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大风起,吹散了浓雾。

  黑衣女子衣袂翻飞,她脚上的缎面绣花鞋若隐若现。

  我轻笑着,想不到看似冷血的黑衣女子,竟还有这么妩媚的一面。

  “牡丹,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愿不愿归顺于我?”黑衣女子手中长鞭指着被捆在树上的芍药仙子和月季仙子,老神在在地询问着牡丹仙子。

  “牡丹誓死效忠主子!”牡丹仙子回眸,看了眼啼哭不止的月季仙子,恭恭敬敬地跪伏在黑衣女子身前,以头抢地。

  “月季誓死效忠主子!”

  “芍药誓死效忠主子!”

  牡丹仙子语音刚落,月季仙子和芍药仙子便急不可待地回着话。

  黑衣女子收回手中长鞭,鞭子即刻化为拂尘,服服帖帖地躺在黑衣女子的臂弯之中。

  “七日之内,拿下花颜醉。”黑衣女子将弯月弓刀交至牡丹仙子手中,淡漠言之,“若是没能拿下他,提头来见。”

  “是。”牡丹仙子低眉顺眼,恭敬答道。

  黑衣女子颇为满意地点了点头,手上拂尘轻轻一扫,眼前的迷瘴消失殆尽。

  她如鬼魅般从我身边飘飘然飞过,我深吸了一口气,原想凭着她身上的气味寻些蛛丝马迹。

  然而,黑衣女子事无巨细,刻意用馥郁花香掩盖着身上的气味。

  我颓然叹了口气,腹诽着牡丹仙子的梦境中应当再无线索,一手捏碎了梦境。

  花颜醉似笑非笑桃花眼里,透着淡淡的欣喜,“未曾料到,小且竟如此关心我。”

  我心不在焉地应着,虽然黑衣女子派出牡丹仙子三人,意图明确剑指花颜醉,但我总觉黑衣女子最终目的是我。

  “小且?”花颜醉轻唤着我,面上浮现出些许的担忧,“怎么了?”

  “无碍。”我一边应着,一边走出屋子,推门入了隔壁厢房。

  砰——

  屋门大开,厢房里头的光景一览无遗。

  一片狼藉的卧榻之上,除却被拧做一团的被褥,再无他物!

  犹记得出屋前,我还仔仔细细地替容忌掖好了被角,顺带掐了把他的脸,但是他人呢?

  这一回,我彻底慌了神。

  每逢初一,容忌五感六觉被屏,内力无法凝聚,若是被有心人得知,还指不定出什么事呢!

  “容忌!”

  我搜遍了厢房里所有能藏人的地方,仍旧一无所获。

  难不成,容忌已经被带离了黑风客栈?

  黑风客栈里头,牛鬼蛇神鱼龙混杂。其中,自然也有不少东临暗影常年驻扎在黑风客栈打探消息,如果容忌被人从正门带出,定然会引起暗影的注意。而现在,黑风客栈风平浪静,这便排除了容忌被堂而皇之从黑风客栈正门带离的可能性。

  我在厢房中焦躁地来回踱步,余光正巧瞥到乌木窗槛上的突兀脚印。

  单看脚印轮廓,长四寸,脚面窄小,后跟印子浅淡。

  看来,脚印的主人是个体型娇小,走路习惯将重心放在脚尖的女子。

  莫非,又是那黑衣女人!

  我双拳紧攥,心乱如麻,压制着体内四处流窜的神力,夺窗而出。

  然,天地渺渺一片。

  薄烟淡雾半遮半掩,将所有阴谋诡计笼罩在其中,即便我目眦尽裂,依旧窥不出半分门道。

  “王呢?”追风驭着黑龙,风尘仆仆而来。

  “丢,丢了。”我支支吾吾说道,见追风骤然冷却的神情,便知事态的严重性。

  追风低咒了一声,怨气颇大地指责着我,“王每月初一都会犯病,你不知道?!”

  “追风,你少说两句!”铁手腾云驾雾而来,有条不紊地分析道,“这半日,我,追风,若雪,无情分别守着黑风客栈的四个方位,但凡有人出入客栈,皆逃不过我们四人的眼睛。北璃王,你且仔细想想,王还能被带往何处?”

  照铁手这么一说,这半日内,定然没人能在他们眼皮底下将容忌从厢房客栈带离黑风客栈。

  至于窗槛上的女子脚印,许是幕后之人为支走我故意设下的。如此一想,容忌现在十有八九还在客栈之中。

  思及此,我连连调转了方向,破窗而入。

  万万没料到,原本空无一人的卧榻之上,竟凭空冒出了两个人。

  面色苍白,双眸紧闭直挺挺躺在卧榻之上的人正是容忌!

  他边上,跪坐着一娇俏女子,雪白的背在墨发的衬托之下愈发耀眼夺目。

  我尽量平复着心情,将那娇俏女子推至一边,小心翼翼地替容忌将散落一地的衣物重新穿戴整齐。

  紧跟在我身后的追风,铁手等人纷纷看直了眼,尴尬地转过身,一言不发。

  娇俏女子醉意朦胧,被我推至一旁之后,又挪到容忌身旁,双手笨拙地搂着容忌的脖颈,嘴里念念有词。

  容忌突然睁开眼,琥珀色的眼眸中现出一道杀意,顷刻间就将对他动手动脚的娇俏女子震慑住。

  那女子惶惑地抬起头,无辜地看着容忌,“东临王?”

  这娇俏女子竟是南辰仙倌之女南鸢!

  容忌面色阴沉,毫不留情地对着南鸢的天灵盖轰去,“找死!”

  “手下留情!”

  小卓突然闯入,飞身挡在南鸢身前,银眸中火星四蹿。

  容忌硬生生地收回了手,抬眸对上小卓的银瞳,薄唇轻启,“我若非要杀她呢?”

  小卓解下宽大的披风,将之罩在南鸢身上,银眸中怒意更甚,“南鸢她只是喝醉了而已,但你是清醒着的!吃亏的人是南鸢和我姐姐,你有什么立场生气!”

  南鸢从披风中探出半个头,惶惑地看着容忌,又撇头看着小卓,一股脑儿埋入小卓胸口,情绪十分低落,“方才,好可怕!我差点以为自己要死了!”

  “怪我!若不是我总惹你生气,你也犯不着兀自一人在黑风客栈买醉。”小卓不善言辞,也不知如何安慰南鸢,陷入自责之中,无法自拔。

  “歌儿,我……”容忌沉重地转过身,定定地望着我,喉头微动,但说了一半却戛然而止。

  “是我看错你了!”我冷漠言之,纵身飞出窗口,消失在茫茫烟雾之中。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