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暮色昏沉,天幕上唯有寥寥星辰点缀。

  我抱着骨瘦嶙峋的小乖踱步在东海海滨之上,思考着一个非常严峻的问题,如何喂食?

  清霜在一旁劝道,“圣女,红日西下,你偷偷喂小殿下,殿下不会发现的。”

  “也是。”沉思片刻后,我才下定了决心,单手解着胸前的扣子。

  不成想,追风和铁手忽然从海面上冒出,在我边上寸步不离守着。

  追风摸了摸鼻子,颇有些难以启齿,“太子妃,殿下说了,你从头发丝儿到脚趾头,完完全全独属于他,你在没他允许之前不能私自动用自己的身体。”

  若是往常,我定是不听的,但容忌在红日之中孤军奋战,我也不愿给他添堵,只讪讪收回了手,就此作罢。

  小乖呜咽出声,小小的脑袋在我怀中蹭来蹭去,“娘亲亲,小乖肚肚饿。”

  他圆滚滚的大眼睛里水汽氤氲,琥珀色的眼眸煞是好看,和他刚出生时幼兽般皱巴巴的模样相差甚远。

  小乖瘪着嘴,奶声奶气地说道,“娘亲亲,小乖吃一点点就饱了,会给父君剩些的。”

  “嘘!”我尴尬地捂着小乖的嘴,脸颊红透。

  追风拿出一本小册子,细细念来,“太子妃,了尘大师送来母猪二十只,天后送来母牛二十头,北璃月送来母狐二十只,妖王送来花酿上百坛,魔王送来奶娘数十人,小殿下断然不会挨饿的。”

  蹡——

  头顶上方忽然传来凤戾之声,一道浅蓝色的微光滑过天际。

  寒冰神凰终是醒了!

  我抬着头,像他招着手,“旧友,好久不见!”

  它调转了方向朝东海海滨飞来,尾翼扫过之处,燃起淡蓝色明火。

  刚落地,就从我手中夺过小乖,不满地抱怨着我,“本凰的宿主,岂是尔等能亏待的?”

  我正想上前夺回小乖,不料它忽然展翅,将小乖护在胸怀,冷漠地说道,“本凰的宿主,本凰自己哺育。”

  “这...”我狐疑地踮着脚尖,企图窥探他怀里的小乖。

  清霜悄然拽着我的衣袖,提醒着我,“圣女,寒冰神凰雌雄同体,定然能喂饱小殿下的。你这样盯着它看,万一惹它不快,它抢走了小殿下如何是好?”

  未等我收回视线,寒冰神凰已经盯上了我,它冷嗤出声,“你莫要看本凰,本凰不会喂你的。”

  寒冰神凰一脸防备的样子,像极了护犊的母鸡,显出几分滑稽。

  “小且!”花颜醉一身酒气,醉意伶仃地从云端滚下,重重砸在我脚边,蜷缩着身体,看样子痛苦万分。

  他素来喜欢饮酒,但近年来已经收敛许多,基本看不到他醉醺醺的样子。我蹲下身,轻声询问道,“花兄,发生何事了?”

  花颜醉细长的桃花眼里忧愁点点,他的脸颊显出不正常的酡红,“小锦,没了。”

  “你是说云锦?”我讶异地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问道。

  花颜醉颔首,“是我这万年孤独的命格害了她。”

  寒冰神凰淡淡瞅了花颜醉一眼,说道,“非也,前世她欠你一条命,今生特意来还的。”

  花颜醉歪歪斜斜倒在寒冰神皇脚边,半睁着朦胧桃花眼,困惑问道,“前世?”

  寒冰神凰浅蓝色的脸上泛着一丝可以的红云,他腾出一边翅膀遮着下身,于其中透着羞愤,“登徒子,躺地上好看我腿间风景?”

  眼前寒冰神凰羽翼带风,朝着花颜醉正面袭来,我只好以轩辕剑替花颜醉挡着它的攻击,“花兄醉得神智不清,神凰就别同他计较了吧?”

  神凰这才罢休,紧抱着小乖,冷哼着,“命里桃花劫迭出,还敢招惹是非,女人,烦人!”

  它昂首阔步朝着东海海底走去,原想维持不凡的气度,但它忘了自己始终是鸟,走路终究是费力了些。歪七扭八走了数步后,便撇开了形象,蹦蹦跳跳离去。

  众人走后,花颜醉这才艰难坐起身,满脸颓然,眼含忧郁,“小锦善良纯真,实在不该落得个身死命殒的下场。”

  听神凰的意思,花颜醉和云锦的前世应当还有羁绊。尽管我身体尚未完全恢复,但替他织个梦境的气力还是有的。

  拨开梦境迷雾,我意外地发现,自己竟回到了前世十七岁那年。

  掐指算了大半天,才记起月老曾说过,花颜醉的意中人会在我十七岁那年死去。

  我前世正是卒于十七岁,因此我一直以为他的意中人是我,没想到,另有其人。

  梦中,花颜醉在一片彼岸花海中沉沉睡着,重天华锦被狂风吹落,不偏不倚地落在花颜醉的手心上,化作一片洁白的云。

  花颜醉轻哼着,翻了个身,不慎打翻了身边酒壶彼岸花海中独一无二的白色彼岸花。

  可惜,花颜醉酒醒之后,彼岸花已然枯萎。

  云锦,竟是重天华锦。

  有缘无份,徒增伤悲。

  我感慨着命运的捉弄,将梦境转换至云锦在妖界的最后时光。

  花颜醉喜欢饮酒,云锦擅长酿酒,原本应当是一段佳缘。

  只是,云锦为报恩而来,为酿造出上等的佳酿,不惜在佳酿中融入自己精纯的鲜血。

  花颜醉独坐林中,品尝着云锦送来的佳酿,由衷夸道,“小锦酿造,必是精品。酒香奇特,既有高山雪水的清甜,又有古潭深水的醇厚,闻之脑海里便满是惬意流云,浅尝之口齿留香,深饮之后,满眼全是重天华锦,美不胜收。

  云锦在一旁偷着乐儿,悄然将手背向身后,她手腕上一寸有余的伤疤是那样刺眼。

  自那以后,云锦日日夜夜以血酿酒,只为花颜醉倾心一笑。

  三个月,花颜醉眉间的忧郁并没有淡去,但是云锦已然用完了最后一滴血。

  昨日,她为花颜醉送上最后一壶佳酿之后,几度回头,眷恋不舍地看向花颜醉,默默呢喃着,“前世酒水灌溉之恩,已还尽。你若忘了我,也好。可是,我却自私地想要你永生永世记得我。”

  云锦掉了一滴泪,地上白色的彼岸花迭迭冒出。

  天上,又多了一道华锦。

  妖界,再无云锦。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