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容忌,荒山野岭的,你可别迷路呀?”

  “我可能犯了一点点错,但你都快把我下颚捏碎了!”

  我一边奔走在暮色下的荒山中,一边唤着他。

  “怎么跟个小媳妇一样,总需要我哄!我方才差点儿就死在云琛手中呢!”

  一阵酒香扑鼻而来,花颜醉从天而降,飘飘然落在我跟前,神色仓皇,“云琛可有伤着你?”

  他似笑非笑桃花眼中,除了朦胧醉意,还有点滴关怀。

  我摇了摇头,“并未。”

  花颜醉施施然松了口气,环顾着四周,颇为气恼地说道,“他将你一人扔在这荒山野岭?”

  “我也不是弱质女流,不碍事的。”

  容忌什么性子,我自是晓得,他再怎么生气,也不会真对我不管不顾。许是这座山头并无妖邪作祟,他才如此放心将我留在山洞之中。

  但他迟迟未归,我心里突然生出几分忧虑,莫不是遇到了什么险情?

  “花兄,你可有见过容忌?”我转过头,随口问着花颜醉。

  花颜醉时常醉卧霓虹深处,也许,他知道容忌的动向。

  花颜醉凝眸直视着我,鲜艳蔻丹唇轻启,“他都将你扔下了,还管他作甚?再说,他神力滔天,放眼虚无界大陆,能伤他者,凤毛麟角,又有什么好担心的?”

  说得也是,容忌定然是气昏了脑袋,不想理我,因而才避而不见。

  花颜醉提着一精致酒壶,席地而坐,对着稀疏星子的天幕,仰头畅饮。

  “这壶酒,是云锦酿造的,我一直舍不得喝。”他低低说道,随后将酒壶递给我,“你且尝尝,绝世佳酿,仅此一壶。”

  我一闻着醇厚的酒香,忽而想起容忌不得沾酒。

  他莫不是借酒消愁,一杯就倒,摔落山崖,无迹可寻?

  绝世佳酿在手,我却心不在焉。

  “怎么不喝?”花颜醉一身红衣尽妖娆,但他面颊上些微僵硬的笑意却显得有些突兀。

  他今日,似乎有些不一样。

  我将酒壶又塞入他手心,“君子不夺人所好,云锦姑娘为你酿的,我受之不起。”

  花颜醉顺下眉眼,默默地看着手中的酒壶,欲言又止。

  他这副样子,十分反常。加之我眼皮狂跳,总担心容忌会出什么意外。

  深思熟虑之后,我指尖悄然结了蛛网,准备溜入花颜醉的梦境一探究竟。

  与此同时,花颜醉终于抬起眼眸,脸颊上的酡红醉意尽数散去,“日落之前,我确实见过他。他看上去怒极,我便给他斟了一杯酒。”

  “他不会喝酒的!”我激动地扣着花颜醉的肩膀,“他现在在哪?”

  花颜醉望向天边的霓虹,接着说道,“他并未喝酒,却被酒香熏醉了。”

  “然后呢?”

  “他倒地之后,我原想将他扔回东临。但西越李牧桑踏着黑气而来,似是来找寻容忌,我便下了霓虹,前来寻你。”花颜醉说道,脸上现出一抹歉疚。

  踏着黑气前来?难道是魔化了?

  “容忌他向来小心,滴酒不沾,若不是你,他不会醉!你怎可抛下不省人事的他不管不顾?”

  我一想到李牧桑极有可能做出伤害容忌的事,心乱如麻,撇下花颜醉朝霓虹深处飞去。

  霓虹微光明灭,层层叠叠的浮云堆垛一起,想要在此间寻个人,并没那么容易。

  咔——

  一声骨裂声传来,彻底乱了我的呼吸。

  我记得李牧桑最爱听人骨裂声,莫不是他已然对容忌下手了?

  震惊之余,我慌乱循声而去。

  拨开密布云雾,血色霓虹刺痛了我的眼帘。

  容忌静静地躺在霓虹之上,他身下,血色弥漫。

  而他边上,李牧桑手持浩海折扇,头顶黑气笼罩,脸上邪气肆虐,衣襟之上血如泼墨。

  “容忌!”我失声痛呼,急急扑向躺在地上不省人事的他。

  若是他就这么草率地死去……

  不,不会的!

  我因三魂六魄的缺失,情欲比一般人要淡上许多。但即便如此,我亦不能接受没有容忌的日子。

  我指尖发颤,冷汗如念珠般,断断续续落入云间。

  深吸了一口气,我终于将手探至他鼻尖。

  还好,还活着!

  我收回手,全身力气像是被抽空般,瘫坐在容忌边上,仍旧心有余悸。

  李牧桑好整以暇地看着我,笑声朗朗,不绝于耳。

  “我原以为你早在百年前,就魂断诛仙台。因而,对同样丧妻一蹶不振的东临王还抱有几分同情。”李牧桑一拢浩海折扇,以扇柄抵着我的下巴,“不曾想,你竟还活着!”

  我抬眸,望着这张熟悉又陌生的脸,咬牙切齿地问道,“你对他做了什么?”

  李牧桑一手敲击着浩海折扇,扇身瞬间抽出几缕藤蔓,顺着他的手,往我的袖口爬来。

  我以轩辕剑砍去藤蔓,但此藤蔓邪门地很,依附着松软霓虹,又攀上了我的胳膊。

  藤蔓触及皮肤,俨然化作坚硬钢叉钻入皮肉之中。

  眨眼间,我的胳膊就被四处延展的藤蔓钻的得皮开肉绽。

  李牧桑闭眼聆听着藤蔓钻入我皮肉的声响,啧啧出声,“我只是让藤蔓贯穿了东临王身上大大小小二百多块骨头而已,他就流了这么多血!我若是再狠些,你们二人怕是要命丧黄泉了!”

  藤蔓钻骨?

  我轻捧着容忌苍白的脸,心疼地说不出话。

  若是我快些出来寻他,若是我好好哄一哄他,他就不会醉到不省人事,也就不会惨遭此劫。

  “容忌,你醒醒。”我不敢晃动他的身躯,甚至不敢直视他被染成暗红色的衣襟,就怕自己的触碰,会触及他遍布全身的伤口。

  李牧桑身上黑气更盛,他单手展开折扇,千百条成了精的藤蔓从扇面上齐齐迸发,朝着我和容忌张牙舞爪而来。

  “千叶冰凌!”

  我以千把利刃抵挡着藤蔓的侵袭。

  然,利刃砍断藤蔓之后,才是屠戮的伊始。

  藤蔓被砍断之后,迅速分裂,由一生二,往往复复,无穷尽也。

  “娘亲亲,接着东皇钟!”小乖软软糯糯的声音从霓虹底下传来。

  “小且,快走!”一抹红色丽影闪过眼前,花颜醉只身挡在我和容忌前头。

  他侧过脸,歉疚地说道,“我犯下的错,就让我来担着吧。”

  ------题外话------

  今日问题:

  北璃月为何挥刀自宫?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