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祁汜轻巧地化解了我周身的戾气,闪至我身后,用神力封住了我的穴道,“别动!不然滑胎别哭!”

  “放过容忌。”我咬着牙,从牙缝中挤出了四个字。

  我不喜欢求人,但为了容忌,骄傲和底线统统可以不要。

  祁汜挑着我的下巴,盯着我看了许久,“你知道的,我是个坏人。”

  他朝躺在地上不省人事的容忌走去,一脚踩在容忌脸上。

  我看见容忌脸上鲜明的脚印心里不是滋味,他那么爱干净一个人,怎么受得了这样的凌辱。

  “我本来是想去收拾魑魅的,没想到竟能瞧见这么一出好戏!”祁汜捏着容忌的脸,朝着他的眼眶狂揍了两拳。

  尽管,再用神力即有可能会伤到小乖,但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祁汜凌辱容忌。

  我提起丹田中的浑厚神力,悄然冲破穴道,御使着轩辕剑,朝祁汜砍去。

  祁汜手中俨然出现一把锃亮的匕首,抵在容忌胸前。

  他转过头,脸上浮现出一抹邪笑,“做笔交易如何?”

  他一说交易,我便明白了他的意图,但我极度讨厌背威胁,轩辕剑依旧朝他背脊砍去。

  他背部瞬间绽开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但他脸上并未显出多大的痛苦。

  与此同时,他的匕首深深扎进容忌的胸口,并有愈发深入的趋势。

  “百里歌,你再劈我一下,我敢保证容忌定会当场毙命!”

  我扔掉轩辕剑,将祁汜推向一边,拔出容忌胸口的匕首,全神贯注地替容忌疗伤。

  “要我放过他也行,但你必须跟我走。”祁汜站起身,背手负立,心情愉悦,丝毫不被他背上的剑伤所扰。

  我低头,将容忌的头放在我腿上,看着他胸口的伤一点点被我治愈,心里趋于平静,脑子也愈发清醒。

  我还不够强大,这是事实。想要在短期内打败祁汜,无异于痴人说梦。

  原本我手上的玉扳指,能完全克制他的仙力。但自从他飞升上神之后,他的力量我就再无法控制。

  眼下,想要保住容忌,只能同他做交易。

  替容忌疗完伤,我将他又放回了地上,放出袖中的纸鹤,“去且试天下,找追风。”

  祁汜在一旁,见我根本未将他放在眼里,耐性渐无,“考虑得怎么样了?”

  我不舍地看了一眼容忌,终于下定决心,咬牙答应了祁汜,“我跟你走。”

  但祁汜并不满足于此,一把将我搂入怀中,“切记,任何人问起,你都不许提我们之间的交易。不然,容忌恢复之前,我随时可以杀回仙界,杀他个片甲不留。”

  “好。”我悄然退出他怀中,脸上显出视死如归的坦然。

  祁汜的手又搭在我腰上,强行搂着我,将我带离了仙界。

  “强扭的瓜,确实不够甜。”祁汜感慨着,忽然又调转了方向,“带你去收拾段瑞!”

  “不必了。”我冷漠答道。

  祁汜用力地捏着我的下颌,“笑一个看看!老子还没死呢,你板着个脸什么意思?”

  我紧咬着他的虎口,直至口中传来阵阵血腥味。

  他强行抽出了被我死死咬住的手,扬起巴掌朝我扇来。

  啪——

  他一巴掌扇得我两眼发昏,“你若听话,我可以一直宠你,帮你养着肚里的孩子。你若不听话,我会折磨得你生不如死。”

  耳朵里嗡嗡作响,他说了什么我并没有完全听清。

  悄然擦拭着嘴角的血迹,对祁汜的恐惧已经全然不见,“你以为我需要你宠着?”

  他再度扬起手,但落到我脸上却变成了轻抚,“真是不听话!”

  “挪开你的脏手!”

  祁汜却说,“你和小九儿一样,小小的,看似乖巧,实则叛逆地不得了。她再也回不来了,那么你就当她的替身,永永远远留在我身边吧。”

  “就你这种变态,能永永远远留在身边的,只有死尸吧!”我的脸火辣辣地疼,不过对我来说只是皮外伤而已,根本不碍事。

  祁汜鹰隼般的眼扫过我的脸,气闷问道,“能不嘴硬?被打很开心?”

  我一心只想着容忌现在如何了,根本没将祁汜放在眼里。

  “在这等着,等我手刃段瑞给你解解气!”祁汜让我在洞穴外等着,他则步入了一个幽深的洞穴之中。

  我环顾着四周,一片断壁残垣,想必此处荒废已久,应当是段郎费了不少心思才寻来的藏身之处。

  走至洞穴的入口处,我试图着用结界将洞穴封住,再取下手中的玉扳指,将之深嵌入结界中。

  半晌,祁汜手里提着一个浑身经脉断裂的被剜掉脸皮的人走出。

  我紧张地看着洞口的结界,寄希望于结界能将他封死在洞穴之中。

  祁汜察觉到了结界,原先转好的心情瞬间又被阴霾笼罩,他阴沉着脸,徒手撕开结界,并将结界中的玉扳指化为了齑粉。

  他面容可怖地朝我走来,勒着我的腰,将形同废人的段瑞扔至南海。

  “你说南海九公主看到段瑞这副模样,是喜是悲?”段瑞轻飘飘地问了一句。

  我紧抿着唇,心不在焉地看向海面,原本我恨不得将段瑞挫骨扬灰,但现在我落入祁汜手中,万念俱灰,对于段瑞的死活也不大在意了。

  片刻后,阿竹浮出水面。

  尽管段瑞已经被毁得面目全非,但她还是一眼认出了他。

  她抬头望向岸边的祁汜,再看着祁汜怀中的我,用她沙哑的嗓子开口问着我,“怎么回事?”

  祁汜怕我和她对什么暗号,挡在我身前,不让我和阿竹有任何的接触。

  “阿竹,我一直都很喜欢你儿子。”

  阿竹之前发疯的时候,一直管容忌叫儿子。现在,祁汜盯得我紧紧的,我只能用这种方式传话,尽管她幽居南海,几乎没有机会能上九重天。

  但我必须得给容忌留句话,有朝一日我若是死了,好歹也给他留了句遗言。

  祁汜捏着我的下颚,“你又在耍什么花招?”

  他在我边上,我时时刻刻都得防着他,就怕他突然向小乖下手。

  我提着神力,小心翼翼地护着小乖,却因为神力过度耗费,眼前一黑,从祁汜身前倒了下去。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