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东临王五指骤然收紧,将叶修的心捏碎成渣。

  他回头,将我的手放至他的心口处,悠悠说道,“你若想吃,吃我的便是。”

  我哆嗦了下,急忙将手抽出,“使不得,使不得!”

  叶修轰然倒下,落入浴池中,死不瞑目。

  一时间水声哗然,血色满池。

  “竟这么弱?”我瞥了眼他蒙了一层翳的紫眸,总觉叶修没这么容易丧命。

  砰——

  我未想到,东临王竟也跟着落入浴池中,呆呆地看着他沉没在血雾迷蒙的池水中。

  “东临王,你该不会晕血吧?”我嘟囔着,蹲下身,费劲地将他捞上岸。

  我拍了拍他的脸颊,试图将他唤醒,“醒醒!你这么重,我抱不动。”

  东临王双眸紧闭,长长的睫毛被浸湿后静静耷拉着,显出几分乖巧。

  “咳咳……”他突然发出一阵剧烈的咳嗽,嘴角不断地往外溢着水。

  他的呼吸急促而紊乱,喉头仿若被什么东西堵着,一口气上不来。再这么下去,他该不会窒息而死吧?

  他若是死在此处,我也难辞其咎。深思熟虑之后,我深吸了一口气,替他通着气儿。

  大概是我还没学会如何替人通气儿一连试了十几次他依旧岿然不动。正当我差点放弃,做最后一次尝试的时候,他琥珀色的眼眸突然睁开,直愣愣地盯着我,一言不发。

  他不是瞎子吗?为何他盯着我的时候,我还是会被他吓得汗毛直立!

  我怕他误会我趁人之危,赶紧移开唇,急急辩解道,“我,我没占你便宜。你呛水了,我帮你通气儿。”

  “没事,我不介意。”他按着我的后脑勺,再度闭上双眸,反噙着我的唇。

  我们靠得实在太近!以致于我能清晰地听见他的心跳,随后一步步沉迷在他腻死人的笑靥之中。

  半晌过后我才回过神来,“不,不可以。”

  我下意识地捂住了嘴,踉踉跄跄逃出了浴池。

  东临王紧随身后,一言不发。

  夜幕沉沉,冗长的廊道中,就只剩下我们二人清脆的脚步声。

  夜风寒凉,将我在朦胧雾气中丢失的理智一一拢了回来。

  东临王果真是个危险的存在,竟能在不知不觉中,轻而易举地搅乱我的思绪。

  “兜了三圈了,你想去哪?”东临王轻声问道。

  兜了三圈了?我就说,怎么走了这么久还没到寝宫!

  转过身,面上的温度终于冷却下来,我开口说道,“方才觉得燥热难耐,逗了几圈好些了。我们现在回寝宫?”

  他伸手牵住了我的手,嘴角微微勾起,“笨蛋,怎么总记不住路?”

  “嘎?”他为什么突然变得这么温柔!

  我低头看着我和他十指相扣的手,心里小鹿乱撞。

  我们紧紧相合的手心淌过大片的水渍,黏黏腻腻的,却一点儿也不觉得难受。

  东临王带着薄茧的手轻轻揉砺着我的手心,“你的手,怎么这样软,这样小。”

  “手小怎么了?小爷我力气大得很,能徒手扛起两个你!”

  下一瞬,他将我打横抱起,掂了掂重量,叹着气说道,“越来越轻了!”

  我原为系好的衣衫被他这么一掂,朝两边大开着。

  他低下头,眼里的亮光更甚。

  我心虚地拢了拢衣襟,试探地问道,“东临王,你眼睛好了?”

  东临王摇了摇头,“若雪已前往南羌请神医,你别担心,总会好的。”

  我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晃,这么好看的眼睛,当真什么都看不见?

  等他将我放至榻上,他又开始慢条斯理地更衣。

  我下意识地移开眼,但转念一想,他是个瞎子呀,我多看两眼,应当也不碍事。

  吹灭了烛火,薄唇轻启,“睡觉。”

  “东临王,我睡不着。”我企图逃离他的禁锢,小声说道。

  他忽而问道“你究竟是受了多重的伤?胸膛似乎肿了。”

  ……

  他是真不知,还是在戏耍于我?

  我气恼地将他推开,迅疾裹上被褥,缩在一隅双手紧紧环抱着自己,“受了很重的伤,很重!”

  “哦,睡吧。等南羌国神医赶至,本王让他为你诊治诊治。”东临王闭上眼眸,呼吸趋于均匀。

  睡了?他倒是好睡,我被他弄得完全睡不着了!

  悄然从角落滚到他边上,借着屋外微弱的霓虹之光,我伸出手弹了弹他的脑门,“嘣嘣”直响。

  “睡着的时候倒还安静,比起那顽劣的乌鸡好太多。”我一手将他环抱住,鬼使神差地在他脸上啄了一口。

  东临王岿然不动的冰山脸刹那间,柔和如三月春水。

  他长长的睫毛就更好玩了,我因睡不安稳,便撑着手肘托着下巴,有一下没一下地拔着他的睫毛。

  “一。”

  “二。”

  “三。”

  ……

  眼看他的睫毛马上要被我拔光了,他轻哼了一声,转过身,捧着我的脸咬着我的唇,“歌儿,我好想你。”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