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回了妖界,祁汜将我扔在暗无天日的密室中,扬长而去。

  “容忌,你可大好了?”我腰间,突然传来魑魅的声音。

  我疑惑万分,掏出腰间的昆仑镜,才发现昆仑镜的镜面已经被彻底修复。

  我欣喜地触摸着毫无缺口的镜面,一头扎入昆仑镜中,回到了且试天下。

  容忌神情涣散地坐在书房中,任由魑魅和香雪怜分侍左右。

  “容忌,你还好吗?”我走入书房,一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在微微发颤。

  容忌抬起头,怔怔地盯着我,“你还回来做什么?”

  “你相信我一次,我和祁汜是清白的!”我双手撑在案几之上,不停地向他解释着。

  他置若罔闻,拦着身边的香雪怜,嘲讽地看向我,“你要我怎么相信你?”

  我对他的态度有些心寒,但依旧心平气和地说道,“你不是能探知记忆?将手搭在我手背上,自己探个明白吧!”

  但他显然没有伸出手的意思,转而将魑魅也搂入怀中,戏谑地看着我,“走吧。本殿如今更愿意左拥右抱,坐享齐人之福。”

  今日的容忌,甚是古怪。

  他即便不喜欢我,也不会去喜欢他往日里深恶痛绝的香雪怜和魑魅,唯一的可能就是他在掩人耳目。

  思及此,我自然不能打乱他的计划,装作十分愤恨的模样,抬脚跑出了且试天下。

  身后,香雪怜盈盈笑道,“且歌姐姐真是好笑,不干不净的,还好意思找我们殿下!”

  魑魅有了之前被苍枫凌辱的经历,并没有接着香雪怜的话往下说,反而说道,“她已经投奔祁汜了,容忌还是彻底断了念想妥当!”

  我放缓了脚步,将香雪怜和魑魅所言一一记在心里,这些伤害过我的,我总有一天,会加倍奉还。

  一个时辰之后,我又被昆仑镜推送回妖界密室中。

  好在,祁汜基本上不来看我,不然我凭空消失了一个时辰,他定然又要勃然大怒。

  我掏出昆仑镜,只见镜面中的容忌将魑魅和香雪怜送出了且试天下,就匆匆回了房。

  魑魅和香雪怜不知因何事,在且试天下门口起了争执,大打出手。我原以为,香雪怜敌不过常年征战的魑魅。

  不成想,香雪怜鬼气大盛,招式毒辣,招招致命,渐渐占了上风。

  我不由感叹,她之前藏得真深,连我都未发现她这一身打遍鬼界无敌手的凌厉鬼气。

  下一瞬,容忌钻出了昆仑镜,顺势让我坐在他腿上。

  “让你受委屈了。阿竹在你被祁汜带回九重天前,就托追风告诉我,你被祁汜控制了。”容忌将头埋在我胸口,声音显得十分沉重。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你把头挪开,疼……”

  “怎么了?”容忌突然上手,解开了我的衣襟。

  他看着我胸前一片淤青,薄唇微颤,“他打的?”

  我点点头,“他简直是个疯子,以你的性命,以花颜醉的性命,以妖界的存亡要挟着我,逼着我妥协。”

  容忌默默替我穿好衣服,愤懑言之,“今日,就是祁汜的死期。”

  “你原本打算怎么做?别因一时怒火,打乱了计划。”我劝慰着他,总觉得容忌在下一盘大棋。

  容忌附在我耳边,低声说道,“你有没有发觉,我们无论身在何处,做的事情如何隐蔽,还是逃不过斗姆元君的法眼?”

  我深有同感,连连点头道,“世人皆说斗姆元君慈悲为怀,但我却以为她并不简单,我们的每一次磨难,都和她有关。不客气地说,我们所有的痛苦都拜她所赐。”

  “没错,之前我只是怀疑,但直到祁汜飞升上神,我才十分肯定斗姆元君居心叵测。”容忌说道,“祁汜和魑魅有不共戴天之仇,但他至今也只是说说而已,并未对魑魅下手,这证明他们之间还有利益纠葛。”

  眼下看来,魑魅和祁汜极有可能都是斗姆元君的亲信。

  容忌答道,“我原想顺着段瑞那条线,找出斗姆元君藏匿之处。但阿竹说,段瑞已被她折磨至死。现在,只能寄希望于祁汜和魑魅,能助我成功找出斗姆元君的藏匿之处。”

