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东临王静静地看着我,忽而问道,“你的一魄在我手中,想要吗?”

  我记得他手中,明明只有幻境圣女的残魄啊。

  “什么意思?”我提防地看着他,反手去顶门扉上的门闩,如果他想将圣女的残魄强行引入到我体内,我好第一时间破门而出。

  “傲因,进来。”东临王将我带入怀中,一脚踹开了门扉,叫唤着门外鬼鬼祟祟的傲因。

  傲因心虚至极,连连将手中的桃木盒子藏到了身后,“主人,我没有亲盒盒,绝对没有!”

  傲因竟对一盒子动了心思,我真是哭笑不得。

  盒子砰地一声顶开盒盖,“哼哧哼哧”地喘着粗气,“宿主,本大王差点被这蠢兽气死!”

  “怎么了呢?”我心里偷着乐儿,想不到顽劣不羁的盒子,这么轻而易举地被傲因降服了。

  盒子打开盒身的小屉,一堆猩红的脑汁不停地溢出,“宿主你看!这蠢兽每天都往我身体里塞奇奇怪怪的脑子,恶心死盒盒了!”

  我憋着笑,安慰着盒子,“它是喜欢你,所以才把它最爱吃的脑脑全部赠你啊!”

  “但是盒盒不喜欢脑脑,盒盒喜欢美男,喜欢春宫图!”桃木盒子委屈地抗议着,蔫成了一只黑盒子。

  我好奇地看着盒身不断变黑的盒子,偏头看向东临王,“你对它做了什么?”

  东临王一手捧着盒子,指甲从盒盖上的缝隙轻轻一挑,一撕一拉,桃木盒子的桃木外身被揭了去,露出起乌木底子。

  傲因更加兴奋地抱住了盒子,绿宝石般的眼珠子里,只剩下黑得发亮的盒子,“黑盒盒,傲因原以为你百年前就死掉了,能见到你真好!你的桃木外衣很好看,你的乌木里衣也很香!傲因超喜欢你!”

  我眸色一凛,询问着东临王,“你是说,桃木盒子就是黑盒子?”

  盒子对此也十分讶异,“盒盒一点印象也没有呢!”

  “你入北璃月的梦境看看,不就水落石出了?”东临王搂着我,往屋外走去。

  难道,所有的一切,都是北璃月精心安排的?

  东临王继而说道,“南偌九指出你的记忆被刻意抹掉之时,本王就在怀疑北璃月。”

  我眉头深锁,两只手胡乱绞作一团。

  东临王见我情绪不对,出声安慰道,“不值得为北璃月伤心。”

  事实上,我对北璃月的感情早就淡如清水。

  我眼下纠结的是,照东临王的说法,我应当就是失忆过后的幻境圣女。

  这么一说,我岂不是在百年前就和东临王定了终身?

  小乖,小卓,以及那位小眼道长,在不知不觉间占据了我的脑海。

  我正想着昨儿个入东临王梦境,看到的那位银发少年,不成想他已然活生生地站在了我面前。

  他肤白胜雪,银发银瞳,一双精灵耳在缕缕银发中若隐若现。

  “小卓?”

  “姐姐!”

  他银眸微缩,如一道疾风,将我搂入怀中。

  “姐姐,我好想你。”小卓将我越搂越紧,使得我呼吸困难,脸颊憋得通红。

  “我快不能呼吸了!”我刚刚认清了自己即是幻境圣女这个事实,再不敢推开眼前这个面带忧郁的少年,只好轻言提醒着他。

  小卓羞赧地红着脸,朝后退了一步,原先如死灰般沉闷的脸上现出了少年特有的神采。

  我尚未找回缺失的记忆,也不知如何开口同小卓搭讪,杵在原地,突然生出几分尴尬。

  小卓脸皮薄,似乎是有很多话想对我说,但他瞥至边上的东临王,瞬间噤了声,一言不发,只拿那双摄魂勾魄的银瞳定定地望着我。

  为了打破这十分尴尬的场面,我轻咳出声,“小卓啊,你自己现在府中逛逛,我同东临王去去就回。”

  语落,我便拽着东临王往府外走去。

  谁知,我前脚刚跨出门槛,小卓砰地一声摔倒在地,标致的五官因为疼痛挤到了一处,十分惹人怜爱。

  “你还好吗?”我虽奇怪小卓怎么平白无故地跌倒在地,但出于礼貌,还是耐心地询问了一句。

  小卓微微晃着脑袋,银瞳中蓄满了委屈,但嘴角却扯出了一抹十分牵强的微笑,“小卓没事,姐姐不必担忧。”

  东临王脸色黑到了极点,拎着我隐入霓虹之中,朝着北璃王宫飞去。

  我不满地说道,“小卓愿意用苦肉计,你应当高兴才是,这证明他已经尝试着从阴霾中走出了。”

  东临王闷哼出声,“你明知他在用计,还对他如此温柔?”

  我有些焦虑地答道,“我若真是幻境圣女,那就意味着会多出很多身份。我会是小卓的姐姐,会是小乖的娘亲亲,会是小眼老道的徒儿。这对我来说,太过突然,甚至有些难以接受。”

  “你只需要记得,你是本王的女人即可。”

  东临王说着,转眼就飞到了北璃王宫。

  他牵着我的手,大摇大摆地穿过迂回廊道,完全没将往来宫娥看在眼里。

  “东临王,我们这样不会打草惊蛇?”

  东临王答道,“会。但本王不屑做偷鸡摸狗之事。”

  他说得理直气壮,以至于我都不知如何反驳。

  寝宫中,北璃月独坐案几前,双眉紧拧,黯然神伤。

  扉烟端着一盅热气腾腾的鸡汤盈盈上前,谄媚地说道,“王,消消气!”

  北璃月浅蓝色的眼睛扫了一眼用头巾将脑袋裹得严严实实的扉烟,大概是嫌扉烟丢了他的脸,气闷说道,“等你头发长好之前,别来烦我!”

  扉烟瘪着嘴,小声应着,“是。”

  她许是走急了,跨出寝宫的那一刻,头上豆绿色的头巾突然顺着她的肩膀往下滑落。

  我只觉一道亮光刺痛了双眼,眯眼一看,原是被扉烟异常明亮的后脑勺给照的。

  北璃月似是被扉烟的后脑勺所扰,不悦地皱起眉头,索性以铜镜挡着那耀目的光芒。

  我和东临王正坐在北璃月头顶上方的房梁之上,正巧被北璃月手中的铜镜照个正着。

  他惊愕地抬头看着房梁之上的我们,“你们在做什么?”

  我指尖结了蛛网,朝着北璃月那双浅蓝色的眼珠子掷去。

  等他意识到我要入他梦境,想要躲闪开来的时候,已然迟了。

  ------题外话------

  早上好鸭小宝贝们

  评论区又打不开啦

  见不到大家的一天

  想鸡想鸭想鹅想你

  大概是二姐反射弧比较长

  现在才意识到征文结束啦

  感谢大家这几个月的支持

  谢鸡谢鸭谢鹅谢可爱的你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