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说,谁指使你来的?”我单手捏着面生宫娥的下颚,视线落在她非比寻常的蓝绿眼眸上,忽然觉得她的眼睛像极了摄政王府的那只猫。

  面生宫娥脸上现出一丝狠戾,更多的是惊惧,“小王爷在说什么,奴婢听不懂。”

  看这样子,从她口中也问不出什么话了吧!既然如此留着也是无用了。

  我捏着她下颚的手腕轻轻一转,咔嚓一声将她的下颚扭脱臼,笑意涔涔地说道,“不说?那就不用开口说话了。”

  喧闹的殿外,刹那间一片肃杀。宫娥们睁大了眼,诚惶诚恐地看着我,人人自危。

  “拿刀来。”我冲着边上的侍卫说道。

  小乖听闻,从鞋履下抽出了一把小巧玲珑的匕首,“娘亲亲,给你!”

  我虽不知这么小的孩童身上怎么会带有利器,但这把匕首看起来并非凡物,刀柄上萦绕着浅蓝色的寒气,一眼便知是神阶的宝器。

  面生宫女小脸煞白,跪伏在地,丝毫没有方才泼我滚水的气焰。

  我握着匕首朝她走去,一脚踩在她手上,一手揪着她的头发迫使她抬起尖尖的脑袋,“知道怕了?”

  她连连点头,脱臼的下颚歪向一边,喉头发出嘤嘤的呜咽声,弱小又无助。

  我吃吃笑道,翻转着手中的利刃,一刀斩落她的舌头,“伤害过小爷的人,小爷一个都不会放过。”

  面生宫女被剜了舌头,血色染了半脸,她扭过自己脱臼的下颚,瑟缩地往后退去,“魔鬼,你简直就是魔鬼!”

  “将她拖下去,浇半个时辰的滚水,直至烧熟。”我仔仔细细地擦拭着匕首上的血迹,漫不经心地命令着边上的侍卫。

  侍卫僵直了身体,似是被我所言吓到,迟疑了好一阵,才抬步将面生宫女带了下去。

  面生宫娥那双蓝绿色的眼眸定定地望着我,突然发出刺耳猫叫,“你与东临王狼狈为奸,伤我阿修,我与你们不共戴天!”

  呵!她果真是摄政王府的白猫所幻。

  我摆了摆手,让侍卫赶紧拖她下去行刑。这等隐患,早些铲除为宜。

  “娘亲亲,小乖想看热闹!”小乖水灵的眼睛扑闪,眼里的兴奋可见一斑。

  我单手将他抱在怀里,“走,小爷带你去看!”

  东临王满脸黑线,跟在我后头,不满地抗议道,“小乖只是个孩子,不适合看血腥的场景。”

  我却不这么认为,转过头认真地辩驳着他,“倘若今天我不在小乖身边,被浑身烫伤的人就会是小乖。这本就是个吃人的世界,东临王,过度保护反倒会害了他。”

  “也许,你说的是对的。”东临王低声说道,只在我身后不紧不慢地跟着。

  “啊——”

  面生宫女被热气滚滚的沸水浇得惨叫连连,我怀抱着小乖站在她面前心里毫无波澜。

  “北璃歌,你别得意!终有一日,你会被东临王伤得遍体鳞伤,肝肠寸断!”

  脑海中,忽然闪现过一个身姿妖娆的黑衣女子。

  她捻着纤纤细指,用极其恶毒的话语诅咒着我,“我诅咒你腹中胎儿早夭,我诅咒你不得好死,我诅咒你和容忌相见互不识!”

  该死!我脑海中这个女人是谁?

  我稍稍晃神,差点儿又摔了怀中小乖。

  好在东临王一手将小乖抱在怀中,一手揽着我的腰,深邃的眼眸直勾勾地盯着我,“怎么了?”

  我摇了摇头,淡淡说道,“没事。”

  不多时,面生宫女终于断了气,她全身的皮肤被烫得烂熟,散发着一股熟肉味。

  “将她眼珠子挖了,小爷还有用。”

  东临王眉头紧皱,犹豫了许久终于开口问道,“歌儿,你究竟经历了什么,怎么突然之间性情大变?”

  他该不会又把我和他亡妻相提并论吧?

  我不悦地答着,“小爷我本就冷血无情,你若不喜,滚远就是。”

  “本王不是这个意思。”他抿唇,默默叹了口气,“你知不知道,你现在戒心十足的样子,让我多心疼?”

  “心疼?我并不认为自己有多可怜啊!”东临王一直将我当成那个叫且歌的女子,这让我大为不爽。

  等侍卫取下面生宫娥的眼珠,我便将这两颗宝石般晶莹透亮的眼珠子收入囊中。

  肉肉不可能这么轻易死去,只要我手中握着它最为宝贵的眼珠,就不信它不来找我。到时候再顺蔓摸瓜,将它连带着叶修一并除去,方能斩草除根。

  远处,走来两宫娥。我眼尖,一眼就认出了高挑俏丽的芷柔。

  “芷柔姐姐,小王爷好可怕!”一稚嫩宫娥煞白着小脸,心有余悸地凑在芷柔怀中。

  芷柔温温柔柔地安抚着小宫娥的情绪,“别怕。小王爷不就是仗着东临王的宠爱,恃宠而骄?等他和西越公主联姻一事传入东临王耳里,你认为东临王会放过她?”

  她们离我们还有一段距离,但我耳力极好,她们所说,我听得一清二楚。

  我微微抬起手,指尖的神力凝萃,强大的吸力将她们拖至我面前。

  芷柔眼里闪过一丝惊愕,但下一瞬就恢复了镇定,朝着我福了福身,“小王爷急召芷柔,所为何事?”

  我指了指地上宫娥熟透了的身体,说道,“吃了。”

  “芷柔不食荤腥,还望小王爷见谅。”芷柔不卑不亢地答着。

  她身边的小宫娥已经吓得失了禁,“小王爷,求你放过芷柔姐姐吧!扉烟愿为小王爷做牛做马!”

  我置若罔闻,指尖指着地上熟尸,对着芷柔说道,“吃了,不然我就杀了你。”

  芷柔抬眸,眼里水汽氤氲,“小王爷,你为何处处针对芷柔?”

  摄政王的猫即便幻化成宫娥,但毕竟没来过北璃王宫,若是无人指路,它不可能如此顺利地找到东临王的临时寝殿。最大的可能,就是芷柔同它里应外合,意图烫死小乖并顺手嫁祸于我。

  不过,我也只是猜测,并无证据。

  芷柔凄凄楚楚地跪在东临王身前,两行清泪挂下,“东临王,救救芷柔吧!”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