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砰——

  他的拳头擦过了我的耳际,重重落在桌面上。

  一时间,桌面四分五裂。

  而我并没有摔落在地,被他单手捞起,惊魂未定。

  东临王忍着怒火,将自己血肉模糊的手放置身后,重重地吐出一口浊气,对我说道,“北璃王的病因你应当从北璃朝廷着手调查,需要帮忙可以找我。”

  东临王的一番话叫我颇感疑惑。

  他看样子并不像多管闲事之人,眼下竟愿意为我提供思路,莫非这其中暗藏着什么阴谋诡计?

  我悄然问道,“东临王莫不是想挑拨北璃君臣关系?”

  我听他提及北璃朝廷,心下便知他言外之意。他无非是想告诉我,北璃月的病是朝廷中人所为,祸起萧墙尔尔。

  东临王薄唇紧抿,冷淡如冰霜的眼眸显出几分失落,“随你怎么想!”

  他抬脚离去,胳膊上的血迹渗了一地。

  我瞅着地上的血迹若有所思,东临王性情暴戾,武艺卓绝,已然有睥睨天下的本事,应当不会用不入流的法子挑拨北璃君臣关系。

  然我虽在北璃城郊的盘丝洞修炼了上百年,但这百年中,我从未擅自出过桃木盒子,因而对于北璃朝廷之事,知之甚少。

  正当我毫无头绪之际,北璃月悠悠转醒。

  他见我伤势大好,这才放下心来,柔声嘱咐着我,“我若遭遇不测,你赶紧带着旷世神盒逃离此地。你可前往青丘暂避风头,青丘是我大哥北弦月管辖之地,与世无争,倒是一块风水宝地。”

  未等他说完,我就开口问道,“你为何无故发热?是朝廷中人的阴谋?”

  北璃月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无奈地叹着气,“此事关系体大,你切莫插手。”

  说完,他又阖上了眼眸,陷入昏睡之中。

  他这癔症相当古怪,宫中太医均不知其门道,我怕再这样下去,北璃月连命都保不住。

  无计可施,我只好掏出桃木盒子,询问着北璃朝廷的情况。

  桃木盒子打开了话匣子,滔滔不绝说道,“北璃朝廷人才济济,其中不乏有许多野心家。诸如摄政王叶修,大将军兰陵,大司马皇甫轩等,他们均虎视眈眈地盯着北璃月的王位。不过,北璃月看似温柔随和,但极擅谋略,总能压着文武百官一筹。”

  “摄政王,大将军和大司马中,谁最难以对付?”我听得一头雾水,赶紧打断它毫无重点的讲述。

  桃木盒子沉思了一下,开口道,“摄政王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不过其他两位的实力也不容小觑,若是他们三人联手,后果不堪设想。今晚,他们三人都去了风月阁,宿主你可以去风月阁一探究竟。”

  下一瞬,我就被桃木盒子传送到了风月阁门口。

  我原以为风月阁是藏经论道的高雅之地,没想到竟是烟花之地!

  鼻尖,一阵阵刺鼻的香风袭来,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小娘子挥着小手绢挤到了我身边。

  她柔弱无骨的纤细小手搁在我胸前,那含情脉脉的眸子中泪光点点,颇有种欲拒还迎之势,“公子,可还喜欢桃红?”

  我一手挑着她的尖下巴,轻佻地挑着眉,“吾心甚喜!”

  她欣喜地将我迎入风月阁中,悄然将插满珠钗的头倚靠在我的胸怀。

  我一手搂着她柔软的腰肢,一边扫视着这醉生梦死的风月阁,文人雅客倒是见了不少,但独独不见桃木盒子所提那三人。

  我低头看着依偎在我怀中的桃红,问道,“桃红可认识摄政王?”

  桃红一听摄政王的名讳,身子不由自主地发颤,“公子,摄政王可不是小女敢非议的。春宵苦短,公子还是跟我去厢房及时行乐吧!”

  唰——

  我被从楼上泼下的酒水劈头盖脸浇地睁不开眼。

  桃红连忙用绢帕擦拭着我脸上的酒水,小声地在我耳边说道,“公子千万别发火,二楼泼你酒水之人便是摄政王叶修。”

  我抬着头,直勾勾地盯着二楼一脸玩味的摄政王,怒火中烧。

  随手抄起一壶酒水,我腾空飞向二楼,双腿稳稳地落在摄政王面前的酒桌之上。

  “啊!哪来的刁民,竟敢对摄政王无礼!”摄政王边上的妩媚女子柳眉倒竖,双手叉腰挡在摄政王面前,愤愤地指责着我。

  我一脚踩在那女子脸上,另一只脚轻点着摄政王的肩头,居高临下地看着摄政王,“方才,是你泼的酒水?”

  摄政王一双紫瞳分外妖冶,他温热的手抓着我的脚踝,勾唇一笑,“想不到璃王刚认的幼弟身上竟还藏着这样的秘密!”

  我心里咯噔一下,思忖着该不会被他发现自己是女儿身吧?

  他的手往上摸着我的小腿,紫瞳中透着一丝玩味,“小王爷来风月阁找我,是专门来献身的?”

