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王,现在可要传膳?”殿外,宫娥盈盈走来。

  她轻叩门扉,作势往殿中走来。

  我心虚地背过身去,才想起自己已然换了轻纱女装,只好钻入桌底暂避。

  下一刻,清霜也钻入桌底下,紧挨着我,屏息凝神,就怕被宫娥瞧见了自己“花枝招展”的模样。

  “王?”宫娥在殿中来回踱步,一双锐利的眼睛扫视着殿中角角落落,即便是阴暗潮湿的犄角旮旯也不曾放过。

  此宫娥怎么如此古怪?

  我同清霜面面相觑,不做声响地观察着她的一举一动。

  宫娥见四下无人,悄然将袖中黑魆魆的药粉洒在卧榻之上,“这回,看你还如何抽身!”

  “她是谁?”清霜眉头紧拧,“面生的很!”

  我沉吟片刻,将视线移至她鎏金绣花鞋面上。

  长四寸有余,惯于用脚尖着地。

  我犹记得牡丹仙子梦境中的黑衣斗篷女子,也就是虚无界大陆另一魔神,脚下就是一双鎏金绣花鞋。而黑风客栈窗槛上的那一抹脚印同此宫娥双足尺寸基本吻合。

  看来,这均是同一人的手笔!

  宫娥徐徐走出寝殿,偏丰腴的体型在道道夕阳之中显得有些臃肿。她臂膀偏粗,身体偏厚,怎么看都不像是妙龄女子。

  “我出去看看!”我披上弱水披风,疾步跟出殿外。

  只是,那宫娥行迹古怪得很。

  出了寝殿,竟一头没入宫墙之中,再无迹可寻。

  “王,有何发现?”清霜站在寝殿门口,以手遮面,焦急地问道。

  “逃了。我们先去风月阁罢,不出所料,此宫娥就是魔神的化身,只要我还活着,她定然会纠缠到底,不死不休。”我如是说着,心里并未有沉重之感。

  夜幕渐沉,北璃京都愈发热闹。

  行至风月阁门口,才发现里头已经人满为患。

  二楼雅座上,各国文人雅士均已落座。

  我身披弱水披风,站在人潮涌动的一楼大厅,抬眸定定地望着二楼雅座上自斟自饮的容忌。

  他不擅饮酒,定然不会在风月之地买醉畅饮。

  但即便杯中仅仅只是茶水而已,容忌寥落的神色依旧让我心里犯堵。

  他总是这样,任何烦忧之事都不会同我说,只会自己默默扛着。

  奇怪的是,容忌身边除却追风、铁手,朱雀、玄武也分立两侧。

  “王,云秦国主正盯着你看呢!”清霜默默扯着我的衣袖,小声提醒着我。

  我下意识地收回视线,带着清霜往二楼飞去。

  一楼人多,我和清霜即便有弱水披风的掩护,但一楼人多,突然间空出了一块地儿,保不齐会令人生疑。

  我一脚踩在护栏之上,旋即朝容忌飞来。

  许是我飞得疾了,徐徐清风在我身边萦绕,吹散了容忌散在额前的碎发。

  他眉头微蹙,琥珀色的眼眸愈发深沉。

  “追风,倒酒。”容忌声音清冷,面容寡淡,仿若出世谪仙。

  追风闻言,又在他杯中斟满茶水,“王,莫要喝急了。美酒伤身。”

  我满头黑线,容忌这“酒瘾”装得还挺像!

  “王,明日即将离开北璃,今晚你不去陪陪北璃王吗?”铁手问道。

  容忌静默无言,将杯中茶水一饮而尽,旋即嘱咐着朱雀、玄武二人,“北璃王的一举一动实时向我汇报。特别是她的身体。”

  “是!”朱雀、玄武领命之后便恭敬退下。

  我心里大不畅快,容忌竟还打算策反我的手下,实时监视着我!

  虽然,他可能是出于关心,出于担忧,但我更希望他能陪在我身边。

  我挨在容忌身边坐着,越靠越近,差点儿忍不住心里的悸动咬住他的耳朵。

  清霜及时拽住了我,将我从容忌身边拖向暗处,“王,你就不怕东临王会发现?”

  突然间,我手腕一紧,回眸一看,祁汜已然褪下了披在我和清霜身上的弱水披风,热切地将我搂在怀中。

  “歌儿,你今儿个可真特别!”他嗅着我面上浓重的脂粉味,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容忌闻声,不由得我的方向看来。

  清霜为躲追风的视线,卷着弱水披风躲在角落屏息凝神。

  我没了披风的遮挡,赶忙将头撇至另一边,心跳如鼓。

  祁汜趁我不备,一嘴咬下。

  四目相对,我厚重的粉底蹭了他一脸。

  唇上传来一阵痛感,我不由地皱起眉头,阵阵反胃。

  “歌儿,你脂粉是不是涂太厚了?”祁汜揩去脸上的香腻脂粉,刀锋般冷漠的眼此刻溢满温柔。

  啪——

  我一巴掌落在祁汜脸上,仍觉心里不大痛快。

  须臾间,原先人声鼎沸的风月阁皆被这异常洪亮的巴掌声镇住,陷入了片刻的死寂之中。

  楼上楼下,风月楼中所有眼睛都锁在了我和祁汜身上。

  “这女人是谁?不要命了,竟敢打云秦国主!”

  “庸脂俗粉,涂了三两斤白粉了吧!”

  “云秦国主向来就是个喜怒无常的主儿,眼下该不会大开杀戒屠尽这风月楼吧?”

  ……

  耳边流言蜚语甚嚣尘上,我对此毫不在意。

  毕竟我现在的鬼样子,没几个人能认出来。

  祁汜大概是觉得当众被我扇巴掌,失了面子,扬起手掌作势朝我脸上盖来,“你不要一直挑战朕的底线!”

  两道劲风袭来,祁汜高高扬起的手突然魔怔般掌掴着自己。

  场面十分诡异,风月阁中人心惶惶,皆怕祁汜忽然发疯屠楼。

  我悄然看向容忌的方向,又转头看向皇甫轩的方向。

  容忌出手尚在我意料之中,但皇甫轩又是何意?

  数百声掌掴声过后,祁汜的脸已经肿胀不堪。

  他怒气腾腾地盯着容忌的方向,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

  然,容忌已然收回视线,一杯又一杯地饮着茶水。

  “东临王,你暗算朕!”祁汜拽着我,将我拉至容忌身前,挑衅地将手臂搁在我肩膀上。

  容忌直勾勾地看着我,薄唇轻启,“你在做什么?”

  容忌面色无波,但我隐隐能察觉到他即将喷薄欲出的怒火。

  “不做什么。”我如是说着。

  “随你。”容忌闷闷说着,转而起身,斩天剑脱鞘而出,直直砍在祁汜的胳膊之上。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