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昆仑镜中,容忌提着斩天剑,朝着祁汜走去。

  祁汜怔愣了片刻,忽然反应过来。他嘴角噙着一丝笑意,“你的小娇妻,味道不错。”

  容忌手上青筋暴起,一言不发,已经朝着祁汜砍去。

  他们之间,似乎都没有多余的招数,容忌每一招都用着十成的神力,祁汜一开始尚能应付。但数十招之后,渐显颓势。

  祁汜突然求和,“至于吗!为了一女人,你要弄死你的盟友?”

  “我当她是命,岂能让她受到一星一点的伤害?”容忌犹如看死人一般看着祁汜。

  斩天剑中祭入了他所有的神力,剑若飞虹,剑气纵横。

  祁汜微微皱眉,这才意识到容忌并没有同他开玩笑。

  “我认错行了吗?你想破除神界诅咒,我也正在为了鬼蜮王宫冲破卷宗的禁锢而努力,我们初衷一样的,是盟友!”祁汜不停地后退着,慌不择路,往着鬼蜮王宫倒退而去。

  “你不该动我的女人。”容忌手中的斩天剑,剑势恢弘,有人一道闪电,直击祁汜眉心。

  “祁汜哥哥!”慕容言曦惊慌失措地朝着祁汜飞奔而去。

  但祁汜已经被容忌随后补上的几剑挑断了手脚筋脉,直愣愣往后仰着,摔落云梯之下。

  慕容言曦趴在鬼蜮王宫的宫门口痛哭不已。

  容忌总上前,看到祁汜被游魂野鬼分食这才舒了口气。

  “容忌!”魑魅显然已经摆脱鬼女的束缚,一个人蓬头垢面地跑至大殿。

  她仅仅只是看着他的背影,就认出了他。

  容忌迟疑了片刻,终于转过了身。

  “魑魅?”

  魑魅朝着容忌扑去,“我以为有生之年,再也见不到你了!”

  容忌用斩天剑稍稍隔开他们之间的距离,“改日,我把你介绍给歌儿认识。”

  魑魅听出了容忌的言外之意,很自觉地后退了两步,“我们,哪儿还需要你介绍啊!”

  她背过身,擤着鼻涕,声音中带着哭腔,“在魍魉的梦境中,我都和她打过一架了。”

  “歌儿还小,你不要同他计较。”容忌沉吟许久,再无他话。

  魑魅原还想同容忌说说我和她大打出手一事,但见容忌不顾前因后果就让她忍让,到嘴边的话,又吞了下去。

  她微微颔首,轻轻应着,“我明白了。知道你现在很幸福,我已经很知足。”

  容忌原想说些什么,但看着魑魅的背影,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入昆仑镜后,每隔一个时辰才能出镜。

  容忌也不理会魑魅,兀自坐上殿前的龙椅上,闭目养神。

  铁手大概是怕我误会容忌和魑魅,特地解释道,“殿下和魑魅将军当初关系是不错。但小嫂子有所不知,殿下从未将魑魅将军当女人看,因此根本不存在什么青梅竹马,情窦初开。”

  追风将铁手撵一边去,坐到我边上接着说道,“铁手真是越描越黑。殿下和魑魅将军的关系一点也不好,太子妃莫要介怀。”

  容忌对待魑魅的态度,我还算满意,因此我并没有乱吃醋,就是不知为何铁手和追风如此敏感。

  昆仑镜中,容忌突然睁开了眼,简单地分析着鬼蜮的形势,“歌儿,听好了。一时半会之间,我也无法从北海返回九重天上,你必须得时刻留意着。祁汜是鬼蜮国师,也是修罗王义子,他这一死,鬼蜮势必大乱。”

  魑魅止住了哭泣,走至容忌身前自告奋勇道,“你跟我说吧,我替她记着。若是遇见危险,我都会替她受着。”

  容忌淡淡答道,“不必了。”

  他闭上眼,接着同我说着话,“师父的生死劫极有可能和卷宗有关。你要做的就是找到修罗王的传世珍宝,并将其毁了。珍宝一毁,师父身上的诅咒才有可能散去。”

  我默默听着,已经开始思忖着修罗王究竟会将珍宝藏在何处。

  魑魅为容忌倒了一杯茶,“怎么,我们好歹是挚友,喝杯茶都不行了?”

  容忌接过茶杯,浅尝辄止,“你放心,我会替你找回仙力。”

  “出于愧疚吗?没必要的。容忌,我喜欢你是我一个人的事,与你无关。”魑魅顺下眉眼,一杯茶喝出了烈酒穿肠过之感。

  我能体会她的痛苦,却永不可能将容忌拱手相让。

  容忌紧接着又隔着镜面嘱咐着我,“闯过鬼蜮王宫后,不要再前行。等我带回东皇钟,才能有十足的把握篡改卷宗结局。”

  他语音未落,我就穿过了镜面,正巧坐在他腿上。

  他很自然地搂着我,盯着我依旧十分红肿的唇,十分轻柔地吻上我的唇。和我想象的一样,他的唇瓣也是滚烫的。

  他慢慢吸吮着我的唇,一浅一深,一深一浅。

  正当我觉呼吸不畅之时,他抬起了头,捧着我的脸,轻轻说道,“一个时辰到了,你晚点再来找我。”

  我点了点头,看着他又回到了镜面中,这才将昆仑镜收好。

  魑魅怅然所失地瘫坐在大殿中,一副魂不附体的样子。

  这万把来年,魑魅对容忌的执念只增不减,一时之间,让她放弃容忌绝非易事。

  “让我静静。”魑魅说着,将头埋入膝盖之中,不再言语。

  眼下,祁汜已亡,魂魄支离破碎。慕容言曦爬下云梯想要将祁汜魂魄集齐,怕是也要一两年时间,短时间定不会折返鬼蜮王宫。

  我一定要在这段时间内趁机找到师父,并且找到修罗王的传世珍宝。我小心翼翼地步入偏殿,除去零零散散的游魂野鬼,再无动静。

  我抓着一位鬼女的胳膊,道,“言曦公主让人命我去她房内,何故一个时辰过去了,还没人带我前去?”

  鬼女被我这么一问,一头雾水,竟迷迷糊糊主动带我去往慕容言曦的闺房。

  “不知姑娘可否看过那位年龄稍长的上神?”我漫不经心地问着鬼女。

  鬼女这一回总算清醒了些,连连答道,“那位上神触怒了公主,明儿个一早就得问斩呢!”

  听她这么一说,我才放下心来。明早问斩那就代表着现在无恙。

  鬼女热心地将我推入言曦公主的房内,她自个儿也跟着探入大半个脑袋,四处搜寻着言曦公主的踪迹,“公主,人我给你带到了。”

  我赶忙将鬼女推出了房门,“行了,我自己同公主说,你且下去休息吧!”

  鬼女愣愣地点着头,一步三回头,但仍旧还是没敢冲进屋内一探究竟。毕竟,慕容言曦的怪癖,在鬼蜮中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