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你勾引我夫君,迫害我儿,以周身仙力诅咒我不得好死,每一件事都足以让我将你挫骨扬灰。如今仅仅只是受了我一掌,就承受不住了?”我冷哼着,瞅着她那张搽了数层水粉的脸,顿觉十分恶心。

  香雪怜手捧胸口溃烂之处,面色不善,“当日马厩种种,我必当加倍奉还。”

  小乖粉拳轻轻颤动着,掌心即刻迸射出一道灼灼金光,将香雪怜的双腿活生生融化成血水。

  在场的二十八星宿纷纷呆愣在原地,不敢靠近,也不敢为香雪怜说情,眼里惊惧和崇拜参半。

  小乖竟如此厉害!

  我十分震惊地看着怀中小乖,“跟谁学的?”

  小乖以为我要训斥他,眨着圆溜溜的大眼睛,撅着粉嘟嘟的小嘴轻声说道,“小乖能有父君的一半神力以及娘亲亲的一半神力。”

  那岂不是比我还厉害?我心里生出些欣慰,这样一来,倘若我不在他身边,他也能保护好自己了。

  当然,这种念头仅仅只是一闪而过。小乖尚还年幼,我自然是要寸步不离地守着他的。

  香雪怜恐慌地瞅着自己被融化的双腿,想要逃逸但整个人被死死地定在了原地,只能苦苦哀嚎着。

  片刻功夫,她的鞋履已经随着血水飘远,膝盖以下部分荡然无存。

  我踏着血水走至她身前,微倾着身子端详着她花容失色的脸,心里生出些畅快,“现在,让我来猜猜你身上的秘密!”

  “我能有什么秘密?我扪心自问,自受封香雪公主之后,恪尽职守,为仙界大小事宜鞍前马后,功劳苦劳颇高,比起太子妃也丝毫不逊色的。”香雪怜嘴硬辩解着。

  我轻轻撩开她破碎不堪的衣襟,指着她胸口的符文,“一开始,我以为斗姆元君将神力传授给了你,因而你才得了这么一个王者符文。直到醉清的暴露,我才知,你这个符文只是虚晃一招,为了掩盖事实真相而已。”

  醉清身子抖动了一下,微微往后靠着,十分忌惮我的触碰。

  此刻天微微亮,天帝,天后身着朝服率领着仙界仙倌赶至南天门。他们瞅着我对衣衫不整的香雪怜动手动脚,神色怪异,想要劝阻却又不敢上前。

  最后,还是天帝率先朝我走来,尴尬地轻咳了一声,“歌儿,香雪公主可是惹了什么事?”

  我一把撕掉了香雪怜胸口的王者符文,指着她胸上被王者符文覆盖已久的骷髅印记说道,“父皇,诸位仙倌,你们睁眼好好瞧瞧!”

  天帝双瞳微缩,一趔趄差点跌倒在地,“这是神阶诅咒师的印记!”

  在场仙倌纷纷倒吸一口凉气,对于香雪怜身上的印记显得尤为恐惧。

  我拢了拢香雪怜残破的衣襟,虽然对她恨之入骨,但也无意扒她衣服凌辱于她。

  面朝着仙界诸位仙倌,一一道来,“斗姆元君将毕生的神力传给了醉清,致使殿下同醉清殊死一战被困日心。她将周身的邪气传给了西海阴蚩尤族族长之子,差点使东海几十万将士死于非命。”

  天后双手捂着胸口,脸色煞白,“被困日心?我可怜的忌儿啊!”

  仙倌们因为我的一番话人心惶惶,南辰仙倌指着香雪怜问道,“那香雪公主和斗姆元君可有什么渊源?”

  “不出所料,斗姆元君应当将她最为可怕的诅咒之力传给了香雪怜。诅咒不灭,六界岌岌可危,诅咒不灭,殿下很难以一己之力,摆脱日心里斗姆元君元神的禁锢。”我如实答道。

  天帝勃然大怒,让天兵速速将她扔下诛仙台。

  香雪怜被天兵强拉硬拽,拖了下去,但她仍旧不甘心地回头叫着屈,“天帝明鉴!我香雪怜自入仙界以来,从未做过对不起仙界之事!”

  天帝沉眸,语气冷淡,“你的存在,就是个错误。”

  香雪怜继而将头转向天后,哀声乞求着她,“天后,能不能看在当初我救过你的份上,放我一条生路?”

  天后面露愧色,“雪怜啊,你若不死,忌儿就要永永久久地被困在日心了……”

  方才处处袒护香雪怜的仙倌们纷纷附议,“妖女不除,六界永无安宁!”

  香雪怜死了心,放声大笑道,“你们这些道貌岸然的仙,真为你们的虚伪感到可耻!”

  语毕,她摘下头上发簪,往自己心口戳去,“我以神的名义诅咒你们,不得好死!”

  仙倌们一阵恐慌,人人自危,纷纷上前询问我当如何化解香雪怜的诅咒。

  我淡淡地扫了他们一眼,心中生出几分嫌恶。香雪怜虽罪大恶极,但不得不承认,仙界乃至于六界的制度,已然崩坏。纵使没有香雪怜,我相信仙界也会疾速走向衰落。

  “天色还早,我回且试天下休息片刻,其他事等天亮再议。”我抱着怀中沉沉睡去的小乖,兀自回了且试天下。

  几个月没来,且试天下的匾额蒙了层灰,显出几分寥落。

  我单手推开大门,吱呀一声惊起了院中树梢上仙鹊。

  让我吃惊的是,除却池子里的水略显浑浊之外,院子里出奇得干净。我转头问着身后的仙娥,“这几个月中,可有人进过且试天下?”

  仙娥摇头,“并无。”

  这就奇怪了!

  我紧抱着小乖,挨个房间查看了一遍,均一无所获。

  直到走至书房隔壁那间香雪怜曾住过的屋子,才发现了些许端倪。

  屋中,案几上的香炉冒着缕缕白烟,我浅嗅了下,似乎只是普通的安神香。

  梳妆台前,一把梨花木梳俨然落入我的视线。木梳细密的缝隙间,夹有一根黑色长发,足有两尺长。这长度,像极了容忌头发的长度。

  我心中满是疑惑,难不成仙界之中,还藏着我未曾察觉的隐患?

  离开仙界的那天,醉清用狼王笔画过一个容忌,但早已被傲因口水消融了。难不成,醉清画了不止一个容忌?

  为证实自己的想法,我将桌上那半壶茶水浇向木梳间拾得的长发,长发遇水而消。

  一想到且试天下里头,还藏着一个假“容忌”,我心里便十分膈应。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