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梦里,繁花似锦。

  容忌站在离山半山腰的仙泉边,光裸着上身,显出健硕的肌理。他向我伸出手,冰冷的脸上漾开动人心魄的浅笑。

  然而,当我朝他奔去之时,他化作了一缕飞烟,消失在朦朦胧胧的仙泉迷雾之中。

  梦里,柔情缱绻。

  我和他在一望无际的鸢尾花海上躺着,微风拂面,自在悠然。天幕上的浮云随着我们上上下下,乐此不疲地晃动着。

  我们的第一次,是那样甜。

  可惜,午夜梦回,我已经被带回了东海海底,榻上冰凉一片。

  我起身,怔然地看着卧榻之侧,心里空落落一片。

  清霜掀起珠帘,素净的衣衫刺痛了我的眼。

  “圣女,感觉好些了吗?”她替我掖着被角,忧虑地瞅着我。

  她将手放在我额前,大惊失色,“怎么这么凉?”

  我摇了摇头,下了榻,换上红色的喜服,兀自走出东海。在海滨上,一坐便是一夜。

  当东方既白,红日初升,我心里的阴霾终于散了些。

  今日的阳光,可真是温暖!像容忌的拥抱一般,足以将我脸上的死寂融化开来。

  我躺在海滨上,任由阳光将我覆盖。潮水几度袭来,湿了我身下散发着金光的细沙,我已分不清脸上的是泪还是海水,又咸又涩。

  “歌儿,怎么躺在这?”

  容忌的声音忽然从海面上传来。

  我撑着手肘,看着一身白衣,飘渺若仙的容忌朝我走来。

  “容忌!”我一骨碌爬起,踏着浅浅的海水朝他飞奔而去。

  他站定在海面上,敞开怀抱,将我揽入怀中。

  “容忌,容忌……”我双手怀抱着他,用尽全身气力将他牢牢抱住,就怕他如梦里那般,变成飞烟无影无踪。

  容忌将手放在我后腰处,声音喑哑,“没事了。”

  他琥珀色的眼眸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可是我在他眼底,看不到半分宠溺,有的只有无边的深情。

  我松开了他,原先的欣喜转而化成无尽的失落。

  “北璃月,别装了。”我淡漠地说着,转过身已是泪流满面。

  容忌同醉清一起灰飞烟灭的时候,我没掉泪。

  但这种得而复失的感觉,彻底让我情绪崩溃。

  他站我身后,看着我肩膀不停地抽动着,终是上前搂住了我的肩膀,“歌儿,你怎么连我都认不出来了?”

  “容忌身上的气息,在我鼻尖萦绕了两百多年,我怎会分辨不出?因为身高悬殊,他抱着我的时候,双手总是习惯性地搁在我后腰上方一寸的位置,而不是直接搂着我的腰。”

  北璃月没有松开手,沉默片刻后缓缓开口,“且姑娘,青丘九尾狐族善幻化人形。你若是不嫌弃,我愿意顶着殿下的容貌,一直守护在你身侧。”

  我用了些力气,挣脱开他的怀抱,转身撕掉了他的面具,“不必了。谁也替代不了他。”

  “小歌!”墨染尘骑乘着秃鹰,从水天相接处俯冲而来。

  他将我捞出水面,放置秃鹰之上,“我带你散散心!”

  我下意识地想要拒绝,容忌不喜欢我和其他男子有过于亲密的接触。我现在离墨染尘这样近,容忌知道了一定会大发雷霆。

  翻身从秃鹰背上跳下,我原以为会落在被阳光照得温热的海面上。不成想,暖融的阳光突然汇聚成一条金色的缎带,又将我平稳地扶上秃鹰背脊。

  我疑惑地抬头,看着别样柔和的红日,突然生出了一种错觉,总感觉红日里容忌在对我微笑。

  墨染尘知我不喜他触碰,同我隔出了一段距离,压低了嗓音说道,“小歌,日头刺眼,看久了会眼花。”

  “可有法子能通向日心?”我问道。

  墨染尘摇头,“从古至今,就没人去过日心。别说是日心,即便是日晕的温度,都能将人融化成血水。”

