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我随着与天齐再度进入昆仑镜中,大概是因为有他的陪伴,我心里的恐惧稍稍减轻了些。

  我紧挨着与天齐跳入镜中,但不巧的是,与天齐落在了门外,而我又一个人落入了门内,正好跨坐在织女的肩膀上。

  我低着头看着满身血腥味,血肉模糊的织女,突然衍生出一丝骑虎难下的感觉。

  织女缓缓抬起头,分裂成两半的舌头往鼻尖舔着。她桀桀笑着,“你又来了。”

  追风和铁手也停止了相互扭打,朝我飞扑而来。

  容忌见到我,眼露兴奋,斩天剑直直插入我发髻之上。

  我原以为我的脑袋都要被他贯穿,好在今儿个发髻梳得比较高,这才意外救了我一命。

  容忌将追风和铁手推至一边,拔出插在门缝上的斩天剑,将我提起来。

  我的头发被他直接斩断了一大绺,若是在他清醒的时候,肯定十分心疼我的头发。

  可惜现在的容忌已经丧失理智,一心只想着将我吃掉。

  容忌眯着眼打量着我,原本好看的琥珀色眼眸现在散发着赤色的光芒,比黑夜里荒原上的幽绿狼眼还要可怕。

  他握住我的手,将我的手往他嘴里塞着。

  “我不好吃的!门外,门外!有一个人比我好吃!”我哭丧着脸,另一只手中的天雷之火已经朝他胸口扔去。

  滋——

  天雷之火一下子点燃他的衣襟,他低下头朝着胸前的天雷之火,吹了一口气,天雷之火就偃旗息鼓地悄然寂灭。

  容忌放弃了吃我的手,又看向了我的鼻子,毫不客气地咬了上来。

  我的鼻腔被他强劲有力的舌头挤压到变形。

  等他松口之际,我的鼻子已经挂下两管鼻血。

  小乖感受到了威胁,颤颤巍巍地蹭着我的肚皮,“娘亲亲,你还活着吗?”

  我低下头,尽量平和地回着话,“活得好好的,你快睡觉去。”

  “父君,你如果真想吃人,就吃小乖吧!别吃娘亲亲,娘亲亲怕疼。”小乖一边说,一边啜泣着。

  容忌低下头,指着我的肚子闷闷问道,“为什么哭?”

  小乖抽抽噎噎地答道,“小乖也怕疼,呜呜呜呜……”

  “疼,是什么?”容忌抬起眼,看着我大惊失色的样子,伸出手抚摸着我的脸颊。

  他的手心长了层薄茧,硌地我脸发疼。

  他抚过我左脸颊上的牙印,凑上前轻轻吻着我的脸,“也许,我可以不吃你,闻闻足矣。”

  我脸上总算有了些喜色,虽然容忌依旧被魔神附身着,但起码他自己的意识在觉醒。

  我扑入他怀中,将他抱得紧紧的,“容忌,你说过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能忘记我的呀!你忘了吗?”

  容忌眼里的赤色光芒渐渐黯淡,琥珀色的眼眸逐渐恢复清明。

  由于方才他咬我鼻子的时候太过用力,我的鼻子又挂下了两管血,他似乎对血腥味极其敏感,琥珀色的眼眸再度被赤红的光芒覆盖。

  我暗叹不好,正想挣脱他的怀抱,他已经死死地箍紧我的腰,不让我动弹。

  “肉很鲜!”容忌掐着我的屁股,眼里的光芒更甚。

  我双手捂着屁股,矢口否认道,“你的感觉一定是出错了!我皮糙肉厚的,一点儿也不好吃!”

  可再度发狂的他,哪有心思听我说这些!

  他一边让我趴在他手上,一边腾出一只手扒着我的裤子。

  天呐,这种感觉实在太可怕了!

  我的双腿在空中一阵乱蹬着,惊恐大喊道,“先等等!你可以把我炖了,这样更鲜美。你吃得开心,我被吃得也能开心些。”

  我觉得,我这辈子说过的胡话也没有今天说得这样多。但此刻为了保命,胡说八道算什么,即便容忌让我给他吹奏上十个时辰的箫我也认了。

  容忌松了手,忽然发问,“怎么炖?”

  我在屋内的浴桶下加了一把火,自己则跳入浴桶之中,一本正经地忽悠着他,“等到这桶水被烧干,你就能吃我了。”

  铁手,追风和织女一并向着浴桶靠拢,三个人如出一辙地趴在桶沿上虎视眈眈地看着我。

  织女瞎了眼,但她黑洞洞的眼眶依旧倔强地对着我,仿若她看得见一切似的。

  容忌见浴桶下火势太小,遂又加了把火,使得浴桶中的水迅速蒸发。

  该死!照这个速度下去,我能不能熬过一个时辰还未可知。

  不过,同时被三双眼睛紧盯着的感觉十分不好。

  我索性盘腿坐在浴桶之中,闭眼调息。

  屋外,与天齐疯狂地撞着门,他不停地鼓励着我,“丫头,你要记住你是百里项渊的女儿,绝不能轻易放弃!”

  “父君,父君。”我低声呢喃着,倘若你的神识还在,一定要助我逢凶化吉啊。

  砰——

  与天齐在撞了许久的门后,终于成功撞破结界,闯入了屋中。

  他身后,大门再度关上。

  织女看到她,来了些兴致,将自己血肉模糊的碎肉掏出,朝他脸上扔来。

  与天齐快速地避开织女的进攻,闪身至浴桶便,焦急地询问着我,“你还好吗?”

  “应当还能撑上一刻钟。”

  与天齐一掌灭了浴桶下的火,提着剑朝着织女砍去,“神界第一剑圣在此,大胆魔神,还不退去!”

  织女丝毫不把与天齐放在眼里,将手中的匕首朝着与天齐胸口袭来。

  匕首飞旋的速度极快,在空中留下了一道道火花,像是能探知道与天齐方向一般,跟在与天齐身后锲而不舍的追着。

  我眯着眼细细地看着匕首飞旋的方向,几乎是和与天齐闪身的方向一模一样。

  脑子里隐隐闪过一个想法。墨染尘说过,吸星大法是六界武功心法里极其特殊的一种,几乎是为了克制正统心法而生。也许,我可以试试吸星大法!

  我回想着吸星大法的口诀,在心里默默念着,悄无声息地按着墨染尘教我的调息方式调和着周身的神力。

  片刻之后,我感到浑身上下充盈着即将溢满的神力,“破!”

  我两手一扬,浴桶瞬间四分五裂,桶里的水花四溅,溅了容忌一身。

  ------题外话------

  《倾世宠之女帝天下》/十月千朽文

  3.29—4.1日1p,评论有奖,欢迎大家来玩~~~

  都说她是天选之人,命定之女?明明她就是个冒牌货!

  什么?当女帝,玩美男,跳艳舞?

  你以为这是坐拥三千美男,没事听个小曲儿的幸福生活?

  这分明是要她斗群臣,掌天下,灭桓尹的日子!

  迫不得已,事事听命于他,处处掣肘,于是表面顺从,背地坑他。

  却不知他曾说过:桓尹认主,一生仅此一次。

  遇上她,他便再不是玩弄权术、势倾朝野的权臣桓尹。

  为君者,当如玉。

  他教她帝王权术,她许他海晏河清;

  倾天下欢宠,只求一人心。

  (本文非女尊,女主成长型,不喜勿喷)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