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我原以为河神定是面貌狰狞之辈,抬眸那瞬间,竟被他倾世的容貌惊到。

  淡雅如雾的水光中,他莹白的肌肤上隐隐有光泽流动,最为动人的,还要数他那双水晶般透亮的眼眸,清澈见底,一眼万年。

  再看他装束,一袭素色长衫垂及地面,外罩浅色薄纱,下摆嵌有一排蓝色海水云图。

  他身子轻轻晃动,衣摆的云图流苏四散开来,如海浪拍岸,波澜壮阔。

  我在打量他的同时,河神亦认认真真地打量着我。

  许久,他动了动喉头,打破了沉默的夜色。

  “眉眼似画,琼鼻樱唇,腮香凝露!”河神啧啧出声,甚至还以他一寸有余的指甲戳了戳我的脸颊。

  不等我开口,他又口若悬河地说道,“顾盼之间,眼波流转,枉我寻珠千百载,刹一留神,万千风华皆在你眼中。”

  我下意识地捂住领口,往后挪着身子,“你千万不要乱来,我心有所属!”

  河神将视线移至我的心口,兴致缺缺地说道,“你的心属于谁与我无关。但你的眼,从今往后,就是我的了。”

  他探出了一寸有余的指甲,在我瞳孔前毫厘之地停顿片刻,却不知从何下手。

  我紧张地闭着眼,声线陡然飙高,“挖人眼珠,岂是君子所为?”

  河神缓缓收回手,但转而又伸出两指掰开了我紧闭着的眼皮,“睁开眼,让我看看你的眼睛。”

  “我就不!万一你趁我不备,将我眼珠子给挖走了,怎么办?”我一边答着,一边凝萃着掌心神力,警惕地观察着他的一举一动。

  据无涯所说,河神的力量丝毫不逊色于丧神封於,照此看来,我若莽撞行事,无异于以卵击石。

  不过,刚被我吞入腹中的水系十二式心法已然融入神识中,以柔制刚,使得我丹田处乱蹿的神力显出归化之势。

  第一式,水波无痕。集神力于丹田之中,顺气血经脉而行,凝意识于一眼可及之处,稍一施力,身形顿隐入淡淡水波之中,了无痕迹。

  我依着脑海中的心法指引,果真化为淡淡水波,没入湖中,在河神的眼皮底下成功隐匿。

  然,河神神力滔天,他嵌有浅蓝色流苏的袖口轻扬,波光粼粼的湖面顿时趋于静止。这么一来,因我的轻微动静而泛出的细小波纹,就显得十分瞩目。

  他拢了拢衣袖,嵌有莹白珍珠的鞋面踏上湖面,径直朝我走来。

  看来,行迹被他发现了!

  我又酝着神力,继续试着心法第二式,一泻千里。我化为淡淡水波的身体转瞬间又变成一道白茫茫的急流,逆着湖泊的方向,如闪电般一泻千里。

  这还是我头一回在水中如弓上之弦一般,急促奔驰,感觉十分奇特,一开始被水流冲击地睁不开眼,渐渐地身体适应了湍流的冲击,便和湍流融为一体。

  我颇有些得意地睁开眼,看着湖心印月,两岸婆娑杨柳,心下思忖着这一回,总算是逃出生天了。

  但好景不长,我一化成人形,河神竟手持三叉戟,稳稳地戳入我高高束起的发髻之中。

  他将三叉戟举至眼前,伸出手轻拂去我眼睑上的细密水珠,笑道,“这里是丧神封於的卷宗,也是第一关古战场的终结之处。你的‘一泻千里’无用武之地,无法将你带出卷宗,仅仅只是带着你在湖泊中畅游了一圈,又回到了原处。”

  我面露窘迫,竟未想到又落入他手中,本想依着脑海中第三式心法同他对抗到底,但我打量着他气定神闲的样子,不免有些灰心。

  他一个活了几万岁的神祗,岂是我一个还未满四百岁的小神能够战胜的!

  “你可有名字?”水神好奇地问着我,一直紧盯着我的眼珠,显得兴味十足。

  “我叫什么,与你无关。”我忿忿答着,以眼下的形势,我应当委曲求全,先保全小命再说,但我骨子底的倔强不容许我对任何人低声下气。

  水神勾唇一笑,指了指我的眼珠,低醇男音如涓涓细流,颇为悦耳,“你叫且歌,对么?我从你眼底看到你落入诛仙台的场景,美得惊心动魄。”

  “于我而言,诛仙台是万劫不复的深渊。”

  水神不以为然,“你在诛仙台下落下的那滴泪,当真美好。”

  他突然伸出手,用力地掐着我的脸颊,凶神恶煞地吼着我,“哭!使劲哭!若是你每天掉几滴泪,我便放你一条生路,如何?”

  一时之间,我竟无言以对。河神似乎并无邪念,他对珍珠有着谜一般的执著,眼下应当是将我的眼泪当成了珍珠,这才千方百计地想让我失声痛哭。

  河神见我无动于衷,突然扬起手臂,重重落在我背脊之上。

  我怒气狂飙,也不管他力量如何强大,提起轩辕剑,朝他一阵乱砍,“我怎会如此倒霉,先是莫名其妙坠入卷宗,再是遇上无涯那坑人的半吊子师伯,最后竟落入你这变态水怪之手!”

  河神俯视着暴躁的我,竟吃吃发笑,“暴躁的珍珠,有趣,有趣!”

  “我不是珍珠!”我双手紧握轩辕剑,依着心法第三式,唤起湖中静水共鸣,一同朝着河神丹田袭去,“水倾苏幕!”

  河神只身融入带着我雄浑神力的水幕之中,稳如泰山地朝我走来。

  他一手撩开由水珠结成的帘幕,用一寸有余的指甲指了指我的眼眸,声音依旧如涓涓细流般悦耳,“若不是怕徒手挖眼,伤及了你漂亮的眼珠,你定无机会在我面前蹦跶。看在你眼珠深得我心的份上,我就饶你一回。”

  听他的言下之意,应当是不准备挖我眼珠子了。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四仰八叉地倒在湖岸边,看着明灭的星辰,眼皮愈发沉重。

  近来,频繁出入古战场,几度徘徊在生死边缘线上,几乎已经用尽了我周身的气力。

  再加之,眼下我已经肯定河神不会轻易伤害我,我便百无禁忌地在河岸边沉沉睡去。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