  我心里却觉得斗姆元君行迹诡异,藏匿之处并不好找。

  砰——

  祁汜踹门而入,提着酒壶喝得醉意熏熏。

  我不自主地瑟缩着身体,往容忌怀里靠着。

  容忌气焰更甚,将我小心翼翼地护在身后,随后提着斩天剑朝祁汜的脑袋劈去。

  祁汜惊愕地看着容忌,用手挡着容忌的斩天剑。

  嗤——

  斩天剑切断祁汜的半截手臂,沾染上祁汜的血液,发出嗡嗡的轰鸣,似是兴奋到了极致。

  祁汜身上的邪气同神力融合一起,最后融合成一股更为强大的力量,密室在刹那间,被一道亮光击碎。

  容忌抱着我,带着我飞出了仅剩一片断壁残垣的密室。

  而祁汜,幽深的眼睛竟同魑魅的眼眸一眼,迸发出猩红的光芒。

  他原本泼墨般的黑发一寸寸变红,转眼间满头黑发就变成了如火张扬的红发。

  容忌让我退后,特地嘱咐着我,“祁汜理智全失,身体已经完全被斗姆元君控制住了,你别看他的眼,以免被蛊惑心神。”

  我紧张地点点头,一只手紧握着腰间蠢蠢欲动的轩辕剑。虽然容忌让我别轻举妄动,但轩辕剑似乎和斩天剑一样,闻到血腥味就显得兴奋无比,总想要大杀四方。

  祁汜手中并无任何武器,但转瞬间,他掌心竟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火球朝我们攻来。

  火球里头是炽热跳动的岩浆,看起来和天上的日头差不多。

  “火攻!”祁汜暴喝一声,火球里不断有岩浆迸溅而出。

  下一刻,火球如烟花般,在我和容忌头顶上炸裂开来。

  “千叶冰凌!”

  我用极寒之冰化解着头顶上滚沸的岩浆,为容忌解除后顾之忧。

  祁汜掌心又一个巨硕火球朝容忌袭来。

  火球的亮度堪和天上的日头媲美,越是接近我们,亮度更甚。

  容忌闭上眼,用斩天剑的剑身挡着火球非同一半的亮度。

  若雪说过,容忌身陷古战场时,因在雪原中被困数日,得了眼疾,万把来年都没能根治。因而,我更加担忧容忌的眼睛会出问题。

  “你眼睛没事吧?”我抽出轩辕剑,同他一起抵抗着火球的奇袭。

  容忌的眼眶,已经被火球的热度灼烧地通红。

  “无碍。”容忌答着,眼角确实留下了两道血。

  容忌身上除了不断涌出的神力,还有一股奇怪的黑气冒出。

  我一开始以为这股黑气是戾气,但近距离观察,才发现并不是。

  “毁天灭地!”容忌周身的黑气被他凝聚在斩天剑上,朝着祁汜劈去。

  我见状移到祁汜背后,将轩辕剑化成无数锋利小剑,朝祁汜背后刺去,“万剑齐飞!”

  祁汜腹背受敌,躲无可躲,终于在前后夹击之下,倒地不起。

  我看着他被捅成马蜂窝的背脊,不禁神清气爽。

  这几日所受的罪,终究是还回来了!

  容忌冷嗤,“手下败将!”

  祁汜身上的伤口处,道道青烟冒出。

  他趴在地上,猩红的眼睛又恢复了黑色的色泽。

  “百里歌,对,对不起。”祁汜眼底浮现出一丝愧疚,“之前,邪气入体,无法控制情绪,做了很多伤害你的事。”

  “不必道歉,因为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我淡淡说道,高高举起手中的轩辕剑,忽而想起容忌说要借着祁汜之便,找出斗姆元君的藏匿之处。

  我扫兴地收回轩辕剑,回头问着容忌,“现在要怎么做?”

  容忌还未开口,祁汜就提起全身之力朝自己丹田之中的内丹轰去。

  我冷笑着,“你是怕我凌虐你,才一心求死?”

