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我不打女人的!”我看着紧拽着我不放的宫女,善意地提醒着她们。

  但她们神色匆匆,显然并没听清我在说什么,就将我扔给身后的侍卫。

  我脸色一点点往下沉,冷睨着他们,“什么二王子,我自是不会见的。我要见你们的大王子!”

  “大殿下和二殿下此刻都在草场,姑娘你能同时看见二位殿下。”侍卫还算客气地说道。

  我心想着能见到二师兄,也便停止了挣扎,心里渐渐生出些欢喜。自从和二师兄关系破冰之后,我总想找个时间,同他喝喝酒叙叙旧。

  毕竟,我就只剩他一个师兄了。

  漠北的王宫不似京都的王宫那样红砖绿瓦金碧辉煌,王宫中石像林立,漠北王旗比比皆是。

  跟在侍卫身后走了冗长一段廊道,廊道两旁,是漠北最为彪壮的战马。

  我心下疑虑顿生,二师兄仁德,从不屑去掠夺侵略,怎么王宫中却弄得风声鹤唳,仿若时时刻刻再备战呢!?

  “二殿下,这位姑娘是来选妃的。”侍卫将我推到一大胡子男人身前,谄媚地说道。

  那大胡子男人并未看我,就叫侍卫将我拖到五十米开外的箭靶前。

  将我拉至此处,难不成是向让我当人体箭靶?

  我咽了咽口水,虽说我这上神之躯,被凡间的箭羽戳戳也不碍事,但总归会疼的啊!

  此刻师兄已经看到了我,他忙朝着二殿下扑去,“放她一马!”

  二殿下被师兄这么一扑,箭锋偏转,原本应当射向我头顶上小葡萄的箭羽,突然朝我眉心射来。

  我并没有躲闪开来,而是本能地提起神力保护自己。

  但万万没想到,这草场邪门得很,我一点儿神力都使不出!

  箭的速度非常快,转眼已经到了眼前,我再想闪躲,也来不及了。

  我紧闭双眼,已经做好同箭羽硬碰硬的准备。但转眼,二殿下已经闪身至我身前,将差点戳入我眉心的箭羽拦腰折成两截。

  他速度可真快!快得不像个凡人!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由衷地赞赏道,“你很快!”

  他目光寡情如刀锋般冷漠,虽然大胡子遮去了大半的容颜,但他身上依旧散发着不可忽视的王者之气。

  我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紧紧贴在身后的箭靶上,心里生出不好的预感。这个二王子给我的感觉,和祁汜实在太像了!

  “你不该用快来形容一个男人。”他眼里的冷漠变成了兴味,声音中透露着几分愉悦。

  好在师兄已经挡在我前面,“二弟,这位姑娘我认识,不能成为你的王妃。”

  “巧了!这位姑娘我也认识,同样不能成为你的王妃。”二王子盛气凌人,绕过师兄,将我拽到了他面前,“百里歌,这回是你自己送上门的!”

  他果真是祁汜!他明明刚逃出卷宗怎么摇身一变,变成了漠北的二王子?

  我使不出神力,只好向师兄求救,“师兄救我!”

  祁汜嗤笑,“你师兄他只是个凡人,凭什么救你?”

  说完,他便将我扛上肩头,不知带我去往何处。

  师兄在祁汜身后喊道,“二弟,你听我说。只要你放了她,我再不同你争抢王位!”

  祁汜顿步回首,“你争得过我?”

  师兄见他锋芒毕露的样子,颇有感慨地劝慰着他,“我差不多做了两三百年的帝王了,论治国安邦,论权谋攻略,你确实不是我的对手。”

  祁汜毫不在意地说道,“谁跟你比那个?要不是看在歌儿的份上,你现在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祁汜不在理会师兄,扛着我飞身回了他的营帐。

  “怎么会来的漠北王宫?”祁汜倚靠在虎皮炕上,兴味盎然地打量着局促不安的我。

  我总不能告诉他,我为了躲避容忌来投靠二师兄吧!我一小步一小步往后挪着,并不打算回他的话。

  “呵!这一回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可别怪我不客气了!”他站起身,朝我走来,一手拎着我,将我扔至炕上。

  “我明明是来找师兄的!”我辩解着,指尖的蛛网悄然向他掷去。

  他抓着我的手,灵活避开了我投掷出去的蛛网,邪邪笑道,“在我面前,别玩这些把戏!”

  他的视线忽而移至我的手腕上,“这勒痕怎么回事?”

  我一时语塞,他怎么总观察得这么细致。

  “不说是吧?让我猜猜看。”祁汜见我一言不发,兀自说着,“手腕上的勒痕应当是仙界殿下的杰作吧?原来歌儿喜欢这样,我之前到底还是太温柔!”

  他说完,用力地按着我手腕上破损的地方,用他略显粗糙的手摩挲着我的伤口处,直到将我的手腕弄得红肿不堪,才将我的手放下。

  我心里暗骂着,他是有多扭曲,才会做出这么无聊的事!

  “疼吗?我只想告诉你,我吃醋了。”祁汜灼热的鼻息扑在我脸上,一双如鹰隼般犀利的眼眸在我的脸上扫视着。

  “我认为,你并没有吃醋的权利。”我冷冷地答道,悄然将手缩到身后。

  祁汜扯下自己的大胡子,指着自己的脸询问着我,“你就不能行行好,给我一次机会?是我长得不够赏心悦目,还是我不够强大保护不了你,或者是身份不够尊贵你看不上?”

  砰——

  营帐的门被二师兄一脚踹开。

  他手提着砍刀,视死如归地朝着祁汜砍去,“我跟你说过了,你不能动她!”

  祁汜双指夹着锋刃,费解地看着张牙舞爪的二师兄,“值得吗?她心里没有你。”

  我其实也很好奇二师兄的回答,毕竟我恨了他那么多年,对他的态度一直冰冰凉凉。

  “值得。二弟你不懂,爱一个人并不是占有,而是成全。”大师兄企图用自己的诚心说服祁汜。

  祁汜转眼将二师兄的砍刀化为齑粉。

  他拍了拍身上的粉末,浅浅地笑着,“可惜,我做不到。对我而言,爱是山崩地裂,爱是玉石俱焚。”

  我趁他晃神之际,悄然从炕上跳下,往营帐外跑去。

  祁汜抬眸见我跑得没影,并未追上前,只吩咐了两个侍卫寸步不离地跟着我。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