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无碍,我又不是没有脚,自己会走。”我答着,转过身子,继而往空中血棺阵飞去。

  容忌拽住了我的脚踝,将我拉至他跟前,“歌儿,血棺阵不得硬闯。祁汜就是硬闯了此阵,魔性激增。”

  “你可有法子出幽灵城?”我问道。

  容忌高深莫测地点了点头,“自然是有。不过,你须得同我道歉,不然别指望我带你出城。”

  “我何错之有?明明是你将我落在灵花田,还板着一张脸,凶巴巴吓我!”我小声反驳着。

  容忌绷着岿然不动的冰山脸,强词夺理,“你心里无我!”

  我有些心虚地摆弄着衣角,心下十分担忧容忌一气之下不带我出幽灵城。

  但若是低声下气向他道歉,万一被传扬了出去,那我面子可往哪儿搁?

  思前想后,我总算想了个折中的法子,既不损面子,也不至于被他丢在幽灵城。

  “容忌,我就勉为其难让你看一下裙底,你可不许再生气了!”

  他将手放在我前额,咕哝道,“被吓傻了?”

  我杵在原地,有些尴尬地攥着衣角,开始后悔自己为何提出这么荒唐的想法。

  “行吧。”过了许久,容忌终于回过神来,背手负立,好整以暇地看着我。

  我对上他灼灼的目光,脸颊烧得更加厉害了。

  真不明白封於怎么能在人前随意撩起自己的衣摆,我用尽全身气力,也没有那个勇气在容忌面前做出这等行为,即便我还穿了里裤。

  “笨蛋,你是不是怕我将你丢在幽灵城?”容忌失笑,“走吧,我带你出城。”

  听他这么一说,我如释重负,一骨碌跳上容忌背脊,“出城,出城!”

  他偏过头注视着兴高采烈的我,嘴角笑意更深。

  不多时,他带我穿过了一片荒芜人烟的戈壁,将我轻轻放置在戈壁中央的血红棺材中。

  随后,他一脚跨入血棺之中,同我躺在了一起。我下意识地牵着他的手,心里萌生出一股暖意,再无来时的惊惧。

  然而,当棺材板彻底覆盖之际,我突发一阵眩晕,晕死在容忌怀中。

  重见天日之时,我只觉浑身酸痛,像被车轱辘压过一般,不敢大动。

  该死的!容忌定是在我晕厥之后,对我做了什么!

  我抬起手臂淡淡扫了一眼,果不其然,红痕遍布,还有几处淤痕!

  “你是狗吗?啃我很好玩?”我剜了一眼侧卧在榻的容忌,恨不得踹他两脚。

  他缓缓起身,三千青丝垂于身后,面容冷清,美眸流转,但不见丝毫情欲。

  我咽了咽口水,心生疑虑,这么个谪仙般的人儿,真的会对我下手?

  容忌倏尔下了榻,额前青丝滑落,衣袍松垮,广袖翻飞,“还不起?是时候上早朝了。”

  我郁闷地瞅着满身红痕,迟疑不肯起身,直至清霜在门外催了两三遍,这才硬着头皮,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冲出寝殿。

  啪——

  我正想迈出门槛,一不小心却摔了个四仰八叉。

  嘶——

  我也没受伤,怎会连走路都如此吃力?

  容忌大步赶来,从背后将我捞起,“这么多年过去了,体质还是这么弱!”

  “我们服下的冷香丸,莫不是假药?”我困惑地看着容忌,试探性地问着。

  “不是。”容忌迅速接话,脸颊上浅浅的梨涡若隐若现。

  “最好不是,要是让我发现了端倪,我就把你吊在城门口暴晒!”我说着,挣开他的搀扶,反将身体靠在清霜身上,借力勉强走上朝堂。

  清霜笑意盈盈地瞅着我指端的红痕,打趣道,“宫娥说,昨儿个寝殿中有女子低泣,一哭便是一整夜,还以为王从哪里抢了美娇娥来呢!”

  女子低泣?一整夜!莫不是我?

  我心虚地很,思忖着下了早朝入容忌的梦境一探究竟。

  清霜继而问道,“王,身体可还吃得消?”

  “吃得消吃得消!昨夜哭声不是本王的,是东临王的!”我连连将锅甩至东临王身上,“没错,就是这样!他因本王不理会他,暗自垂泪,哭了一夜,嗓子都哑了,娘儿们一样!”

  “是,王说的是。”

  清霜和清羽连连应着,那似笑非笑的神情分明是不信我所言。

  刚入朝堂,我就见芷柔身着麻衣,跪伏在大殿之下。

  我淡淡扫过她面前血书,总觉她可笑至极。

  她和扉烟虽为姐妹,但并无多少情谊。如今扉烟身死,她却做出这般情深意重的样子,还以血书要挟我,让我还扉烟一个公道,委实荒谬!

  我在高位上坐定,这才命人将芷柔面前血书取至跟前。

  芷柔以头抢地,声音极其凄婉,“我妹妹扉烟蒙冤至死,不可谓不凄惨,请王为妹妹主持公道。”

  我置若罔闻,缓缓地从清霜手中接过血书,低低感叹道,“大将军竟如此奢侈!”

  兰陵原就舍不得芷柔一人跪在殿下备受苛责,又听我将话题引至他身上,心生不悦,朗声答道,“我兰陵两袖清风,爱民如子,王何以妄下论断,谤我奢侈?”

  “你府上姬妾以鸡血代墨,这一纸血书,应当是要宰杀三两只鸡呢!你说,这不是奢侈,是什么?”我将八尺长的血书复而扔至兰陵跟前,嘴角微微勾起,显出讽刺之色。

  兰陵眉头紧锁,瞥了眼跪在地上一眼不发的芷柔,仍旧万般维护。

  “王,扉烟姑娘生前曾有恩于北璃,却遭人毒害,冤死于深宫之中。如若王不给个合理的解释,恐难堵北璃百姓悠悠之口。”

  我单指敲击着龙椅的扶手,将视线放至皇甫轩身上,“大司马,你说此事该如何处理?”

  皇甫轩双手拢在袖中,悄摸摸地作画,似是未料到我会突然唤他,衣袖一抖,数十张画卷次第落地,在殿中琉璃地砖上,依次排开。

  他见状,索性也不去拾捡画卷,衣袖轻轻一带,指着画卷说道,“我画卷中已然将真相画得一清二楚。扉烟姑娘因做不成王后郁结于心,吞金跳井而亡,就这么简单而已。”

  “不可能!我妹妹心性坚定,为人坚强,绝不会自寻短见。”芷柔揩去脸上不存在的泪水,愤懑言之。

  皇甫轩耸了耸肩,无奈说道,“我这副画卷差不多全都城人手一份。这已成北璃百姓认定的事实。”

  ------题外话------

  今日问题:

  顾芷柔血书是用什么来写的?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