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眼看香雪怜和魑魅就要推门而入,容忌快速将素白罗衣披在身上,广袖清风,卓然玉树,见之忘俗。

  “我怎么办?”我双手抱膝,坐在地上,愣愣地看着他。

  书房空落落的,想藏个人着实不易。

  “竟把你忘了!”容忌淡淡说道,扛起我往软榻走去。

  下一瞬,书房的门被魑魅推开,香雪怜随着魑魅一同入了书房。

  我和容忌藏匿于软榻底下,刚好能观察着香雪怜和魑魅的一举一动。

  “奇怪!刚刚明明听到殿下书房里有巨大的动静……”香雪怜看着碎成两半的案几,蹲下身扶正案几,将之重新黏合起来。

  魑魅环顾着书房,朝着软榻走来,“屋里似乎没人呢!”

  我的心跳愈发急促,倒不是因为魑魅离得太近,而是因为容忌靠的太近。

  咯吱——

  魑魅坐在了软榻上,使得软榻发出了细微的声响。

  容忌突然捂着我的嘴,我尚未反应过来他要做什么,差点因承受不住他的重量惊呼出声。

  容忌的手牢牢按住我的嘴,轻轻在我耳边说道,“嘘!”

  “你,混蛋!”我恼羞成怒,屁股方才被碎瓷器扎伤就有点疼,现在疼痛更甚。

  魑魅在软榻上做了片刻,继而走到香雪怜身边,一脚踩住了香雪怜的手,嗤笑道,“容忌现在又不在书房,你替他整理奏折他也看不到!”

  香雪怜脸上染上一层愠怒,但声音依旧柔得掐得出水,“老女人,我和你可不一样!我是真心爱殿下。”

  “你说谁老女人呢!”魑魅暴喝。

  我见她们剑拔弩张,无暇顾及其他,连连叫容忌起身爬出软塌。

  软榻下的空间很小,他无奈地说道,“卡住了。”

  我欲哭无泪,如果香雪怜和魑魅不走,那就意味着我和容忌要一直躲在榻下。

  他看我皱巴巴的小脸,笑道,“怎么闷闷不乐?”

  “哼!”我嘴边不自觉地轻哼出声。

  “什么声音!”魑魅抬起了脚,香雪怜被她踩得红肿的手才得以解脱。

  香雪怜眉头紧皱,白了她一眼,兀自说道,“粗鲁地跟爷们儿一样,即便没有太子妃,殿下都看不上你!”

  魑魅开始在书房中翻箱倒柜,“我没空跟你废话!”

  “歌儿,你很久没夸我了。”容忌完全没将魑魅和香雪怜放在眼中。

  我侧过脸,紧抿着唇,坚决不肯发出一星半点儿的声音。

  香雪怜看着案几上的淡淡水渍,自言自语道,“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魑魅走上前,询问道,“你在说什么?”

  香雪怜懒得搭理她,翻了个白眼,慢悠悠走出屋子,“殿下今夜怕是不回书房了,我也要回去躺着了。”

  魑魅擦着额上的薄汗,显然是放弃了翻找书房,一手托着烛台走出了书房。

  当门被她轻轻关上,书房又笼罩在一片黑暗之中。

  我盯着黑暗中容忌熠熠生辉的眼,顿觉郁卒,“现在,立刻!马上出去!”

  容忌磨磨蹭蹭不肯起,“为何要出去。”

  “我不习惯。”我抗议道。

  吱呀——

  书房的门再次被打开,一袅娜倩影悄悄潜入屋内。

  我定睛一看,才发现来者是香雪怜。

  她并未盏灯,蹑手蹑脚地爬上了软榻,自言自语道,“殿下和那贱人分房睡,定然不大开心。我若是适时出现,殿下难免把持不住。”

  她阵阵窃笑后,盖上毯子没多久就安稳睡死了过去。

  “歌儿,现在不是我不想出去,而是完全出不去。”

  门再次被打开。

  凉风从门缝钻入,使得我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我侧过头,透过清冷的月光看着门口处身着罗裙的魑魅。

  “祸害!平白无故生这么好看作甚?这些女人都被你迷得神魂颠倒了!”我心里不大平衡,掐着他的脸,吃着飞醋。

  容忌看我体力透支地厉害,终于稍稍往边上移去。

  魑魅轻轻阖上门扉,蹬掉鞋履,紧接着也爬上了软榻。

  “殿下!”香雪怜此刻正在睡梦之中,误以为时容忌上了榻,娇呼出声。

  魑魅被香雪怜吓了一大跳,摔下榻去,低咒了一声,“香雪怜,你不要脸!”

  香雪怜回过神,赖在榻上不肯起。她反唇相讥道,“彼此彼此。”

  魑魅硬生生将香雪怜拽下了榻,“容忌有洁癖,你这一身臊气,沾染到榻上,他定会勃然大怒。”

  香雪怜狠瞪着魑魅,“你别逼我!不然,任你是斗姆元君的人,我也不饶你!”

  她们总算说到点上了!我显得十分兴奋,一直以来,斗姆元君都是一位让人抓不出错处的上神,即便我和容忌怀疑过她居心叵测,但终究苦于没有证据。

  魑魅当即掌掴了香雪怜,恶狠狠地说道,“蠢货!你若是再这么口无遮拦,早晚得死!”

  香雪怜意识到自己失言,面露惧色,不再同魑魅谈及此事,匆匆下了榻,小跑着出了书房。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