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你干脆杀了我!”

  我看着他正慢条斯理地解着我衣扣的手,仿若被凌迟了一样,羞愤到产生了轻生的念头。

  他每解开一颗扣,我的心就往下沉了些许。

  祁汜的手捂着我的嘴,悠然笑着,“我似乎有点舍不得杀你呢。”

  祁汜看了眼树洞外渐沉的天色,说道,“等天色再暗些,他就该来了。”

  他都将容忌能赶到的时间算这么清楚,显然是有备而来。

  我腹中的小乖感受到了威胁,突然爆发出一股足以毁灭整个鬼蜮的耀眼光芒,想要替我解除危机。

  树洞被小乖的强光摧残得随时都有坍塌的危险,偏偏祁汜,仗着有玉扳指的保护,依旧紧挨着我,丝毫没有退却的意识。

  他将戴着玉扳指的手放在我小腹上,小乖很快就偃旗息鼓,没了动静。

  “不要伤害小乖!”我心急如焚,撑着手肘往身后退去。

  他撇着嘴,抓着我的脚踝往他怀里拖着,“真奇怪!本殿向来不喜欢碰别人碰过的女人,但是却不自觉地为你着迷。”

  “你是变态吗?”我紧咬着他在我脸上游移着的手,恨不得将他的手咬断。

  他嗤笑道,“凶巴巴的,咬人倒是一点也不疼。”

  他抽回了自己的手,转而将我的衣服尽数扒去。

  我身前一凉,想用手挡住自己的身体,双手已经被他抓着举到了头顶之上。

  “知道害怕了?”祁汜邪魅笑着,伸出舌头在我裸露的肌肤上来回摩挲着。

  他灼热的舌撩过我冰冷的身躯,就像是一场烈火,将我的求生意志彻底击碎。

  他抬头看着我生无可恋的样子,呢喃着,“这样就受不了了?”

  我闭上眼,不再看他。被他舔舐过的身体,我自己都觉得脏。

  “真是无趣!”祁汜嘴里抱怨着,却又将头扎入我胸口,在我身上留下了无数的红痕。

  我自认为从来就不是软弱的人,但是眼下死不得,又无力反驳,已经将我所有的坚强摧毁。

  虽然眼睛闭得紧紧的,但是眼泪依旧簌簌往下落。

  与其这么无力地活着,我还不若,带着小乖离开这个世界。

  他不耐烦地看着我,掐着我的脸命令着我,“哭什么?我打你了吗?”

  “睁开眼,看着我!”祁汜怒吼着,“本殿最烦哭哭啼啼的女人,你若是再不停,本殿不介意做晕你。”

  我最后的倔强早被这残酷的现实击碎,但我唯独不敢睁开眼,怕眼里的泪水泄露了我浸透四肢百骸的绝望与恐惧。

  他松了手,将我的衣服又扔回我身上,“穿上衣服,即刻从我眼前消失。”

  我睁开眼,错愕地看着他。

  他皱着眉,喃喃道,“原来女人哭起来,真能要人命。”

  他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抬脚向树洞外走去,“仅此一次。以后若是再让我遇见你,我定不会手下留情。”

  等到他走远,我这才从地上惊魂未定地爬起来。

  容忌踏着月色从树洞中走入,他看着我一身的狼藉拳头紧攥,额上青筋暴起。

  他小心翼翼地将我放在他腿上,为我将衣裳一件一件穿起。

  他低着头,为我扣上衣扣,久久说不出一句话。

  “是我来迟了。”容忌声音喑哑,眼里满是心疼。

  我紧紧地抱着自己,身体颤抖地厉害,还沉浸在方才的恐惧之中,无法自拔。

  “别碰我,我都觉得自己好脏。”

  容忌将我越搂越紧,“别说胡话。我带你回去。”

  他抱着我,走出了树洞。

  眼下,夜色已沉,寥寥的星子挂在天幕之上。

  我身上依旧没什么气力,歪歪地靠在容忌身上,“刚刚我在想,如果我死了,一定要变成天上的一颗星,时时刻刻看着你。”

  容忌低头浅浅地吻过我的唇,他闭上眼敛去眼底的无措,“你若是有恙,我岂会独活?”

  “容忌,我真怕再也见不到你。”

  “笨蛋,你永远不会见不到我,永远不会。”容忌抱着我,沿着一条僻静的小道,一直走到了天亮时分。

  我脑袋愈发沉重,整个人就像被火烧着了一般,像极了我十一岁那年受风寒时的症状。

  容忌也发现了我的异样,神色匆匆地带着我回了鬼蜮王宫。

  “我不要去鬼蜮王宫。”我撑开眼皮,当我看到鬼气森森的鬼蜮王宫时,忍不住地想起祁汜,身体不自觉地发颤。

  容忌沉吟片刻,安抚着我的情绪,“你似乎受了风寒,需要静养。卷宗易进难出,只能先去鬼蜮王宫了。”

  尽管十分不愿意再入鬼蜮王宫,但容忌身上的气息还是叫我稍稍安定了些。

  当他抱着我,闯入王宫时,鬼蜮王宫似乎已被重新洗牌。

  令人惊讶的是,修罗王竟还活着。

  他坐在高位之上,听着殿中慕容芊音和王后受刑的声音,眼皮都懒得抬起。

  师父看容忌抱着我飞上了云梯,得意洋洋地说道,“要不是为师事前给了修罗王假死药,他到现在还被他伪善的妻女蒙在鼓里呢!”

  容忌急急打断师父的话,“歌儿似乎受了风寒,身体热得发烫。”

  慕容言曦赶紧凑上前,担忧地询问着我,“不应该啊,你可是上神,怎么可能会受风寒?”

  魑魅眼尖,指着我脖颈上的红痕问道,“怎么身体还出了疹子?”

  容忌并未停下脚步,随意进了一间屋子,将我轻轻放在卧榻之上。

  魑魅紧随其后,“容忌,刚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她怎么会突然这么虚弱?”

  “没事。”容忌为我掖好被角,紧紧握着我的手,敷衍地答着魑魅。

  “我觉得你还是要检查一下,她身上还有多少疹子吧!她毕竟是上神,如果觉得身体不舒服,肯定不是普通的风寒。”魑魅大概是出于好意,一直不肯离去,看着我苍白的脸色,忧心忡忡。

  “滚,滚出去。”容忌被她念得心烦意乱,手指向门口,下了逐客令。

  魑魅眼里蓄满了委屈,“容忌,我只是关心她而已!你凶我做什么?”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