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我顺手掐着东临王的脸,抚慰道,“乖乖,小爷自会还你一个清白!”

  杵在王府门口的追风看傻了眼,将整个身子都依偎在清霜单薄的肩上,毫无避嫌之意。

  李稚漪拽着我的衣袖,欲语泪先流,“王爷!你看东临王的手下,大庭广众之下还敢肆意轻薄清霜姑娘。可想而知,东临王平素是如何教唆手下的,人品可见一斑!”

  东临王动了动喉头,岿然不动的冰山脸上现出了一道裂痕,“歌儿,你可愿相信我?”

  照理说,一般女子都不会拿自己的清白开玩笑。但面对李稚漪和东临王,我依旧是无条件选择相信东临王。

  他本就是傲世虚无界大陆的至尊强者,若是容不得李稚漪,应当会给她一个痛快,定然不会用如此肮脏的手段将她逼上绝路。

  “我相信。”我迎上东临王那张被气到晦青的脸,指尖悄然结着蛛网,将之覆盖至自己和东临王身上。

  在即将踏入李稚漪梦境之际,我用双手覆在东临王的眼睑上,踮着脚尖,在他唇上蜻蜓点水般亲了一口。

  虽然只是点到即止的轻轻一碰,我的脸却烧得厉害。

  入梦之后,我怕被东临王看到自己的窘迫样,急急拨开梦境迷雾,转身冲入李稚漪的梦境,毫无方向地一阵乱跑。

  东临王眼里闪过一丝错愕,随之而来的是溢于言表的狂喜。

  他紧跟在我身后穷追不舍,“别跑,小心肚子又疼了!”

  我捂着发烫的脸颊,一颗心砰砰砰砰直跳,哪里还顾得上隐隐作痛的腹部!

  东临王飞身落在我身前,死死拦住了我的去路,笑盈盈地俯视着我,“歌儿害羞了?”

  我矢口否认道,“没有!”

  “行吧,没有就没有!”东临王低头浅笑,嘴边梨涡微漾,好看得像是壁画中走出的谪仙。

  他很自然地牵过我的手,慢悠悠地走在烟雾缭绕的梦境之中,“歌儿,在本王面前,你永远都不需要害羞。你可以对本王为所欲为,不需要手下留情的。”

  对东临王为所欲为?我光是想想就觉得十分可怖!这样做的后果,大概是我自己反被折腾地精疲力竭。

  哗——

  一阵水流声从地底下传来。

  紧跟着,原先结实的土地出现了松软的迹象,顷刻间土地如水波般微漾,李稚漪腾地一声从地底下钻了出来。

  她不顾自己发丝上的泥泞,迅速起身,追上情绪低落的白虎。

  白虎粗枝大叶,并未注意到李稚漪在他身上倾倒了大量的合欢香。

  他眼睛晶亮,发自肺腑地朝着李稚漪致谢,“王妃,你真是个好人!从小到大,除了青龙会安慰我,再没人像你这般尊重我的感受。”

  李稚漪心不在焉地应着,悄然观察着白虎的神情。

  下一瞬,白虎突然发狂,抓着李稚漪的胳膊一口咬在她肩膀之上。

  李稚漪如游鱼般躲过白虎的攻击,一边扯着嗓子声嘶力竭地哭喊着,一边嘴角又泛起一丝狠绝的笑意。

  这样的李稚漪,和她平素里温柔贤良的样子大相径庭。

  东临王闷哼着,“幸好歌儿能擅入梦造梦,不然本王平白无故地被冤枉,多可怜?”

  “嘎?”我偏头看着十分高大的东临王,委实不敢相信他会说自己可怜!难道,这又是他为了将我牢牢掌握住的计谋?

  东临王俯下身,琥珀色的眼眸中流光溢彩,他薄薄的唇也越凑越近。

  我看着他那双好看的眼眸似闭非闭的样子,忽而问道,“东临王,为何你每次想亲我的时候,都会闭上眼眸?是我长得不堪入目,还是你将我想象成了你的亡妻?”

  东临王汗颜,薄唇轻启,过了半天才吐出两个字,“笨蛋!”

  他气呼呼地撕开了李稚漪的梦境,头也不回地飞了出去。

  我一手捏碎梦境,酝酿好情绪,正打算板着脸训斥一顿居心叵测的李稚漪,不成想梦境空间因为东临王的撕扯出现了紊乱,我不偏不倚地挂在院前梧桐树梢上。

  “该死!”我低咒着,将手伸向背后,费力解着戳入我后襟的枝丫。

  嘶——

  一道清脆的裂帛声骤响,我的衣衫被梧桐树上参差不齐的枝丫刮成了碎布条儿。

  东临王站在树下,悠然自得地看着我,“求我,我就放你下来!”

  “做梦!”尽管我还十分尴尬地挂在树上,但是骨子里的逆反精神绝不允许我轻易向人求饶。

  东临王抬头,宽大的水袖一扫而过,遮住了我的双眼。

  隐约间,我嘴唇似乎被什么东西蛰了一下,吓得我身躯一震,差点儿从梧桐树上摔下。

  我方才还信誓旦旦不肯开口求他,转眼间就松了口,朝着他呼救道,“东临王救我!有毒蜂咬我!”

  东临王抬手,将我往下轻轻一扯,旋即在我身上披上他宽大的外袍,以遮住我背后被丫杈划得凌乱不堪的衣襟。

  我摸着自己火辣辣的唇,四下环顾着,并未找到毒蜂的踪影,遂将视线落到东临王身上,“是不是你咬的?”

  东临王面容寡淡,神色间显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傲娇,“本王心情不好,不打算回答你的问题。”

  他直挺挺地站在我面前,将视线落在远处的廊亭中,似是在拒绝同我交流。

  很早之前我就知道东临王喜怒无常,但他今日这情绪,也太多变了吧!

  我无奈地转过身,看着跪伏在地的李稚漪,正了脸色,显出一丝威仪,“稚漪公主,你须得明白一点。璃王府上下,百无规矩,但独独容忍不了工于心计之人。”

  “王爷,是臣妾错了,臣妾罪该万死!”李稚漪声音细弱蚊蝇,大滴大滴的泪珠落下,颇有几分我见犹怜之感。

  令我诧异的是,白虎同李稚漪并排跪在我身前,依旧将罪责揽在自己身上,义正言辞地说道,“王爷,要责怪你就责怪白虎吧,万万不要责怪王妃!王妃孤身一人远嫁北璃,背井离乡,没有安全感也是情有可原。”

  ------题外话------

  今日问题:

  幽冥鬼界的鬼魂为何倒立行走?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