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抬眼间,容忌已经匆匆进了一家客栈,轻轻地将我安放在榻上。

  他蹲在我身前,又问了我一遍,“你打算怎么报答我?”

  我寻思了半日,说道,“给你生个儿子,这个报答如何?”

  容忌满头黑线,“你就这么敷衍我?”

  我将双腿缩回了榻上,麻溜地为自己盖上被褥,只露一双眼睛在外,“一路颠簸,我怕是动了胎气,动弹不得的。”

  容忌半信半疑地看着我,终究没有轻举妄动,“那你睡吧,我去换身衣服。”

  我连连点头,看他走出了房门,这才松了口气。我并不是抗拒他的靠近,只是一段时间没同他坦诚相见,脸皮又薄了些,光是想想就觉得十分害羞。

  大概是由于他设了结界,我睡得十分安心。

  沉睡之际,我不过是想翻个身,才发现双手双脚似乎被绑住了动都动不了。

  我睁开眼,才发现我的双手双脚分别被固定在卧榻的四个角上,而容忌正坐在一旁,一双灼灼的眼睛在我的身上来回打量。

  “你做什么!”我又惊又羞,这种动弹不得的感觉太没安全感了。

  容忌答道,“你方才不是说一路颠簸,怕动了胎气,动都不敢动?我就将你的手脚绑住,以防你乱动啊。”

  我满头黑线,“那你脱我衣服做什么?我冷……”

  容忌眼里闪过一丝狡黠,在我面前慢慢地宽衣解带,“你冷我热,各取所需。”

  我紧张地咽着口水,“你将我腿上的绳子解开啊,腿麻了。”

  容忌置若罔闻,倾身而下,用湿热的舌头撬开了我的唇齿,他身上的温度很高,带着一股让人振奋的狂热。

  他绵绵密密的吻落在我身上,使得我浑身如同着了火一般,灼热难耐。

  三个月的时间,又让我的承受能力回到了原点,片刻功夫,我就晕晕沉沉地失去了意识。

  模模糊糊间,我仿若走入了一片绿意盎然的丛林,露珠晶莹剔透地挂在树梢上,一滴一滴地穿透地上的璞石。

  水滴落在璞石外,慢慢地研磨着,再缓缓地融入璞石上细微的小孔中。

  我心里竟生出一丝满足。

  忽然间,水珠如落珠般,朝着璞石砸去,水花四溅,璞石如水中浮萍,在风雨飘摇中,差点被打散了身躯。

  我幽幽转醒,抓挠着容忌的背脊,低声呢喃着,“轻…轻点。”

  容忌解了我手脚上的绳子,喑哑了嗓子,“笨蛋,叫你乱动!手腕都磨破了…”

  手腕破了么?我竟不知道。

  我抬起手,看着手腕处粉红的勒痕,已经完全感觉不到疼痛。

  再度陷入昏迷之中,我突然攀上了云端。

  我在浮浮沉沉的云朵儿中肆意穿梭着,一浅一深,一深一浅。

  一会儿阳光普照,一会儿骤雨初歇,一会儿大雨滂沱。这时时刻刻都在变幻着的层云之巅,让我抓心挠肺地难受,身上时而酥麻时而微痛的体感也是折磨得我眼皮都抬不起来。

  等我再度转醒,天蒙蒙亮。

  窗外枝桠上的惊鹊扑楞着翅膀飞向天际,我低低笑着,尽管说了一整夜胡话,时而还参杂着令人羞赧的靡靡之音,但嗓子总归没哑,比起惊鹊的啼叫要动听得多。

  只是,我依旧羡慕惊鹊还有气力能自由翱翔。

  而我,能不能下榻都是个问题。

  许久,我才发现容忌已经不在身边。我揉着发酸的手腕,正寻思着他去了何处,小乖一阵哀嚎叫我吃了一惊。

  “娘亲亲,小乖差点儿就见不到你了!”小乖哭得十分伤心。

  对此,我也十分无奈,只能小声地哄着他,“乖乖啊,娘亲这就带你避难去。”

  坐起身,我驱使着周身的神力,总算下了床。

  虽然脚步虚浮,但我的神力极其浑厚,支撑着我走路倒也不成问题。

  出了客栈,我看着漠北满街的大胡子,忽然想到了二师兄。

  不知道他这一世还在不在漠北!

  倘若他在漠北,我还能去王宫内躲段时间。等小乖呱呱坠地了,我再回去也不急。

  “这位兄台,请问漠北王宫怎么走啊?”我在街上看了许久,终于找到一位稍微面善些的大胡子问话。

  大胡子瞥了我一眼,随即热情地为我带路,“漠北王宫有二位王子都在纳妃,不知姑娘是看中了哪位王子?”

  我问着大胡子,“敢问兄台,那二位王子,都叫什么名儿?”

  我只是想确认一下,这两位王子中有没有二师兄。倘若没有二师兄,漠北王宫不去也罢。

  大胡子惊奇地看着我,“你竟不知道二位王子叫什么?记好了,仁德好施的大王子叫云阙,手段狠辣的二王子的名讳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二王子不喜欢有人直呼他名讳。”

  二王子叫什么我一点儿兴趣也没有,只要二师兄还在,我去投靠一段时日应当不成问题。

  大胡子热情地送我到了宫门口,我正想向他道谢,对上他的眼,才发现他的眼里满是愧疚。

  我讶异地看着大胡子,询问道,“你是不是对我撒了谎?”

  大胡子撇过头,将我推给了宫门口候着的宫女,嘱咐道,“我妹妹!来征选二王妃的!”

  宫女给了大胡子好几吊钱,大胡子拿着钱匆匆溜走。

  我算是明白了,这个大胡子,竟将我卖了!

  我气急,抬腿就要去追那大胡子,枉我那么相信他,在街上蹲了大半个时辰,才选中他问路,没想到居然是个骗子!

  我身后,两位宫女眼疾手快,已经将我按得死死的,“姑娘,你哥哥已经将你卖入宫中,你不得擅自离去。”

  对此,我深表疑惑。自古以来,所有的女子都恨不得往宫里挤。怎么漠北王宫这么不受待见,选个王妃全靠买?

  我回头看着两位宫女,问道,“二王子是不是有隐疾,是不是都没有女子愿意嫁给他?”

  二位宫女面面相觑,相互递了眼色,便命身后的侍卫将我押回宫中,“赶紧给二王子送去,看二王子满不满意!”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