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祁汜走上前,一把拧断了慕容芊音的脖颈,将她搭在我脖子上的手掰开。

  “没吓着吧?”祁汜嘴角噙笑,“放心,我不对你做什么,只想让你永永远远留在我身边。”

  我极力保持着镇定,冷冷地看向他,“为何你被容忌重伤之后,还能极速复原?”

  祁汜耸了耸肩,“这也算因祸得福吧!斗姆元君可怜我命悬一线,便让我直接飞升上神了!”

  斗姆元君,又是斗姆元君!

  她身为母神,怎么总是做着这么不靠谱的事?

  又或者说,她是有意为之。

  我心下思忖着,连祁汜这种变态都能飞升上神,看来,神界是没有指望了。

  慕容芊音的脖颈被拧断,脑袋软趴趴地垂在胸口。

  她嗓子也被毁了,说话声音极其沙哑,“且歌,祁汜!我诅咒你们不得好死!”

  我低头看着心有不甘的慕容芊音,随口打击着她,“和你姐姐比起来,你就像是阴水沟中的臭虫,卑微可怜且令人厌恶。”

  她从小到大,最怕和慕容言曦比。慕容言曦恃宠而骄,但依旧是修罗王最为宠爱的掌上明珠。她谨小慎微,却在慕容言曦的光环下,隐忍卑微地活着。

  慕容芊音一双眼雾气迷蒙,她抬起眼,喉咙发出嗷嗷的声音,“国师,你喜欢过我吗?”

  祁汜背手负立,低头瞧着慕容芊音,神情带着些戏谑,像是在嘲讽她,又像是在嘲讽自己,“说到底,你我都是可怜人,爱而不得。”

  慕容芊音的喉头发出“咯咯”的响声,又呕出一口血来。

  她双眼瞳仁涣散,目无焦距,但脸上又显出了一道奇异的光。

  “我还记得,你身负重伤落入卷宗时的场景。你周身着火,一身黑衣被烧得避不了体,但我一眼就看中了你,只因你周身散发着的王者之气。”慕容芊音静静地躺在地上,回忆着往事。

  直到她彻底化作一滩血水,我耳际似乎还萦绕着她沙哑的声音。

  祁汜揉了揉眉心,颇有些头疼地说道,“她死了倒好,不然看着她的脸,总会想到慕容言曦。”

  祁汜对慕容言曦,终究是有些不一样。

  我仔仔细细瞧着祁汜,实在难以想象,像他这般暴戾变态的人,也会有温柔的一面。

  “百里歌,永永远远留在我身边吧!或者,等我厌倦了你,我就放你离开。”祁汜抓着我的胳膊,看得出他用了不小的力。

  好在,魂魄并感受不到疼痛。

  我定定地望着他,忽然发现他和慕容芊音一样,在感情方面极其脆弱。

  所以,打击他最好的法子,就是让他看到希望,又陷入无边的绝境之中。

  于是乎,我陡然闭上眼,将他想象成容忌,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鬼蜮王宫初相见,你一身黑袍,戾气和仙气夹杂,一半俊美一半邪气。有那么一瞬间,我承认我动心了。”

  祁汜凑我极近,我能清晰地感受到他喷在我鼻尖温热的气息,也能清楚地听到他快得有点儿失常的心跳。

  过了许久,他温醇的声音响起,“睁开眼,看着我。”

  我缓缓睁开眼,深深地望着他,但我满脑子里全是容忌的模样。我这才发现,不知不觉间,容忌或嗔或笑,或者是面无表情的样子,都已经深深镌刻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

  祁汜看不透我眼神里的莫名情愫,一边在偷偷窃喜,一边又觉得不可思议。

  他斟酌再三,终于鼓起勇气,开口询问着我,“若是我先遇见的你,你会爱我吗?”

  我眼前的祁汜,翠玉冠将墨发高高束起,只留一绺头发垂在额前。他确实适合黑色随随便便一件黑袍,都能穿出王者的威仪。

  只是,我清楚地感受到了我的内心,即便他不这么暴戾,不这么变态,即便我先认识的他,依旧不会爱他。

  祁汜厚薄适中的唇紧紧抿着,似乎在等待着我最后的宣判。

  “我不知道。”我淡淡答着,坦荡荡地迎上他的目光。

  他悄然舒了一口气,对我的态度好了许多,“听说,你很喜欢吃凡间的糖葫芦,我给你去买。”

  “不必了。现在的我魂不附体,怕是没那个口福了。”我低头看着自己近乎透明的身躯,暗自发愁。

  祁汜眼里的火热渐渐凉去,他的唇,显出了一道浅薄的弧度,“美人计?想让我将你的魂魄送回容忌身边,对吗?”

  我不置可否,不过他只猜对了一半,我最想要做的,是狠狠蹂躏他的心,折磨地他再无求生的意志。

  祁汜的手,高高扬起,似乎还有些颤抖。

  我闭上眼,不躲不闪,反正现在只是一缕游魂,如果回不到容忌身边,我倒是情愿自己早些死去。

  他攥紧了拳头,朝石壁砸去。

  砰——

  我被这巨大的声音震得浑身一颤,睁开眼时,正巧看到了他血迹模糊,露着森森白骨的手。

  石壁哪经得起他这样摧残,眼下洞顶滚石纷纷坠落,整个洞穴俨然一副要坍塌的样子。

  他将轻飘飘的我举上了头顶,我原以为他是打算拿我来挡洞顶落下的滚石。不成想,下一瞬他就将我扔出了洞穴外,“别管我。”

  我像落叶一般轻飘飘地落在地上,不觉半分疼痛。半趴在地上,我看着黑魆魆洞穴里,正准备往外逃的祁汜,浅浅笑道,“我也没打算管你。”

  祁汜看懂了我的唇语,眼里的星子寂灭。

  他忘记了逃跑,由着洞**的滚石朝他砸去。顷刻间,他就被砸得头破血流。

  “百里歌,你竟是这么残忍的人吗?”祁汜温醇的声音终于出现了一丝杂质,那是冰封谷底的绝望。

  “我叫且歌,名字是容忌起的,我很喜欢。”我站起身,不再看他。

  不多时,洞穴祁汜就被掩埋在废墟之下,没了声响。我知道,他没那么容易死,只不过眼下,他一点也不想苟活于世而已。

  在阴森可怖的密林中穿梭着,一种无力感油然而生。

  但我必须振作,容忌还在且试天下等我。

  若是天亮前,我还没回去,他该着急得六神无主了。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