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珍珠!”故是失声,水晶般透亮的眼眸清澈见底,一眼万年。

  他嵌满珍珠的鞋履在满地疮痍的废墟上,如履平地。

  故是冗长的指甲在容忌脖颈上留下一道血痕,随即一手揪着容忌的衣领,“是你重伤了我的珍珠?”

  容忌面容寡淡,漠然拂去故是的手,小心翼翼地抱着血人儿一般的我,低低说道,“我带你回去。”

  “把珍珠交给我,我可倾尽河神之力,为她续命。”河神摊开双臂,挡在容忌跟前,袖口流苏迎风摇曳。

  “让开。”容忌全然未将故是放在眼里,肩头擦过故是坚硬如铁的胸膛,目无焦距地朝卷宗外的碧水青天走去。

  故是怒火陡然飙升,又化作张着血盆大口的巨硕水怪,作势将我和容忌一口吞入腹中。

  容忌单手抱着我,另一手紧握斩天剑,在对阵神力滔天的故是时,并不占优势,反倒被处处掣肘,节节败退。

  故是血盆大口中喷出如烟似雾的水帘,将我和容忌困在帘幕之中,“珍珠是我的,你别妄想从我手中抢走她!”

  故是攻势凶猛,以水汽凝成的箭羽尽数刺入容忌臂膀之中。

  他再度化成人形,发髻上的玉簪顺势滑落,满头青丝在风中狂舞。他清澈的水眸中,头一次显现出之前从未见过的狠绝,“松手吧,不然你两条胳膊都要废了。”

  容忌胳膊上新伤旧伤叠在一起,紧抱着我的手臂隐隐有些发颤。

  我费劲地抬眸,看着他额上的细汗顺着额前的碎发滴滴滑落,原本已然将生死置之度外的我,突然舍不得就这么离去。

  容忌察觉到我的视线,微蹙的眉头须臾间舒展开来。他唇边漾起若隐若现的梨涡,回以温柔一笑,“别担忧,我没事。”

  故是手中三叉戟指着容忌的胸口,但他的视线却落在了气息奄奄的我身上,“珍珠,同我回桃花涧可好?我定将你视作掌上明珠,你不喜细沙,我便烤河鱼喂你。你不喜细刷,我便以指腹抹去你周身棱角。你若喜欢容忌,我亦可幻做他的模样。你若喜欢鲜香河蚌肉,将我食之入腹亦无妨。”

  我喉头干涩,发不出声,只能略带歉疚地摇了摇头。

  故是颓然,化作一只硕大的河蚌,在废墟尽头处的暗黑之地,抚琴清吟,虽全然不在调上,但他却唱得十分投入。

  不多时,他眸中之泪化作细碎珍珠,如瀑般一泻而下。

  若在平时,我尚会逗弄逗弄他,但现在,我连抬眸的气力都没了。

  我指端全无感觉,半截手指趋近透明,乾坤之力在体内横冲直撞仿若下一瞬,身体就会如烟花般炸裂开来。

  容忌见状,忙不迭地抱着我瞬移回北璃王宫。

  “忌儿,你可算回来了!”天后焦急迎上前,带着一股香风,刺鼻至极。

  容忌急唤着清霜,“速速去请南羌神医。”

  他一脚踹开寝殿的桃红榆木大门,“歌儿,坚持住。”

  天后应当是发觉了容忌被故是以水汽凝结的箭羽刺得血窟窿密布的胳膊,失声尖叫,“忌儿,你快放她下来!胳膊受了这么重的伤,还抱着她,你就不怕落下病根?”

  容忌面色冷沉,小心翼翼地将我抱上榻。

  “忌儿,你还好吗?”天后亦坐在我卧榻之侧,担忧地询问着容忌。

  “你出去,我须得替她疗伤。”容忌将天后推至一边,轻手轻脚地扶起我,同我掌心相对。

  道道强劲霸道的热流顺着我的掌心涌入我的体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安抚着我体内躁动的乾坤之力。

  但不知为何,我身体愈发寒凉,周身肌肤愈发透明,仿若下一瞬就会化作飞烟,无迹可寻。

  “忌儿!你竟为了她,损耗了你尽半的神力!快住手!”天后在一旁焦急地嚷着,竟扯断腕上珠串,以拇指大小的念珠将我和容忌相合的掌心隔开。

  念珠被容忌的神力碾成齑粉,但容忌却因天后这一莽撞之举,被神力反噬。

  噗——

  容忌捂着胸口,嘴角不断有血溢出。

  他适时扶住向后仰去的我,语气陡然转凉,“母后这是何意?”

  “女人没了,还能再娶。万年神力没了,倘若遇上危急状况,你当如何自处?”天后振振有词地说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歌儿本就是天煞孤星,你认识他之后磨难不断,兴许就是被她克的!”

  “出去。”容忌凉薄说道,对天后下了逐客令。

  天后仰面大哭,“容渊狠心弃我而去,现在,忌儿竟为了这么一个祸水不要我!我这是什么命啊!”

  “追风,铁手,将天后拖出去!”容忌性情寡淡,但对天后一直敬重有加。

  这一回,他竟未唤天后为“母后”,想必是气到了极致。

  我虽陷入昏迷之中,但意识却格外地清醒。不仅能听到容忌紊乱的心跳声,还能感受到他无措的手紧抓着我愈发透明的手指。

  不多时,南偌九风尘仆仆赶来。

  “竟流了这么多血!”南偌九看向卧榻上奄奄一息的我,低叹道,“北璃王身体本就十分虚弱,如此一来,更是雪上加霜!”

  “会如何?”容忌急急问着,同我十指相扣的手冷汗涔涔。

  “凶多吉少。”南偌九如是说着。

  “小子莫慌,老朽来也!”无涯雄浑之声在殿中回旋往复,他一闪身凑至卧榻跟前,将宽厚且满是老茧的手放置在我额前,颇为感慨地说道,“真倔!老朽故意将河神引入卷宗之中,原想借他的滔天神力助你一臂之力。不成想,你竟豁出了命,将圣君打得落荒而逃!”

  原来如此!我就说无涯好歹是我师伯,为何会不顾我的意愿将我卖给河神,原来他只是弄巧成拙而已!

  无涯搁在我额前的手愈发灼热,他说着说着又扯到师父头上,“了尘那老秃驴,运气真真是好!白得了你这么个资质非凡的徒儿!你既是首位闯过第一关古战场之人,你便是第一关古战场之中不竭神力的主人了!”

  ------题外话------

  问题:

  河神故是的原身是什么?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