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珍珠,你信我!我脑子里满满的全是你!”故是见我兀自走在前头,怕我不信他所言,以手中三叉戟重击脑壳,发出“砰砰”碰撞声。

  我转过头,匪夷所思地看着他,“你将布尔置于何地?”

  故是犯难地说道,“布尔是心间朱砂,是天边皎月。但你不一样,你是我的掌上明珠。”

  我静默无语,始终弄不明白故是为何对我的眼睛情有独钟。

  “珍珠,在你心里,可有我的一席之地?”故是堵在我身前,眼底满是憧憬。

  “并无,不过胃里倒是有你的一席之地。”我戏谑地看着他,肥美鲜香的河蚌肉我倒是觊觎已久。

  故是颇为受伤地拢着衣襟,闷闷不乐地拽着我的衣袖,不住地追问着我,“话本上说,若想抓住心上人的心,先要抓住心上人的胃。我既已入住你的胃里,何时才能住进你的心里?”

  “聒噪!”

  故是冷傲的面容显出几分委屈,他无奈地叹着气,“冷漠的珍珠,如顽石砂砾将我伤得体无完肤!”

  他忽然将我撂倒在地,修长的指甲滑过我的眼睑,力量之大是我倾尽周身神力都无法应对的。

  “你做什么?”

  故是一脸傲娇,理直气壮地说道,“我情绪低落时总想嗜睡,你且陪我睡上一宿,如何?”

  “登徒子!滚!”我怒斥着故是,对于自己被动的处境很是懊恼。

  然,我话尚未说完,故是已然沉沉入睡。他的胳膊横亘在我脖颈之上,将我死死锁在怀中。

  正当此时,容忌手持斩天剑风尘仆仆赶来。

  “歌儿!”他步履匆匆,呼吸紊乱,琥珀色的眼眸怒火升腾。

  铛——

  他一剑砍在故是的胳膊上,使得故是匆忙缩回手,连连呼痛。

  我如释重负,正想起身,不料故是另一只胳膊又箍紧了我的脖颈,差点将我活活勒死。

  “放开!”我瞅着容忌脸色不太对,深知他又吃上了故是的飞醋,忙用双手扒着故是的胳膊,企图将之挪到一边去。

  故是蹙眉头,低声呓语,“珍珠别闹,陪我睡会!”

  容忌怒火更甚,一掌将他轰出数十米远,使之同漫漫夜色融为一体。

  “可有受伤?”容忌蹲在我身侧,看着我残破的衣襟眼里冒火,但他并未出言责怪,只小心翼翼将我抱在怀里。

  “容忌,你是不是生气了?”我方才并未注意自己大敞着的衣襟,顺着容忌的视线才察觉不对之处,尽管并未做错事,还是十分心虚。

  容忌沉着脸,疾步穿过茫茫荒漠,朝着卷宗出口奔去。

  他肯定是生气了!若在平时,他定然不会不理我。我悄然地拢着衣襟,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

  然,正是我这细微的动作触犯了他的逆鳞,使得他怒气更甚。

  容忌顿住脚步,质问着我,“河神看得,我不能看?”

  “你是不是觉得我水性杨花,朝三暮四?”

  容忌默然,一言不发。

  “你放开我!”我挣开他的怀抱,怒气冲冲地往反方向走去。

  “笨蛋,出口不在那边。”容忌拽着我的胳膊,和缓了语气。

  “我就笨怎么了?你若是不喜,大可绕道!”

  容忌叹了口气,将我揽入怀中,“我喜,我喜欢得近乎发狂!”

  尽管他已经退步,但我依旧对他所言耿耿于怀,仰头怒目而视,“什么叫河神看得,你不能看?”

  “我知你绝非故意,但心里就是犯堵。”容忌低低说道,“我怕你喜欢河神甚于喜欢我。”

  “你走,我不想再见到你。”我虽知容忌爱吃醋,但他这样揣度我的心思还是令我十分不快。

  我披上弱水披风,将身形隐匿于暗夜之中。

  容忌找不着我,只好留在原地,一遍又一遍地唤着我。

  我随意寻了一处僻静洞穴,蜷缩至一隅,心里难受得紧。

  虽然我七情六欲较寻常人淡薄许多,但不论如何,容忌在我心里始终是最重要的。他怎么可以仅凭我残破的衣襟就误解我同河神有染?

  将心比心,那日黑风客栈中,他和南鸢同眠于榻我都未曾怀疑过他!他凭什么在什么都不了解的情况下怀疑我?

  脑海中,黑盒子轻言抚慰着我,“宿主,卷宗里危机四伏,眼下不是同东临王闹脾气的时候!再说,他爱吃醋已是人尽皆知的事实,哄哄不就好了?”

  “不哄!”我站起身,敛下心绪,朝着卷宗出口走去。

  未走几步路,我已然腹痛如绞。

  这种感觉很是熟悉,上回葵水将至之时,我便是这般,痛到难以挺直脊背。

  黑盒子大惊,“宿主,你快些原路折返,东临王必定在原地等你!你若是强撑,定会留下病根。”

  “死不了。”我一手捂着腹部,越走越疾。

  点点血迹流淌一地,带着浓重的血腥气,召来了卷宗里的不少邪祟。

  这之中,自然有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封於。想不到仅仅只是休养片刻,封於就已然恢复如初。

  他如蝠鲼般飞身至我眼前,一把掀开我的弱水披风,鹰隼般锐利的眼睛直勾勾地打量着我,“你身体极弱,不要负隅顽抗了!”

  “你可知什么叫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我后退了一步,因为腹痛额上细汗密布。

  封於擒着我的胳膊,邪气森森地说道,“你若敢自尽,我敢保证,你和东临王的孽种必定死无全尸!”

  “谁说我欲自尽?该死的人,是你!”说罢,我以水式心法第七招和风细雨朝他袭去。

  凉凉夜风夹杂着绵绵雨丝尽数落在他身上。

  雨丝触及他惨白的皮肤顺势化作密密麻麻的水蛭,直直地往他皮下钻去。

  脑海中,黑盒子带着哭腔,规劝着我,“宿主,你不能再动用神力了!”

  “无妨。”我随口答着,一把挥去额上的汗珠,转而以水式心法第八招水漫金山朝他脚下土地劈去。

  刹那间,瘠薄的土地纷纷涌出浩浩汤汤的黑水。

  黑水如游蛇般,顺着封於的衣摆往上攀爬着,将封於周身死死禁锢在原地。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