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不知为何,无涯师伯突然扑腾着双腿,惊魂未定地爬上一叶扁舟。

  “乖师侄,救我!”无涯手足无措,竟意图掀开我的衣摆,将自己藏匿其中。

  我避开了他的手,冷漠言之,“不救。”

  呼——

  湖面上,凉风吹骤,风中夹杂着一股海腥味,苦中带涩。

  无涯显得更加慌张,他掏出袖中一本破旧不堪的典籍,郑重交至我手中,“此乃水系十二式心法,将之吃了,好好领悟吧!不过,收了我的典籍,必须要救我一命,因果循环,你可不得抵赖。”

  我犹疑地接过典籍,翻看了两页,犹如醍醐灌顶。

  原先,我身上空有旷世神力,却不知如何将之发挥至极致,有了这水系心法,运用体内神力应当事半功倍。

  无涯心不甘情不愿地咕哝着,“我寻寻觅觅几百载,依旧找不到比你更适合修炼水系心法的人,此次,便只好便宜你了!快快吃下!”

  “为何要吃下?一一记下不就完事了?”我反问道,将典籍放在鼻尖轻嗅了下,尚还留存着无涯师伯体味的典籍,我还真是难以下咽。

  然,无涯师伯一本正经地说道,“记下有何用?万一被抹去记忆,你就什么也不记得了。唯有吃掉它,将它融为一体,才能在短时间内融会贯通。”

  我将信将疑,簌簌撕了几页典籍往嘴里塞着。等我将整本典籍吃干抹净,这才想起边上面色晦暗的无涯。

  “无涯师伯,你在惧怕什么?”

  无涯指了指湖中心不断扩大的漩涡,无奈地叹了口气,“老朽在苦海待腻歪了,便随意寻了一涓涓河流,戏耍了几日。不成想,那河流中藏着一性格乖戾的河神,非说我扰了他的清梦,要将我磨成珍珠。老朽走投无路,才闯入的古战场,不成想,那河神又追来了!”

  我顺着无涯手指的方向,将视线放在疾速朝着扁舟挺进的湍急漩涡之中,止不住咽了咽口水,“河神很厉害?”

  “岂止厉害!就连在古战场里头称霸一方的圣君都不愿同河神针锋相对。”无涯感慨地答道。

  我闻言,更加困惑,“河神既如此神通广大,想来我也不是他的对手,那该如何救你?”

  无涯捋了捋并不存在的胡须,意味深长地说道,“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你既吃了我的典籍,也算是我半个徒儿。师父有难,徒儿应当挺身而出的,对否?”

  该死的!无涯该不会是想将我献祭,以求自保吧?

  我气急败坏地抡起木桨,“师伯,你该不会把我卖了吧?”

  无涯点了点头,转而理直气壮地说道,“容忌小儿定能披荆斩棘,赶来救你!”

  他语音刚落,就如一尾游鱼,跳入水中,不见踪影。

  我正准备随他一道,跳入湖中,身体已经被卷入漩涡里,随着涡旋内疾速旋转的水流一圈又一圈地转着。

  窒息感愈发强烈,苦涩湖水纷纷灌入我口鼻之中,差点没把我呛死!

  “呵!你就是无涯那无赖的小徒弟?”湖水凝成五指,重重地掐着我的脸颊。

  “你是河神?”

  “正是。”

  水流依旧湍急,但漩涡已不再转动。我趁着空当,连连解释道,“想来你应当是误会了!无涯那无赖才不是我师父,若他冒犯了你,冤有头债有主,你也应当去找他,而不是找我。”

  “他吞食了我打磨千年的珍珠,我本想将他打磨成珍珠。但他皮糙肉厚,即便制成珍珠,也只能是平淡无奇的凡品。你就不一样了,若是打磨成珍珠,定能成为举世无双的沧海明珠。”

  我咽了咽口水,不可置信地问道,“你竟打算将活生生的我,磨成珍珠?”

  “不然呢?”河神反问道。

  顷刻间,他化作张着血盆大口的巨硕水怪,一口将我吞入了腹中。

  隔着透明的水帘,我不断地以轩辕剑顶着这一方狭窄的空间,“放我出去!”

  “等你化为沧海明珠,我便放你出去。”河神优哉游哉地答着,缓缓沉下湖底。

  不多时,我周遭的水帘突然化作坚硬的刷子。

  但凡刷子触及之处,皆布满道道深浅不一的红痕。

  我疼得直叫唤,“这是什么鬼东西!”

  “宿主,河神原身是一河蚌,因而才想将你打磨成珍珠。河神力量不容小觑,眼下,你只能尽量拖延时间,等东临王赶至,你们二人合力,方能逃出生天。”黑盒子焦虑地说道,一边释放着源源不断地神力,尽可能地在我周遭划出结界,避免河神体内坚硬的刷子对我造成伤害。

  “若是我真被打磨成珍珠,还能活么?”我一边以轩辕剑抵挡着河神腹中坚硬无比的刷子,一边担忧地问着黑盒子。

  “河神性格乖戾,但并不狠毒,从不伤人性命,这也是无涯放心将你留下的缘由。被打磨成珍珠自然能活,只不过会显得珠圆玉润,和你现在倾国倾城的模样颇有些出入。”

  我一想到自己会变成一颗珍珠,悲从心生。

  无涯也太过分了!我原以为他和师父一样,只是喜欢开玩笑而已!没想到,他为求自保,竟将我卖给这乖戾的河神!

  数道刷子从我眼睑上掠过,疼得我不自主地落下数滴热泪。

  正当此时,我眼前闪过一道灿芒,将黑魆魆一片的湖底照得亮如白昼。

  我原以为这是即将失明的前兆,没想到我的眼睛竟安然无恙。

  哗——

  河神突然将我抛出水面,以水汽凝聚成一抹伟岸的背影。

  “你眼里流下的,为何物?”河神怔忪问道。

  我以水袖擦去脸上点点泪痕,没好气地说道,“眼里流下的除了眼泪,还能有什么!”

  “奇怪!你的眼泪竟比南海鲛人的眼泪更奇特!”河神喃喃自语着。

  我并未理会他,快速游上岸,提着神力迅速治愈着自己身上被河神腹中刷子刮出的伤痕。

  他亦化作人形追着我上了岸,彬彬有礼地朝我施了一礼,温文尔雅地问道,“可否将你的眼珠赠我?”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