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若是之前,我定不愿在大庭广众之下,坐他怀中。

  但此刻,我并未推拒,反倒是凑近了他的脸颊,深嗅着他身上气息。

  奇怪,我方才明明见他举杯畅饮,怎么一丝儿酒气都闻不到?

  我狐疑地端起酒杯,浅尝了一小口,才发现酒杯里头根本不是酒,而是淡若清水的凉茶。

  “你骗我!”

  我正欲起身,他却将我牢牢禁锢在怀中,不容我动弹。

  “我骗你什么?”容忌低下头,看着我通红的手心,脸色更加阴沉。

  我一时语塞,不知如何反驳。

  他悄然治愈了我掌心一指宽的伤口,“你心里有我无我其实并没那么重要,我心里有你,足矣。”

  “说得倒是顶顶好听!我一不在你身边,就开始胡作非。你以为我没看到刚才环伺你身侧的女人们?”我一想到那些狗皮膏药般,恨不得贴在容忌身上,笑得花枝乱颤的貌美姑娘,连语气都散发着浓浓酸味儿。

  啪——

  容忌夺过我随身携带的浩海折扇,猝不及防地在我手心落下,力道不重,却让我觉得十分羞耻。

  他怎么可以在光天化日之下打我手心!

  我脸颊红透,恼羞成怒,“你总骗我也就算了,生起气来,不是上手就是上口,我不要面子的?”

  容忌却据理力争,“你总拒绝我也就算了,还误会我同他人有染!最气人的是,你连自己身体都不顾,你想心疼死我?”

  他岿然不动的冰山脸现出一道裂痕,浅浅梨涡因他双唇的翕动若隐若现,煞是迷人。

  “看什么?”容忌低头,见我直勾勾地盯着他的脸颊,怒气消了大半。

  我悄然移开视线,一想起自己被疯马撞飞,容忌一句关心的话语都没有,心里难受得紧。

  虽然,我神力滔天,即使被千军万马碾压而过,也未必会受伤,但他淡漠的态度却十分伤人。

  我情绪上头躲无可躲,只好将脸埋入他胸口。

  “怎么了?”容忌显然有些手足无措,身体僵硬地崩着,不敢大动。

  “是因我对你不管不问,伤心了?”容忌捧着我的脸,轻拭去我面上泪痕。

  我继而又将头埋入他胸口之中,“让我躲会儿!要是被人看到我这般模样,忒丢人了。”

  “是我不好,明知你受伤,却还同你置气。”容忌话说一半,便直接上了口,凉凉的唇覆在我灼热的眼皮上,将我心口的闷气一一驱散。

  停顿片刻,他继而又开始自我检讨,“是我不好,明知你会担忧,还故意跑来雅香阁气你。不过那些女子我一个都不认识,也没看清脸,全是因为想看你吃醋,才放任她们一直坐在身侧。”

  原来,他是在变着法儿整我!难道看我难过,他就那么得意?

  他生气时,总爱咬人。不若,我也咬他一回,让他长长记性!

  心下如此想着,我便掰正了他的脸颊,对着他的鼻尖咬去。

  雅香阁内,文人墨客比比皆是,其间不乏有朝廷重臣。

  他们见我同容忌如此亲近,三五成群结伴上前,劈头盖脸地指责着我,“王,你是我们北璃的信仰啊!你如此同东临王卿卿我我,成何体统?”

  “竟管到本王头上,不想活了?”我从容忌怀中退出,敛着眼底的情绪,冷冷地扫视着他们。

  “微臣罪该万死,但忠言逆耳,臣不得不说!”

  我身前,劝谏官员接二连三跪伏在地,其中一正义凛然的官员直言不讳,皱巴巴的手指着容忌,声音因激动而剧烈颤抖,“东临王今日动手暴打南羌王皇甫瀚,还将人悬挂在城门之上,着实不妥。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们北璃欲同南羌交恶,后果不堪设想。王,你睁开眼看看身边男子,空有一副好皮囊,但皮囊之下暗藏祸心,亲近不得啊!”

  “怎么回事?”

  我疑惑地问着身侧的容忌,即便清霜说过,有莽汉冲撞了容忌,结果被他暴打了一顿悬于城门,但我依旧不大相信容忌会做出这等事。

  他洁癖缠身,即便有人冲撞了他,也不至于亲自动手打人啊!

  容忌淡淡答道,“皇甫瀚便是闹市街头将你撞倒在地之人,留他一命,已经十分客气。”

  原是如此!我心下的阴霾被一扫而空,他终究还是在乎我的。

  跪伏在地的官员再度出声,措辞激烈,“王若是不愿同东临王断绝往来,老臣今日就撞柱以表衷心!”

  “这里是雅香阁,你若死在这儿,人家怎么做生意?”我淡淡说道,转身出了雅香阁。

  容忌跟在我身后,一言不发。

  而我仔仔细细地反思着自己的所作所为,愧疚难当。

  他的付出,远在我之上。可我,连最起码的名分都给不起他。

  “北璃后位我已应允了李稚漪,绝无收回之理。若有一天,我能问鼎虚无界,后位必为你而留。”我如是说着,心中想法亦是如此。

  容忌轻声应着,将我的手握得更紧,“你既愿为我跨出一步,我已心满意足。”

  不多时,我和容忌已经行至城墙下。

  城墙之上,一身形魁梧的男子被倒挂其中,不知死活。

  我扬起头,将手心冰凌冲他脑门儿砸去。

  “谁在暗算本王!”皇甫瀚睁眼,冷鸷地盯着城墙下的我们。

  “皇甫瀚?”

  我微微勾起唇角,早前就略有耳闻南羌王室密辛,眼下皇甫璟成为圣君座下芡金使者,可想而知,皇甫瀚此行的目的一定不简单。

  皇甫瀚眼眸一眯,惶惑问道,“你是那个不男不女?”

  咻——

  我将腰间轩辕剑朝他脚下锁妖绳掷去,一剑斩断绳索,他应声坠地。

  许是疏于防范,他一头没入地皮之中,脑浆崩裂,肆意横流。

  “皇甫瀚,你再说一遍,谁是不男不女!”我站在他身侧,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他那双沁满鲜血的眼眸,在我和容忌身上来回流转。

  许久,他才费力地捂着开了瓢的脑袋站起身,审慎地看着我,“难道你就是北璃新王?”

  “不然呢?”我反问道。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