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东临王忽然欺身上前,将他全部的重量压在我腿上。

  边上的文人墨客纷纷对我们指指点点,窃窃私语不绝于耳。

  我满头黑线,想要将他拨至一旁,但他非要坐我腿上,使得我完全无法动弹。

  他伸出他骨节分明的手指轻点着我的鼻尖,笑意衍衍地说道,“本王告诉你一个秘密。”

  “啥?”我掐了掐他脸上似有似无的梨涡,竟觉得醉酒中的东临王有几分可爱。

  他总算舍得从我腿上站起,摇摇晃晃走至窗前,抽出腰中斩天剑,指着我的胸口,“世人皆说本王一身武艺天下无敌,殊不知本王最厉害的是这招!”

  我暗自发笑,倘若东临王知道自己喝醉时的糗态,估计要无地自容了。

  “*******!”东临王一声低喝,斩天剑锋利无比的剑锋划拉一下将我衣襟上的排扣尽数砍落。

  “啊——”

  我惊恐地捂着自己的衣物,抄起桌上酒杯朝他脑门砸去,“你是不是故意的!”

  砰——

  东临王不躲不闪,不偏不倚地被酒杯砸中额心。

  他瘪着嘴,醉眼朦胧的眼里显出几分委屈,“疼,要吹吹。”

  “哈哈哈哈,这人看上去高深莫测,想不到是个傻子!”

  “我怎么觉得他和东临王那么像?”

  “应当不至于吧!东临王是何等的英明神武,杀伐果断,怎么会这么蠢?”

  ……

  边上的文人墨客捧腹大笑,议论声甚嚣尘上。

  我将酒壶摔落在地,冷眼扫视着周遭起哄之人,“滚。”

  东临王听我这么一说,忽然将剑锋指着那群起哄的文人墨客,“滚!”

  一时间,二楼雅座鸦雀无声,文人墨客们面面相觑。

  不多时,他们纷纷离座溜走,一哄而散。

  东临王这才扔了剑,踉跄向我走来,“本王的‘*******’还不错吧?”

  我满头黑线,双手拢着衣襟,狠瞪着突然间性情大变的东临王,“变态!”

  东临王猛地一抬头,笑涔涔地看着我,“本王觉得浑身充满了力量!”

  “然后呢?”我下意识地往后退去。

  他站起身,步步紧逼,将我抵至墙角,双手肆意捏着我的脸颊,“本王好想将你揉进身体里。”

  这话听着怪怪的!我尚未反应过来,他突然张着嘴啃着我的鼻子。

  我掌心的神力闪着淡金色的光晕,已然蠢蠢欲动。

  但他对此浑然不知,啃了一会我的鼻子,又开始啃我的下巴。

  “东临王,乖乖啊。你再乱啃一下,我就将你拧成麻花。”眼看他的唇已经在撕扯着我本就破烂不堪的衣物,我的耐性也被他消磨殆尽。

  轰——

  我的掌心直击他的胸口,仅用了一成的神力,就将他轰出数米。

  他错愕地抬起双眼,委屈巴巴地看着我,“你为何打我?”

  语音未落,他退后了一步,整个人竟直直摔出了窗外。

  “东临王!”我三步并作两步,跑至窗台前,伸出头查看着东临王的情况。

  不料他并未摔落下去,而是潜藏在窗台外,等我伸出脖子,竟一把将我拽了出去,随他一起摔落在地。

  雅香阁二楼并不算高,况且还有东临王给我垫背,我从二楼摔下倒是毫发无损。

  我扒了他的外衫往自己身上套着,瞥了眼趴在地上无声无息的他,说道,“等酒醒了,自己回璃王府。”

  他站起身,默默跟在我身后,轻拽着我的衣袖问道,“父君,你是不是生气了?忌儿定会好好历练,不负重托。”

  我转过身,看着一脸茫然的东临王,心下思忖着他幼时应当过得十分压抑,因而醉酒后,才会有如此荒诞的行为。

  我摸了摸他高高肿起的额头,轻声说道,“乖乖的啊,我带你回府。”

  他点了点头,在我脸上浅浅一吻,“你真好。”

  他软绵绵的唇像是带了电般,使得我浑身战栗。我愣在原地,仰头看着东临王,发现他的神情同小乖十分相似,一时间又好笑又无奈。

  街尾突发一阵骚动,数十位妙龄姑娘张皇失措地惊声尖叫。

  我抬眼望去,才发现祁汜披头散发地跑了出来。

  真是冤家路窄!

  我低着头,正准备带着东临王绕道离去,不曾想眨眼间,祁汜已经闪至我身前。

  “哈——”祁汜丧心病狂地对我哈着气,脸上现出东临王同款笑容。

  他带着脚臭味的口气十分呛人,差点没将我熏死。

  但让我更加绝望的是,他似乎盯上了东临王,不停地朝他哈着气。东临王洁癖严重,被迫吞了几口浊气,脸色煞白,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祁汜!”我气愤地将他推至一旁,冷声说道,“别再装了。不过是三四百个梦境,你不至于到现在还没闯出来。”

  他眼底闪过一丝狠戾,一掌朝着东临王胸膛扇去。

  我一时心急,催动着体内神力,竟催发出千百把冰剑,替东临王挡去了伤害。

  脑海中,桃木盒子欣喜若狂地说道,“宿主!你简直是个宝藏!不仅会造梦,还会催发冰剑!”

  “嗯?”我只知自己身上的神力深不可测,但也未想过自己竟这么厉害。

  祁汜明显疏于防备,被我的冰剑剑气所伤,一个趔趄倒在地上,脸上笼罩着一层阴霾。

  桃木盒子接着说道,“宿主,我现在有些怀疑,你很可能就是百年前跳下诛仙台那位幻境圣女。”

  幻境圣女的传闻我听过很多,据说她会呼风唤雨,会造梦,还拥有强大的治愈术。

  但我始终认为我不是她。

  毕竟,我没有她那么博爱善良,也完全不能理解她为何要舍己救世。

  芸芸众生,自有命数。六界之劫,一人如何能力挽狂澜?

  祁汜颤巍巍地从地上站起,如刀锋般冷漠的眼已经恢复了清明。

  他双手背于身后,款步向我靠近,“你为了东临王,对我大打出手?”

  “他喝醉了,趁人之危可不是君子所为。祁王若想找他切磋,换个时间不行?”我挡在东临王身前,深怕祁汜再度偷袭他。

  祁汜冷哼道,“朕被你锁在数百个梦境中,被你弄得神志不清,你怎么不心疼心疼我?东临王只不过是装醉而已,至于那么紧张?”

  ------题外话------

  感谢嗣有曦玥、南偌九、黑盒子、小泡芙芙小宝贝提供的问题,每人520xxb~

  今日三问:

  1.容忌的真身是什么?

  2.小歌和容忌互换身体的功法叫什么?

  3.黑盒子是谁给的?

  答对一个问题66xxb,以此类推~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