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我不满地念叨着,“我画的明明是鸡,追风眼神真不好!”

  再观容忌,脸上的鸡落地后,突然间开始膨胀,鼓胀如虫,这样看似乎真有点像蛇。

  容忌汗颜,“笨蛋,画鸡竟忘记画足!”

  原来是这样!难怪我总觉得我画的鸡,不像鸡呢!

  草草两笔给这只肥硕的鸡添上足,我欣然点头,对自己的画作甚是满意。

  这几日,我不能陪伴在容忌身边,就让这只鸡陪着他吧!

  追风和铁手面面相觑,盯着鸡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容忌蹲下身,看着鸡出神。

  “不好!狼王笔!”容忌语气里投着焦急,作势就要往回赶。

  我连忙在容忌身前画上一堵墙,不让他往回走。我在墙上写着,“我很好,勿念。”

  他稍稍松了口气,但仍旧语气不善地斥责着我,“你动了师父的卷宗?你不知道那卷宗里危机四伏,十分凶险?”

  我默默收起了昆仑镜,他这么凶巴巴的,完全没办法同他心平气和地说话。

  但即便如此,容忌依旧爆发出了咬牙切齿的怒吼,“且歌,你是不是欠收拾了?”

  魑魅转过头,疑惑地看着我,“我刚刚似乎听到了容忌的声音,难道他寻你来了?”

  师父附和道,“他似乎在问你是不是欠收拾了!”

  慕容言曦讶异地看向我,“你真藏人了?”

  她命鬼女搜我的身,不过我周身浮动着的神力倒是叫鬼女不敢靠近。

  这该死的容忌,凶我就不能悄悄的?非要弄得人尽皆知,我也要面子的呀!

  我看着眼前满是疑惑的众人,解释道,“你们听错了,刚刚我肚子里的小乖肚子饿了,心情不好发脾气吧!”

  魑魅瞥了眼我的肚子,眼里有些落寞。

  慕容言曦好奇地盯着我的肚子,“你肚子里,有个软软的糯米团子?”

  “小乖才不是糯米团子,小乖是雏神!”小乖呼呼地抗议着。

  他近来大了些,踢蹬腿的时候,我都有些吃不消,不痛,但总感觉整个人都要被顶飞。

  慕容言曦失望地嘟着嘴,“我见你皮相不错,本想将你献给我父王当个宠妾。你既然都有孩子了,那我只好把你杀了,将你的皮剥下来当毯子盖。”

  “慕容言曦,你若是再不收敛,我怕你还没被慕容芊音弄死,就已经成为我的刀下亡魂了。”我平静地看着她,对于她周身散发出的怨念毫不在意。

  慕容言曦有些忌惮,后退了一步,自顾自分说,“等回了王宫,看你们还敢这么嚣张!”

  四位鬼女将我围住,面无表情地朝着我发出呜咽声,似是在警告我,又似在向我求饶。

  我拽着师父的衣袖问道,“你的卷宗里,为何会出现这么多不相关的人?”

  师父扼腕叹息着,“师父当年好行侠仗义,帮的人多,但得罪的人也不少。师父层烧了修罗王的胡子,他追杀过我一段时间,后来不知为何落入卷宗之中。不过,他倒是厉害,只身一人落入卷宗之中,没几百年就娶了媳妇成了王。”

  鬼蜮王宫,在暗夜中散发着浓烈的鬼气。

  我抬头看着悬浮在半空中的宫殿,总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寻思了半天,直到看到宫殿前硕大圆柱上的上古符文,才发现整座宫殿都设了我所看不懂的阵法。

  我低声询问着魑魅,“你看得懂阵法吗?”

  魑魅摇头,“我带兵出征,阵法这部分全由容忌解,从未操过心。”

  既然我们三人都不懂阵法,那鬼蜮王宫更是进不得了。阵法这东西邪门得很,往往能反杀比自己强上数倍的对手,还是需要谨慎些。

  慕容言曦转身,勾唇笑着,“请吧,各位!”

  我心下思忖着我们既有昆仑镜可以避难,也有回城轴可在紧急时刻用上,想要保命应该没什么问题。

  我率先跟在慕容言曦的身后,沿着从高处垂挂而下的云梯向上走去。

  云梯周遭,布满了游魂野鬼。它们身上的怨念显然没多少,但是面目狰狞,心智薄弱一些的人难免会被它们影响。

  我一抬头,刚好看到一浑身森白的女鬼,趴在云梯上向下爬着,她抬着头朝我桀桀笑着,那双如寒冰般冰冷的手触摸着我的手背,还企图同我十指相扣。

  我用冰凌剑砍下她一截乌黑头发,“言曦公主头发被劈了,我看你的头发长得不错,向你借点,你不会介意吧?”

  她歪着脑袋,应当是我的淡定出乎了她的意料。

  她将她的脑袋掰得咔咔直响,动作甚至有些滑稽。

  我颇有耐心地扶着云梯,看着她将自己的脸转到了后脑勺,又看着她将自己的嘴移到了额头上。

  见她表演地十分卖力,我随手从云梯边上的游魂堆中采了些怨念,递给女鬼,“表演地很精彩,这些怨念算是给你的打赏。”

  女鬼讶异地看着我手中的怨念,崩溃大哭,“嘤嘤嘤,你为什么不怕?”

  “我做恶鬼的时候,这世上还没有你呢!”我颇得意地说着,将她推向一边,继续往云梯上攀爬。

  女鬼咯出一口老血,尽数吐在跟在我身后的师父脸上。

  师父被这猝不及防的散发着腐臭气息的暗红血液喷了一脸,花白的头发都被尽数染红。

  “什么情况?”师父擦拭着眼皮上的血迹,睁开了芝麻大点的眼睛,终于看清了女鬼的面貌。

  师父失声尖叫,“鬼!”

  我有些无语,师父再怎么说也当了数万年上神,怎么见到鬼,还能慌成这样?!

  我回过头,准备拉师父一把。可师父自己却松了手,头一仰,朝着云梯下摔去。

  魑魅倒是想帮忙,但她现在仙力尽失,手上的力道完全拖不起师父的重量。

  糟了!我看到云梯底端俨然长出了一片倒刺,若师父落下去,岂不是要被扎成血窟窿?

  万般无奈之下,我也松了手,朝着师父方向飞下,并嘱咐着魑魅,“画条绳子,将我们拉上去!”

  魑魅应声拿出狼王笔,大笔一挥,一条冗长的绳索朝着师父腰身勾去,她将绳索的另一端固定在云梯上,让他自己爬上来。

  我见师父安然无恙,这才松了口气。

  魑魅又画了条绳索朝我腰间套来,可地上的倒刺正飞快地往上升着。

  “小心身后!”魑魅指着我身后惊呼着。

  我没来得及抓住绳索,正以为自己要被捅成马蜂窝的时候,一双手稳稳地将我捞入怀中,抱着我往云梯上飞去。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