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容忌见我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话,焦急地询问道。

  尽管,我很不愿意扯这种慌,也不愿欺骗容忌,但为了留住他,只能豁出去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鼓起勇气,直视着他的眼眸,“我,我有了。”

  “什么?”容忌显得十分惊讶,声音陡然转高。

  “你这么凶做什么?”我反问道,实则心虚地要命。

  容忌将视线移至我平坦地毫无波澜的腹部,不可置信地问道,“什么时候的事?”

  什么时候?我心里慌得要命,连连求助着黑盒子。

  黑盒子沉吟片刻,“你从古战场出来之时,南偌九是诊治过的,那时候肯定没有。近期内,似乎只有昨晚了。”

  若说昨晚!他会信么?

  我瞅着他的脸色,尽量摆出理直气壮的模样,“昨晚!我方才在回宫路上体力不支,晕厥在地,恰巧南偌九和独孤曦玥路过,这才未生出其他枝节。南偌九替我把脉之时说我有了,也正因为如此,独孤曦玥不忍你我离心,才将真相告知了我。”

  容忌显得十分沉重,盯着我的肚子看了好久,这才徐徐开口,“歌儿,我们不能要。”

  “如果,我偏要呢?你不是说过,喜欢女儿?”

  “不可。于我而言,唯有你才是最重要的。”他声音透着苍凉,但眼神却十分坚定。

  尽管我只是随意找了个借口想将容忌留在身边,但听他亲口说不要孩子的时候,心里还是有些惊慌。

  我趁他晃神之际,夺门而出。

  倚在门口的天后目光灼灼地盯着我小腹,唇角微微上扬,露出一抹诡谲至极的笑容。

  柳苏苏站在天后身后,眼眸清澈见底。她显得十分纯粹,俨然就像个未经世事的少女。

  然,她故去多年,幽魂又被禁锢在古战场上日日夜夜受着怨气的侵蚀摧残,我无论如何也无法相信,多灾多难的她,竟还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般,天真无邪。

  我匆匆瞥了她一眼,便御剑离开驿馆。

  回了北璃王宫,我将自己锁在屋中,尝试着以体内的乾坤之力,去修复自己重伤未愈的身体。但不知为何,气血运行至心口处时,仿若被巨石大山堵着前路一般,再无法继续。

  我不信邪,以蛮力驱使着体内的乾坤之力,使之更为疯狂地撞击着心口处堵着的巨石大山。可每每要突破瓶颈之时,我总觉体内欠缺了一分力道,使得我所有的努力都显得十分无力。

  既然顺行气血行不通,我索性将乾坤之力分流,一边顺行气血,一边逆行经脉,左右夹击,以期震碎心口如巨石大山般的气流阻隔。

  正当我即将突破最后一层屏障之时,被褥下长二寸有余的尸毒蛊虫纷纷朝我身上爬来。

  该死!我竟忘了出宫前,天后化作宫女,还给我摆了一道儿!

  我连连收功调息,一骨碌站起身,冷眼看着卧榻之上数百条尸毒蛊虫。

  此类细如丝线的蛊虫我在古战场中倒是见过的,也得亏我之前见过,不然全将它们当成寻常虫子处理,被吸食了精元成了天后的傀儡都不自知。

  正当此时,容忌推门而入。

  往日里,无论走向何处都能熠熠生辉的他,显出了几分懊丧。

  他低垂着眼眸,朝我走来。

  我淡淡地瞥了眼他一手端着的药盅,便知他何意,还未等他开口,就果断拒绝了他,“我不喝。”

  容忌将我带入怀中,以蛮力扣住我的后脑勺,托着药盅的手微微发颤。

  同他四目相对,我才发现他眼眸里血丝遍布。

  或许,我不该骗他。但,我若不骗他,他为了保我性命,阻我动情,定会离我远远的。

  同他分离百年之久,现如今我可不愿再度与他分隔两地。

  “歌儿,听话。”容忌声音不大,语气里满是歉疚。

  我纠结了好一会儿,终是受不得他自责的模样,双手捧着药盅,准备同他和盘托出。

  砰——

  我话尚未说出口,容忌便匆匆打碎我手中温热的药盅,“为何!为何要我做这两难的选择?”

  “容,容忌,你答应我!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许打我,不许骂我,不许生我气,也不准离开我。”我双手抓着他被药盅刮伤的手,再也无法心安理得地欺骗他。

  容忌颔首,“我何时真正生过你的气?”

  有了他的保证,我这才放下心来,小声咕哝着,“我没有怀孕。我只是怕你离我而去,这才扯的谎……”

  容忌盯着我,沉思了许久,他黯淡的神色渐渐被怒火取代。

  啪——

  他一掌狠狠地落在我手心之上,我手心转瞬红了大片。

  “你说过不生气的!”

  “你怎能开这种玩笑?”容忌反问道,一手掐着我的脸,愈发用力。

  我正想为自己辩驳,但看他如释重负的样子再不舍激怒他。他端着避子汤进屋之时,心里应当难受至极吧!

  “我就想吓吓你,没想到你这么不经吓……”

  叩叩叩——

  “北璃王,我可以进来吗?”皇甫轩的声音从殿外传来。

  容忌悄然收回了手,不悦地皱了皱眉头,抢先一步替我答道,“不可。”

  皇甫轩推门而入,见我和东临王腻歪在一起,啧啧出声道,“旱的旱死涝旳涝死!本王也想做一回北璃王的入幕之宾呢!”

  我满头黑线,皇甫轩这张嘴,真是什么都敢说!

  “出去。”我冷冷说道。

  皇甫轩置若罔闻,绕至我身前,会心一笑,“据我所知,你有旧疾在身,不得动情。”

  “与你何干?”我反问道,心下大为不快。

  皇甫轩将手中折扇次第摊开,折扇上的画作简直不堪入目!

  但他却兴致勃勃地指着扇面说道,“你和我,也能如此和谐。琴瑟和鸣,快哉快哉!”

  容忌指端燃起大成之火,顷刻间将扇面烧为灰烬,“身体还未复原,就敢在本王面前叫嚣?帝俊,你这是越活越回去了!”

  皇甫轩戏谑说道,“东临王,你得了柳苏苏还不知足!做人,莫要太贪心!”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