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孽畜!”我气恼至极,尚在襁褓之中,就说些污言秽语,大了还得了?

  李牧桑挡在我身前,护子心切,“他只是被邪气侵了体,你别同他计较!”

  我见李牧桑和清辉被稚子搞得憔悴不堪,心里唏嘘不已。

  清辉突然抓着我的胳膊,就像是溺水濒死之人,拼尽全力只为抓牢救命稻草。

  她喑哑的声音中泛着丝丝苦涩,一开口我的心就跟着痛。

  “圣女,莫忘了当日九重天上我对你的嘱托。”她冲我露出一个比哭还惨淡的笑容,接着说道,“尽管世事无常,但我一点儿也不后悔和牧桑结为夫妻。”

  她曾对我说过,如果她身遭不测,务必代她跟李牧桑说一句抱歉。那时,我还以为是她思虑过重胡言乱言,现在看来,她早已存了赴死的决心。

  我抱着瘦得只剩一身骨头的清辉,只能一刻不停歇地安慰着她,“别放弃,阴霾总会过去!”

  清辉点点头,抚摸着怀中稚子肿胀的脸。

  婴儿突然张开嘴,咬住了清辉的手,“我饿了。”

  清辉忍着痛,小心翼翼地将自己被他的牙龈磕得红肿的手抽了出来,“马上喂你。”

  她急忙去解胸前的衣扣,一双手抖得厉害。

  我见她胸前被他咬得一片狼藉,脊背发凉,连忙制止了清辉,“你理智点,他现在只是个邪物!”

  “但我没办法做到看他被活活饿死啊!”清辉讷讷说着,偏过了身子,任由婴儿肆意撕咬着她的胸。

  李牧桑面露悲恸,眼里是化不开的忧伤,“你说,是不是我造了太多的孽,才招来了这么一个祸端?”

  他缓缓蹲下身,双手掩面,情绪极其低落。

  稚子被清辉喂饱之后,身上邪气更甚,头顶萦绕着浓密黑烟。

  他突然从清辉怀里跳入我的怀中,他又深又黑的眼眸直勾勾地盯着我的脸,还挂着奶渍的唇突然咧到了耳后根,“你睁大眼睛好好看看,我是怎么一手毁灭东海的!”

  我惊惧地甩开了他,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

  李牧桑率先反应过来,想将他揣入怀中,但他滑如泥鳅,一眨眼功夫就溜得无影无踪。

  “无情,东海全面戒严,务必将李牧桑稚子寻回!”我揉着眉心,一面嘱咐着无情,一面头疼欲裂。

  李牧桑面露愧疚,不停地向我致歉,“我罪该万死,一开始就是存着偷你发丝让他施咒的心思,以换取清辉安然无忧。”

  我摆了摆手,对此并不以为意,这三百年中,我什么样的背叛没经历过?

  李牧桑愿意中途收手,我也懒得同他计较,“等找到他,我们再从长计议吧!”

  大概是因为方才在凡间唤雨,耗费了我不少心神,我兀自一人回了屋,晕晕沉沉地倒头就睡。

  之前,我习惯了搂着容忌入睡。

  而今,我孑然一人,只能在卧榻上多摆放几床被褥,将卧榻填得满满当当,假装容忌从未离去。

  我懒懒翻了个身,忽然摸到一温柔的物体,呢喃道,“容忌,是你吗?”

  语音刚落,我就被自己的声音惊醒,猛地睁开眼,才发现那诡异的婴儿正躺在我身侧,目光炯炯地盯着我。

  惊慌失措之中,我全身气力似是被他抽干一般,动弹不得。

  “孽障,还不滚下榻!”我一边怒吼着,一边暗自思忖着要如何对付他。

  他身高仅仅两尺,但他头顶的黑青色邪气足足有数米高,直戳屋顶。

  他忽然趴在我的肚子上,单耳聆听着我肚子里小乖的心跳,“咚咚咚咚,雏神的心跳强劲有力,我喜欢。”

  我沉下心凝萃着微薄的神力,指尖悄然结了蛛网,静待他松懈之时。

  他抬起头,伸出手触摸着我的脸,颇为遗憾地叹着气,“若不是现在这具躯体太过羸弱,我真想尝尝六界第一美人的滋味!”

  “无耻至极!”我冷哼着,指尖的蛛网正要朝他头顶盖去。

  与此同时,屋顶轰然碎裂,从海面上传来的微弱阳光同着咸涩的海水鱼贯而入。

  阳光接触到我冰凉发麻的身体,像是容忌的轻吻,瞬间点燃我身体的温度。更让我意外的是,之前被束缚住的神力得以完全释放。

  我坐起身,一手扼住了稚子的脖颈,“原本,我还打算看在清辉的面子上饶你一命,但你邪气深重,留着总归是祸患。”

  “怎么会这样?”他幽深的眼眸看了一眼被海面上那道亮光,浑身一阵瑟缩,显出几分恐惧。

  我手腕灵巧一转,“咔擦”一声扭断了他的脖颈,“带着斗姆元君的邪气,消亡吧!”

  “不!”李牧桑闯入我屋中,跪在我身前,声嘶力竭地祈求着我,“饶他一回吧!从今往后,我会陪着他一起锁在东皇钟里,直至身死。”

  我并未因李牧桑的求情而松手,缓缓转过头,瞥向跪在我身前卑微至极的李牧桑,重重的一巴掌落在他脸颊上,“醒醒吧!这不是护犊心切,你这是在助纣为虐!”

  李牧桑定定地望着我手中的稚子,悄然说道,“且歌,让我亲手了结他吧!”

  我犹豫了片刻,总怕李牧桑徇私放走稚子,但见他悲痛欲绝的样子,终是答应了他的请求,将稚子交予他怀中。

  但下一瞬,稚子竟化作黑烟,从门缝中遁逃而去。

  “负隅顽抗,东海必亡!”他的声音透露着森森邪气,使得我不寒而栗。

  我刚下榻,屋外就传来了东海数万将士们的咆哮。

  “妖女且歌,命硬克夫。殿下殒命,雏神当诛!”

  追风,无情,若雪,清霜,傲因四人一兽,带领着东海的万千将士冲入屋中,振臂讨伐着我,来势汹汹,势不可挡。

  我头顶上方,有一道暖阳铺陈而下,放下一道金色的扶梯,似是要救我于水深火热之中。

  李牧桑毅然挡在我身前,撇头同我说道,“快走,顺着扶梯爬上去!我还能撑一段时间。”

  东海生灵被邪气侵蚀,我岂能独善其身,临阵脱逃?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