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踏踏踏——

  一阵脆生生的脚步声传来,将我唤醒。

  我猛然睁开眼,才发现自己身上除了一层裹胸布,再无他物。

  天!我居然被东临王吻晕了!

  看着自己光溜溜的腿,我欲哭无泪。

  衣冠禽兽,他一定对我做了什么!

  抬起眼,东临王光裸着上身,赤着脚朝卧榻走来。

  我气愤地将榻上的枕头扔向他,“禽兽!你乘人之危!”

  他稳稳地接过枕头,俯下身浅啄着我的唇,嘴角漾开一抹笑意,“从今往后,你就是本王的人了。”

  “混蛋!无耻!”我用被褥将自己的身体裹得紧紧的。

  他心情愉悦,上了榻,将我揽入怀中,忽而问道,“你身上怎么裹着纱布?原想抱你去沐浴,但怕你身上有伤不能沾水,本王只好一人前去。”

  “啊?你是说,你扒了我之后就去沐浴了?”我松了口气,原来,他并没有对我做什么。

  他点了点头,一只手放在我的裹胸布上,关切询问道,“怎么受伤的?隔着纱布都感觉肿得厉害。”

  我默默地退出他的怀抱,往边上移着,“不,不碍事。”

  他将我捞入怀中,一只手环过我胸前,试图解开我背后的暗扣,“我看看。”

  “别动!不瞒你说,我受了很重的伤,胸口被捅成了马蜂窝。现在解开纱布,伤口崩裂,就麻烦了。”我慌张地捂着胸口,继而又补充道,“况且,你是个瞎子,我解开你也看不到啊!”

  他这才收回了手,将我的头摆在他臂弯上,“伤口还疼吗?”

  “尚能忍受。”

  他突然转过身,修长的腿很自然搭在我腿上,吓得我差点失声尖叫。

  “东临王,你腿甚重,压得我脚麻。”我下意识地伸手去推,不成想误撞到他裆口,赶紧缩回了手。

  他嘴角挂着浅笑,“你似乎很害羞。”

  我实在受不了他腻死人的微笑,卷了被褥将自己盖得严严实实,“我和你不一样!我是黄花闺男脸皮薄,你不干不净,比不了。”

  他黑了脸,但依旧耐着性子说道,“从今往后,除了你,本王不会再碰别人。”

  “东临王不必向我保证,我也不在意就是了。”我缩了缩脖子,听到他的保证,心乱如麻。

  他言外之意不就是从今往后,会对我索取无度?

  桃木盒子不是说东临王不能人事!我怎么觉得他好得很呢?

  “你很在意本王是瞎子?”东临王转身,琥珀色的眸子像夜空中灿烂的星子。

  我摇了摇头,“你瞎不瞎,我不在意。”

  他气结,“你到底在意什么?”

  气氛僵滞了好一会儿,他收敛了脾气,主动开口说道,“本王的眼近期就会恢复。”

  “不急的。你若是看不见,那我做你的眼睛。”我急忙接话,眼下同一个瞎子同榻而眠还好些。他若是看得见,我岂不是要露陷了!

  他满意地掐着我的腰,“嗯,睡吧。”

  他让我睡,我更加不敢睡。

  思来想去,我翻了个身,趴在榻上,将关键部位全部挡住,这才迷迷糊糊睡去。

  “歌儿,是你吗?”

  睡梦中,我仿若听到东临王在我耳际呢喃。他其实并不像外界传言那样凶狠暴戾,他在我面前,脆弱地像只孤苦伶仃找不到归途的小兽。

  只不过,我这人自有意识以来,就没什么同情心。

  翌日一早,我刚睁开眼睛,就发现屋子里规规矩矩站了十位将士。他们手捧着奇珍异宝,脸上喜气洋洋,“小王爷昨晚可还安好?”

  我用被褥将自己遮得严严实实,答道,“一切都好。”

  将士们纷纷将手中托盘呈上,为首的铁手说道,“王说了,往后小王爷需要什么,尽管开口。”

  “他去哪儿了?”

  铁手答道,“王在璃王寝宫,为他治病。”

  我心下思忖着,东临王还算信守承诺,竟兀自跑去给北璃月看病了。

  简单梳洗过后,我便急匆匆地奔赴北璃月寝宫。

  寝宫门口,数十位宫娥趴在门边,目光灼灼地盯着东临王。

  “东临王好生英俊啊!我若是能近身伺候,死而无憾了。”

  “可不是,据说他还是个痴情种。王妃故去上百载,东临后宫空无一人。”

  “你们别想了,东临王,是我的!”

  我站在她们身后,听着她们的细语,顿觉十分幼稚。东临王甚至都不认识她们,她们却已经开始争风吃醋。

  那个口出狂言的宫娥我倒是有些印象,名唤芷柔,体态袅娜,面容清秀,算是北璃王宫里头一等一的美人儿。

  芷柔夺过送膳宫娥手中的托盘,一脚跨入寝宫中,步履飘逸,神采飞扬。

  我跟在她后头进了寝宫,只觉她垂坠墨发阵阵鸢尾花香,沁人心脾。

  东临王在北璃月身上扎了数百根针,他每施一针,北璃月身体就抽搐一下,我光是在边上看着,就觉十分瘆人。

  东临王捻起一根细长的针,朝着北璃月四白穴扎去,“璃王若是想不起来是何处捡到的幼弟,本王帮你回忆。”

  北璃月咬着牙承受着疼痛,十分硬气地答道,“无可奉告。”

  东临王不死心,又将一根细长的针插入他耳门穴,“本王患有眼疾,针法不准你且忍着。”

  “为何给他取名北璃歌?”东临王再度发问,他指尖一尺有余的细针闪着暗芒。

  北璃月额上汗珠密布,他脸色晦青,苍白的唇微微抖动着,“且姑娘大义救世,却只有寥寥几人记得她。捡到幼弟时,我便赐名北璃歌,以作念想。”

  我轻咳了一声,抓着东临王的手,不让他继续施针,“够了。有什么事,问我就行,别为难阿璃。”

  他甩掉了我的手,手中细针飞快朝北璃月面门扎去,“那桃木盒怎么解释?”

  “啊——”

  北璃月因忍不住身上百根细针的折磨,愈发崩溃。

  我将东临王推向一边,怒目而视,“桃木盒就是桃木盒,绝不是你前妻遗留的黑盒子!”

  东临王不察,被我推倒在地,他指尖的细针贯穿了他的手掌,血丝轻溅。

  他悄然拔出掌心的细针,漠然开口,“将北璃月身上细针拔去,他的蛊毒可在七天之内彻底清除干净。”

  “你当真是在为他清蛊毒?”我疑惑地看着他,当我注意到他被细针扎破的伤口,心里生出几分歉疚。

  铁手见状,大步上前将东临王扶起身,“小王爷,你别以为同王睡了一次,就能骑到王头上作威作福!”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