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我用袖子擦拭着盒身,轻轻晃动着它,“可有法子助容忌一臂之力?”

  黑盒子盒盖微微颤动,“别无他法。斗姆元君的力量全部力量均注入醉清体内,母神之力,无人能与之抗衡。本大王休养些时日,你好自为之。”

  它再度陷入昏睡之中,任我怎么叫唤都无动于衷。

  我无奈地收起盒子,定定地盯着近在咫尺又远在天边的容忌。

  醉清置身血雨之中,双臂化作利刃,低喝一声,“破!”

  容忌旋即被利刃的掌风击退数步,他手握斩天剑,眉宇间透着一股肃杀之气,“与龙同归!”

  斩天剑的剑气化作一条银色巨龙,朝着醉清的猩红剑气袭去。

  巨龙勉强吞下猩红剑气,却突然爆破而灭,容忌吐出一口鲜血,殷红的血落在胸前,尤为刺目。

  醉清中气十足,口吐岩浆之火,将容忌脚下云层焚烧殆尽,“殿下,别着急!等我解决完你,就让且歌姐姐陪你上路,让这些愚蠢的凡人陪你寂灭!”

  容忌目无斜视,一剑直穿醉清心口。

  谁知,醉清低头看着自己胸口的斩天剑,轻嗤,“只要母神元神不死,我肉身便永不消失。殿下,你失策了。”

  她语音刚落,手臂再化利刃,一剑朝着容忌腹部砍去。

  容忌轻轻一跃,闪至醉清身后,稳稳落在血云之巅。他就着落地时的缓冲蹲下,挥剑向醉清的小腿刺去。

  醉清一转身,利刃由下往上一挑,挑开斩天剑,刀锋忽地向容忌脖颈挥去。

  容忌以斩天剑抵挡着醉清又快又狠的利刃,不断向后退着。

  醉清神力霸道深厚,容忌持刀的虎口微微颤抖,明显有些招架不住。

  血雨如瀑,容忌一身血衣紧贴身上,如嗜血修罗般,仅仅只是站在云端,就吓煞了凡间黎民百姓。

  容忌把碧箫横在嘴边,急促箫声响起,划破了血雨沙沙声。

  听者轻则抓心挠肺仰天长啸,重则七窍流血暴毙而亡。即便是我,都觉心神恍惚,头晕目眩。

  血云之上,醉清捂着双耳,血泪挂下。

  下一瞬,她自破耳膜,以抵箫声侵蚀,“有两下子,看招!”

  血雨腥风被容忌的箫声净化洗涤,又恢复了洁白如初的样子,但诡异的事,天色在刹那间黑到极致。

  黑暗中,我只见醉清利刃挥动,迸射出夺目的凶光。

  容忌以斩天剑,抵挡着醉清看似毫无章法,实则强劲霸道的攻击。

  每一次交锋,空中都会迸发出如布帛撕裂般的响声,血珠飞溅,如星辰般,蔓延至整片天幕。

  我已经分不清,这些飞溅的血珠,出自容忌还是出自醉清。

  下一瞬,醉清凝聚周身神力,双臂化作血红狂蟒,朝着容忌发出最后一击,“血蛇祭世!”

  容忌斩天剑劈开天阙,漆黑的天幕突然迸发出无数道亮光。

  北璃月已然爬上黑风客栈屋顶,同我并肩而立,双手小心护着我的肚子,深怕我不慎摔落屋顶。

  容忌低下头,朝我浅浅一笑,“歌儿,这一次,我乖乖不吃醋。”

  “容忌,不要……”眼看着血红狂蟒离容忌越来越近,我却无能无力,绝望感蔓延至四肢百骸。

  他转过身,化作一条白龙,似是抱着赴死的决心,朝着血红狂蟒撞去。

  “毁天灭地!”容忌的声音在我头顶上空盘旋往复。

  再度看向天幕,容忌和醉清同时寂灭。

  万鸟同哭,暴雨倾盆。

  我从未想过,有朝一日,容忌会离我而去。

  追风上了屋顶,一脸悲痛,“太子妃,回东海吧。”

  “不,我要在此处,等容忌。”我瘫坐在暴雨中,内心一片凄凉。

  我腹中,小乖嚎啕大哭,“父君是不是死了?娘亲亲,小乖好难过!”

  我扬起手,重重拍在肚皮上,斥责着小乖,“住嘴!你父君他一定会回来的,一定!”

  追风和清霜纷纷按住我的手,不让我再伤害小乖。

  “太子妃,殿下之前曾说过,六界大乱,他替小殿下承的劫将会提前。他说,如果他没撑过去,你务必好好活着。”追风蹲在我身边,低低说着。

  我双目毫无焦距,许久才看清眼前的追风,追问道,“他还说了什么?”

  “他说,魔王墨染尘对你的爱,不比他少。若是他回不来,殿下希望你能接受墨染尘。”追风哽咽说道,语落,早已泣不成声。

  我还在等他拨开层云,朝我飞来。

  但他怎么连身后事,都已经交代得明明白白?

  我伸手,任由冰凉的雨水击打着掌心,很痛,痛彻心扉。

  清霜将我搂入怀中,“圣女,要是难过你就哭出来呀,别憋在心里。”

  我目不转睛地盯着天幕,看着暴雨偃旗息鼓,看着日头重爬云梢,舍不得眨眼,也忘记了哭泣。这个时候,决计不能掉泪,若是泪水模糊了双眼,我错过了容忌踏着祥云朝我奔来,如何是好?

  “太子妃,回东海。小殿下已经哭了一整晚了,你必须振作!”追风将我扶起,“你和小殿下若是有恙,殿下的牺牲便毫无意义。”

  意义?他仓促离去,我的生命已然变得毫无意义。

  从今往后,我拈花惹草,再无他板着脸打我屁股吃醋闹脾气。

  从今往后,我是冷是热,是饱是饥,再无他嘘寒问暖将我捧在手心小心呵护。

  北璃月小心搀扶着我,“且姑娘,节哀顺变。”

  我将他推向一边,神神叨叨地呢喃着,“你别碰我,容忌看到会不开心。”

  极目看着悠闲肆意的浮云,我竟觉得有些讽刺。

  容忌为救六界,不惜同斗姆元君焚天灭地的神力一起同归于尽。但因他重获新生的黎民百姓,已然忘却他的牺牲,跑上街头,庆祝着他们的劫后余生。

  时至今日,我才晓得,腐朽不仅仅独属于仙界,整个六界都腐烂入骨髓中,再无药可救。

  容忌,容忌。

  萦绕我心尖近三百年的人,怎么突然就寂灭了?

  我直视着苍穹上的日头,一阵眩晕,直挺挺地往后倒去。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