  看来,错觉始终是错觉!我闭上眼,强忍着眼眶里意欲喷薄而出的眼泪。

  容忌不在,我只能坚强。

  等墨染尘将我送回东海岸,已是深夜。我就着清冷的月光,在海滨上绘着容忌的画像。说来也是可笑,我一面同北璃月说容忌不可替代,一面又用狼王笔一口气画了数十个容忌。

  他们将我团团围住,有的在我面前搔首弄姿,有的在我面前嘘寒问暖,还有的在我面前吹奏碧箫,但我心里依旧空落落的,像是填不满的无底洞。

  海风吹过,夹杂着咸湿的水汽,一晃眼功夫就将我辛苦画了一晚上的容忌销毁殆尽。

  我丧气地瘫在海滨上,一躺就是三个月,任谁叫都不愿起。

  小乖转眼已经八个月了,他只要醒着,就会一刻不停歇地同我说话。

  “娘亲亲,你都躺了三个月了,身上都要长草了!”

  我懒洋洋地摸着肚子,翻了个身,阳光轻抚着我的脸颊,推搡着我的身体,仿佛在催促我起身。我伸了个懒腰,勉强坐起身,才发现肚子已经沉得不像话。

  我踉跄站起,墨染尘和北璃月立即上前,殷勤地搀扶着我。

  瞅着他们被曝晒了三个月,黑得发亮的脸颊,我失笑道,“乍眼一看,怪吓人的!”

  墨染尘原先长得粗犷阳刚,黑些倒也没什么不妥。

  但北璃月就有些惨不忍睹了。他的脸从白润如玉变为乌漆嘛黑,若不是那双极具特色的浅蓝眼眸,我还真认不出他。

  墨染尘虽是个五大三粗的莽汉,但和女人说话时总爱脸红。他被我这么一调侃,黑透了的脸上泛出一丝红晕,像搽了胭脂一般,诡异又滑稽。

  北璃月若有所思地盯着头顶上方的日头,“日光倒是很宠你,曝晒了三个月,且姑娘依旧白得发亮。”

  我自是不信北璃月所说,掏出昆仑镜细细瞧着镜中的自己。想不到,我的肤色和三个月前并无差别。

  墨染尘凑上前看了眼黢黑的自己,嘀咕道,“这日头怎么同容忌一样腹黑!光晒我和璃兄,将我们弄得这般丑陋不堪!”

  他话一说完,便意识到自己失言,捂着嘴企图岔开话题,“自三月前那场暴雨过后,凡间再无降过雨。小歌,你的圣女庙前日日夜夜都有黎民百姓苦苦哀嚎,要不要去看看?”

  ------题外话------

  推文:《百枭毒王炸裂财迷妻》华清圆圆著

  他,琰晟国殚见洽闻殿阁大学士,众人眼里学识渊博的文人墨客。

  他,琰晟国最会炼毒,杀人不眨眼的百袅毒王。

  无论是哪一种身份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的主人:北瑶祤

  她,来自21世纪的财迷,因为一张彩票她玩转了一把穿越,阴差阳错之下女扮男装成了腹黑精分病娇男的贴身带刀护卫。

  【见屎不救】

  “噢买噶的,这是什么情况”?

  “大人,救救我好不好?我把这个月的俸禄都上交......”洛小丸一动不动地插在牛屎坑里,可怜兮兮地望着她的主子大人。

  某男面色微缓:“若是个正义凛然的,此时定然会救你。”

  “嗯嗯!我就知道大人您是个正义凛然,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大好人!”

  “可惜我不是,告辞。”他一脸嫌弃的转身离去。

  “北瑶祤,你不能见屎不救呐!我把两个月的俸禄都上交行不行!”洛小丸急得跳脚,“两个月!加两顿猪肘子再多没有了!”

  【见钱眼开】

  “做我的女人,嫁给我。”

  “不可能!别做梦了。”某女义正言辞拒绝,开什么玩笑她没有受虐癖好。

  “我的人我的钱都是你”北瑶祤剑眉一挑。

  “什么时候成婚?”

  彼时,洛小丸整个人已经跳上了北瑶祤身上挂着。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