  祁汜摇摇头,脸上依旧挂着笑意,“做了那么多错事,我万死难辞其咎。对不起。”

  祁汜的身体爆裂,但魂魄散尽,但妖界上空,久久盘旋着他那声“对不起”。

  他倒是死得干脆,但我并没有因为他的死感到一丝轻松,反倒更加沉重,容忌亦是。

  容忌说道,“祁汜之所以完全不受控制,和他临死之际体内蹿出的青烟有着很大的关系。这也就意味着,但凡心里有一丝邪念的人,一旦被青烟侵入,心里的邪念将会陡然翻倍。”

  “回去吧!陪魑魅演出戏,看她究竟在玩什么把戏!”祁汜已死,但魑魅还好好地活着,眼下也只能从她身上,找寻些线索。

  意识到不论说什么话,都有被窃听的风险,我和容忌十分默契地没有提及香雪怜。但我心里清楚,香雪怜蛰伏这么久,绝对是比魑魅更可怕的存在。

  回了且试天下,为了降低魑魅和香雪怜的戒心,容忌直接搬出的寝宫,住进了书房。

  而魑魅和香雪怜分别挑了容忌书房两边的屋子,时时刻刻盯着容忌的一举一动。

  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睡不着,只好趁后半夜万籁俱寂之际,悄然爬进容忌书房,熟门熟路地钻入他怀中。

  他放下手中的卷宗,在我耳边吹着气,“可是馋了?”

  我点了点头,“馋了。”

  “呵!今日怎么这么诚实?”容忌看着我胸口的那片淤青,眼里满是心疼。

  我拢了拢衣襟,总不愿让他看到自己浑身是伤的样子。

  我从他怀中钻出,正欲从窗台爬出,“算了,我还是回去睡觉吧!”

  他随即将我拖下窗台,“点完火就跑?”

  我记得我还没对他做什么,怎么就是点火了呢?

  他怕我再度趁机溜走,赶紧起身关了窗,断了我的后路。

  烛火明灭,他颀长的影子将我笼罩其中。

  我抬头看着他被烛火镀上一层橘黄色暖光的脸颊,鼓起勇气站起身,伸出双手将他环抱住,“我一度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容忌由着我抱着,眼里溢满了宠溺之色,“笨蛋,有你在的地方,就一定会有我。”

  我踮着脚尖,用手触摸着他的眼,担忧地问道,“你确定不会变成瞎子吗?”

  容忌握住我的手,放在嘴边轻吻,“我不确定。”

  一听他这么说,我就有些慌了神,“那你瞎也就算了,千万别像顾桓那样,眼珠上还蒙了一层翳,甚丑。”

  容忌皱着眉头,掐着我的脸,“我这还没瞎呢,你就嫌我丑?”

  我小声嘀咕着,“我不就怕你瞎嘛!”

  他突然除去我的衣物,将我摆放在案几上,手中托着烛台,朝我逼近。

  我看着那烛台,害怕地咽了咽口水,“容忌,我在凡间的话本子上确有看到以烛火取乐的,但是你不觉得我还小吗?这样对我也太残忍了吧!”

  容忌看着手中的烛台,冷漠如常的脸上出现了一道裂痕,他不禁勾起唇角,梨涡里荡漾着一湖春水。

  “歌儿竟懂得这样多!”他小心翼翼地托着烛台,将之摆放在我身边。

  难道,我误解了他的意思?

  我脸上有些挂不住,热度飙升,正欲将烛火吹灭,他却阻止了我。

  他半是认真半是玩笑地说道,“我现在要好好看清你的身体,要是哪天我瞎了,就再看不见我的宝贝了。”

  我原本觉得有些羞赧,但也怕他哪一天突然失明,记不清我的样子,便由着他“秉烛夜读”。

  烛火什么时候被熄灭的我并未注意,只记得他在我昏昏欲睡之际,突然扑上前,将浑身冰凉的我捂得火热。

  迷迷糊糊之中,我仿若看到一团火球落入一汪碧泉之中,兹拉作响,泛起一池涟漪。

  “歌儿,隔墙有耳,你最好忍住了。”容忌在我耳边温柔地提醒着。

  我突然清醒,死死地咬着唇,但还是不自觉会有细微声响发出。

  他可真是!明知道隔墙有耳,竟还这样对我。

  砰——

  身下的案几由于承受不了两人的重量,裂成两半,一桌的公文散落一地。

  我没反应过来,一屁股摔在地上,被扎了一屁股碎瓷器,疼得我龇牙咧嘴偏偏还不敢发出一丝声响。

  容忌赶忙捞起我,替我剔着深嵌在肉里的瓷器碎片。

  屋外,传来两道叩门声。

  “容忌,你没事吧?”

  “殿下,发生什么事了?”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