  我毫不客气地将手中酒壶里的酒水朝着摄政王的脑袋倾倒而下,“摄政王下次泼酒水前注意看着点!小爷我可是睚眦必报的。”

  酒水顺着他的发丝往下流淌着,他整个人都散发着浓郁的酒香气,使得原本妖冶的长相更显妖娆魅惑。

  兰陵以七尺长剑指向我的后腰,而皇甫轩的折扇在同一时刻朝我飞来。

  我一脚踹掉皇甫轩的折扇,以折扇之力挡去兰陵长剑的猛攻。

  咣——

  折扇同长剑正面交锋,发出兵器断裂之声。

  下一瞬,折扇散架,长剑碎裂。

  我冷眼睥睨着兰陵和皇甫轩,从口中淡淡地吐出了一个字,“滚。”

  他们二人面面相觑,将视线放在了叶修身上。

  叶修一只手紧紧握住我的脚踝,即便刚被我浇了一头酒水,也未见其生气。

  但我没想到的是,他竟顺着我的话说道,“没听到?小王爷叫你们滚。”

  “末将告辞。”

  “微臣告退。”

  他们二人离去之后,我才从他肩头一跃而下,将他身旁被我一脚踩在脸上花容失色的小娘子撵到一边去。

  叶修默默注视着我的一举一动,广袖下的手拍了拍他边上的位置,“小王爷,你赶走了我的酒友,是想陪我喝酒?”

  我就势坐下,替自己斟了杯酒,一饮而下。

  “好酒。”

  他看向我,突然伸手将我额前湿漉漉的头发别到耳后,“找我所为何事?”

  “没什么事就不能找摄政王了吗?”我反问道,顺便给叶修斟了一杯酒。

  就在此时,东临王带着铁手朝我们走来。

  他兀自坐在了叶修对面,淡淡开口道,“我有事要同小王爷商议。”

  叶修轻笑出声,“呵!璃王当真厉害,也不知道上哪儿找的幼弟,竟能得东临王青眼。”

  他说完,这才慢悠悠地起身离去。

  临别之际,他回眸忘了我一眼,颇有深意地说道,“小王爷,择日再聚。”

  我放下酒杯,不悦地看着坐在我对面的东临王,“你是专程赶来坏我好事的吧?”

  东临王薄唇轻启,“叶修行事阴狠毒辣,本王只是担忧你。”

  “担忧我?”我巧笑嫣然,反问道,“东临王觉得在这人多眼杂的烟花之地,他敢对我做什么?”

  东临王冷哼出声,“以后不许同男子饮酒作乐,本王不喜。”

  “桃红,陪爷喝酒!”我将站在角落处一言不发的桃红揽入怀中,一边将酒杯递上,另一只手搁在她腰间。

  桃红因畏惧东临王的强大气场,并不敢吱声,只窝在我怀里,时不时拿那双柔媚至极的眼眸瞥着东临王。

  我低头询问着桃红,“怎么了?”

  桃红娇呼道,“对面那位公子脸色好差,桃红怕。”

  我抿唇安慰着她,“莫怕,对面公子眼瞎,看不到风月阁诸多佳丽,兀自惆怅呢!”

  东临王一掌拍在桌上,桌面瞬间碎成齑粉。

  他站起身,将我腿上的桃红扔至一边,随后揪着我的衣领,凶狠地警告着我,“以后,若是让我发现有女人坐在你腿上,本王不介意打断你的腿。”

  我拍了拍自己的腿,十分大方地说道,“东临王想坐小爷大腿,直说嘛!坐上来!”

  东临王面色冷沉,将我腾空拎起,转而将我安放在他腿上,“依本王看,你是欠调教!”

  一旁的铁手看着性情大变的东临王大跌眼镜,一个趔趄栽倒在地。

  在他腿上,我如坐针毡,难耐地扭动着腰肢,小心翼翼地问道,“东临王打算什么时候放我走?我赶着去调查摄政王呢。”

  他将手放在我平坦的小腹上,使得我浑身紧绷至极,就怕他的手突然往下移去。

  好在,他的手并未有下一步举动,但他的唇又再度贴上我的唇瓣。

  方才被他咬得鲜血淋漓的唇因为他的再度撕咬,隐隐作痛。

  但在他人看来,我和东临王的姿势十分暧昧,纷纷怀疑我们二人有断袖之癖。

  他腾出一只手揉着我的唇,“疼不疼。”

  我用力将他的手拍掉,“东临王,请自重!”

  “乖乖在本王腿上坐着,本王心情好,就告知你北璃朝廷不为人知的秘辛。”东临王死死地按住我的身子,丝毫不介意风月阁里众人投来的异样眼光。

  但我并不习惯于这种受制于人的感觉,咬牙切齿地瞪着他,“东临王,你究竟想做什么?”

  东临王低低说道,“叫我容忌。”

  “你是想将我当成你亡妻的替代品?”我愤愤问道,丝毫不屑于做他人的替代品。

  东临王摇头,“歌儿,无可取代。”

  “这不就结了?我既无法取代她,你还将我禁锢在怀中做什么?我一清清白白的黄花大闺男,名声都被你败坏了!”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