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尔是谁?”封於瞅着面容冷淡的容忌,双手紧握铁锹,十分警惕地闪至我身后。

  “与你何关?”容忌反问道。

  封於底气不足,支支吾吾道,“自然与吾有关。少侠乃吾恩人之子,吾欲报恩,自然是要以身相许的。”

  容忌周身寒气森森,当着他的面一口咬在我唇上,对着封於挑衅地挑着眉,“她是我的。”

  封於瘪着嘴,敢怒而不敢言。

  容忌转过头,捧着我的脸一阵端详,“你情绪不对。”

  “哪里不对?”我本不想告诉他墨染尘之事,他这么一问,我即刻心虚地顺下眉眼,再不敢同他对视。

  “有了新欢,忘了旧爱!”容忌指着面前的封於,语气甚酸。

  原来,他是在吃封於的醋。

  我高度紧张的神经刹那松懈了下来,随口说了一句,“你说封於啊,我看过的,他连腿都没有,如何与你相提并论?”

  封於情绪来得十分迅即,他偏窄的肩膀微微抖动着,原先涩如鸦啼的嗓子更显粗砺,“少侠,你既看了吾之身躯,理应对吾负责的!”

  容忌深吸了一口气,俊美无俦的脸一时间黑得瘆人。

  他怒气陡然剧增,尾音高扬,“你背着我对他做了什么?你看他哪儿了?”

  封於理直气壮地冲至容忌面前,再一次撩起衣摆。

  容忌琥珀色的眼眸微缩,这大概是他手抚北璃月之后,再度被男人调戏。

  封於见容忌一脸惶惑,悄然将衣摆放下,不服气地说着,“尔不得横刀夺爱。我与少侠两情相悦,相看两不厌。”

  封於将“看”字咬得特别重,即便嗓音粗砺,但他说出口的时候,依旧透着几分暧昧。

  容忌脸色晦青,看样子是洁癖又发作了。

  他板着脸,横亘在我与封於之间,不悦地问着封於,“幽灵城少主如此放浪形骸,不觉伤风败俗?”

  “吾从来就不是放浪形骸之徒,之所以不穿里裤,全是因为少侠。”封於漆黑的眼眸瞟了我一眼,又低下了头,显出几分娇羞。

  “何出此言?”我急急发问,就怕封於胡言乱语,有损我的清誉。

  “吾若是规规矩矩穿衣,少侠岂不是看不到吾之身躯?看不到又如何对吾负责?”封於反问着。

  我满头黑线,原以为封於心性单纯,不成想他竟存了这样的心思!

  容忌面色冰冷,不置一词。

  我以手抚额,委实头疼。容忌该不会一怒之下,兀自离了幽灵城,再不管我吧?

  封於见势不妙,藏于我身后,小心翼翼地问道,“少侠,你打得过他吗?吾总觉他想害我!”

  “你的感觉没有出错。”容忌冷漠答道,手中斩天剑寒光乍现。

  “少侠,救我!”封於的手突然环过我的腰身,浑身抖得厉害。

  我隐隐觉得容忌的脸都被他气绿了,却不知如何安抚容忌的情绪。

  唰唰唰——

  容忌略过我,以繁复剑势将封於身上衣物刮得千疮百孔。

  他一手遮住我的双眼,继而将衣不蔽体的封於悬挂在灵花田上空的血棺下。

  “容忌,他是幽灵城少主…”我低低说道,倒不是想为他求情,只是单纯怕容忌此举节外生枝而已。

  容忌收了手,仍觉忿忿不平,“你的眼里只能有我!”

  他可真是小气!一件小事儿发了大半天脾气。

  我不耐烦地说道,“世间万物精彩纷呈,凭什么我的眼里只能有你?”

  “就凭我的眼里,从始至终,都只有你。”容忌显出几分颓唐,似是因我所言伤了心。

  他的声音,如丝丝冷雨,直击我久未触动的心。待我稍觉心口不适时,容忌已然大步离开灵花田。

  他一定是以为我离了他,就走不出幽灵城,因而才这么肆无忌惮地闹情绪。

  我瞥了一眼他的身影,转身朝着反方向离去。

  脑海中,黑盒子不无感叹地说道,“宿主啊,你这七情六欲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人东临王是因为在乎,才会生气。你没心没肺的样子,怕是要寒了人家的心。”

  我也并非全无情欲,只是比常人要寡淡许多。即便找回了记忆,忆起我和容忌这几百年的点点滴滴,但依旧无法像当初那样,一往情深。

  天色渐暗,我心事重重地走出灵花田,却不知该去往何处。

  手中的地图被我攥得发皱,但仔仔细细研究了大半天,依旧不得其要领,死活看不懂地图。

  呼——

  呼——

  呼——

  眼前,无数幽灵如一阵疾风一晃而过。

  我被这些飘荡不看路的幽灵撞得重心不稳,跌落在地,心里难免有些不快。

  “他竟真把我丢在幽灵城了!”我念念有词,说到底心里还是十分在意容忌。

  “少侠,我们少主呢?”槐叔飘至我跟前,粗犷的一字眉上下抖动,情绪十分激动。

  他拎着我的衣领,将我高高举过头顶,“少主呢?”

  槐叔脸上烂肉随着他频繁点头而跟着一起一伏,那种又腥又臭的腐肉味使我阵阵作呕。

  幽灵城中,几乎所有幽灵脸上都贴着腐肉,但事实上,他们脸上并无伤痕。

  槐叔见我没答话,手攥成拳头,朝我眉心砸来。

  我侧过头,躲着槐叔的攻击,“封於并无大碍,眼下应当还在灵花田中。”

  槐叔震怒,冲我大吼道,“你懂什么?少主天黑之前一定要回主城的!他若是有什么大碍,我就将你扔油锅烹了!”

  咻——

  一道长鞭横空而出,槐叔手臂瞬间皮开肉绽。

  容忌冷着脸,扶着我的后腰,又一长鞭落在槐树叔身上,“本王舍不得斥责一句的女人,你凭什么凶她?”

  槐叔袖口被鲜血浸染,粗犷浓眉下那双锐利的眼睛朝我扫来。

  “女人?”槐叔喃喃自语道,“难怪少主对你有些不同!”

  槐叔并不是一个不知变通的主儿。眼下,他深知自己斗不过容忌,便偃旗息鼓,带着他身后一众幽灵,绕过了我们,往灵花田疾驰而去。

  “还在跟我怄气?”容忌低头,轻声询问道。

  他见我没有理他,继而说道,“是我思虑不周,竟将你一人留在灵花田中。”

  ------题外话------

  今日问题:

  斗姆元君的元神藏在何处?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