——”

  铁手直挺挺地倒在地上,四肢僵硬,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劲,捂着胸口狂吐不止。

  追风蹲下身,给他递去了一方手帕,“没事吧?”

  “桀桀桀,我没事,但你有事。”铁手忽然变了声调,朝着追风扑去。

  他一重拳朝着追风的脑门砸去,我确信倘若追风被这一拳砸中,头盖骨都会碎成齑粉。

  铛——

  容忌用斩天剑替追风挡下了重锤,再用神力将铁手逼退。

  铁手脸上闪过一丝兴奋,“有点意思!”

  他继而又朝着容忌扑来,容忌只守不攻,就怕一不小心出手伤到铁手。

  容忌见我焦急地站在结界内,朝我低吼道,“还不快走?”

  铁手的攻势越来越猛,我总担心容忌会遭遇不测,双手按在结界之上,执意不肯离去。

  铁手停止了对容忌的攻击,飞身朝着结界扑来。我能明显感觉到结界因为他的冲撞,出现了一丝松动。

  他乐此不疲地攻击着结界,容忌虽能暂时压制住他,但总不是长久之计。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