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母后,我尚未动手,你如此激动做什么?”我轻轻笑道,将她的紧张看在眼里。

  天后一手被我死死禁锢住动弹不得,另一只手趁我不备,端起药盅,作势朝我脸上泼来,“原本想看你肠穿肚烂,现在想想,毁了你的花容月貌也不错!”

  我急急将头撇向一边,但她手速极快,使得我无处可躲。

  眼看药盅里的毒汁即将泼至我脸上,一泓泉水如瀑从屋顶处倾泻而下,正巧将我和天后相隔开来。

  下一瞬,泉水便化成故是的身形样貌,横亘在我和天后之间,我的脸正巧贴着他沁凉如水的心口。

  天后药盅落地,心有不甘地狠淬了一口,“见一个搭一个,真不要脸!”

  我错愕抬头,忽闻故是背后传来的阵阵焦味,心里自责万分,“你的背如何了?”

  故是水晶般清澈的眼眸流光溢彩,他轻手轻脚地将我搂入怀中,兴奋地念叨着,“幸好幸好!若是我来迟了一步,珍珠就要变鱼目了!”

  我悄然溜出故是怀中,绕至他身后,才见他背脊被毒汁腐蚀了大半,脓泡密布,同他发黄的素色长衫紧紧黏合,十分瘆人。

  “珍珠,你感动吗?”故是撇过头,不痛不痒地问了一句,全然没将自己背上的伤放在心上。

  “故是,你别对我这般好,我还不起的。”我替故是疗着伤,始终无法祛除他背脊上的疤痕,心下更加愧疚难当。

  我倒是情愿,被毒汁泼中的人是我,而不是故是!

  天后冷笑,“歌儿,我的好儿媳!你可知何为矜持?何为妇德?”

  我脚踩着药盅碎渣,款步朝天后走去。每走一步,袖中气息奄奄的尸毒蛊虫像是被人为操控了一般,开始蠢蠢欲动。

  “矜持?妇德?我还真不知道,不如母后教教我?”我捏着她的下颚,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天后掌心黑气凝结,毫不留情地朝我腹部袭来。

  她白玉般葱白细长的手指微微弓起,一寸有余的鲜红指甲不断地朝我腹部逼近,“今日,我便要替忌儿清理门户!像你这般不干不净的女子,怎能怀上我天家的骨肉?”

  故是怒不可遏,他周身雨帘窸窣作响,“珍珠,让开!让我吞了这毒妇!”

  “我自己就能解决。”我眸色渐冷,画地为牢,以千叶冰凌将天后困在身前。

  天后毫不示弱,发顶黑气弥漫,整个人都笼罩在阴郁的怨气之中。

  “水波无痕。”我以水式心法第一招,悄然将天后掌心的黑气化解开来,一点一点稀释着她浑厚的怨气。

  天后眸中黠光一闪而过,“你竟敢还手!”

  我漠然无语,将她双手反剪至背后,稍稍施力,连根撬起她的指甲盖。

  嘣嘣嘣——

  一连几声指甲盖被撬起的声音绕梁三尺,她一声比一声凄厉的哭喊声恰似平地惊雷。

  “我知道错了,放过我,放过我!”天后十指淌血,披头散发,狼狈不堪。

  不过,我总觉得她的实力不止于此。她此时示弱,难不成又在算计我?

  我用力按着她血迹斑斑的指端,“母后,现在认错,为时已晚!小乖脸颊上的伤,故是背脊上的疤,并不会因你一句‘错了’而痊愈!”

  故是凑在我身前,眼眶里不断有珍珠落下,“果真没有白疼珍珠一场!真真应了那句话,好蚌终会遇到好珠,人间不值得,但你值得!”

  “聒噪!”我瞥了杵在我身旁喋喋不休,俊逸脸颊上现出两朵红云的故是,心底倒是觉得这河神一本正经说着胡话的模样有几分可爱。

  天后极会审时度势,见我怒气正盛,继而缓和了口气,带着浓重的鼻音苦苦哀求着我,“歌儿,我一时鬼迷心窍,你大人不记小人过,饶过母后这一回吧!”

  脑海中,黑盒子将盒盖翻得乒乓作响,气呼呼说道,“宿主,你可千万别心软!若是你落入她手中,她非折磨得你肠穿肚烂!东临王确实是世间难得一遇的良人,但你也不能因为他,而让歹毒至极的天后为非作歹!”

  黑盒子所说,我全都明白。

  但一想到容忌,我终究还是下不了手。

  出乎意料的是,我袖中尸毒蛊虫魔怔般紧绷着身体,微弓着尾部,纷纷朝天后身上扑去。

  其中有三两只尸毒蛊虫直接钻入了天后嘴中,其余的便顺着她的脸颊往她眼里、耳里钻去。

  “怎么回事?”我错愕地看着完全不受控制的尸毒蛊虫,企图用神力替天后将之逼出。

  故是连拉带拽地将我拖至一旁,衣摆的云图流苏四散开来,如海浪拍岸,波澜壮阔。

  他审慎说道,“此虫甚毒,珍珠切莫靠得太近!若被腐蚀了双眼,世间便再无璀璨明珠。”

  天后瞳孔中有两尾尸毒蛊虫探出半个身体,似是在向我叫嚣。

  她嘴角轻扬,面上现出诡异笑靥。

  “呵呵,我若死了,必定会拉你陪葬!”

  “桀桀桀桀……歌儿,你可知蛊虫噬心的滋味?”

  “啊——歌儿,我待你不薄,你为何非要置我于死地!”

  天后面上的诡异笑容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歇斯底里的吼叫。

  她突然倒地,身体内仿若有狂躁巨兽在叫嚣,使得她理智全失。

  “歌儿,你好狠的心!”天后双目翻着白眼,口吐白沫,身体不断挛缩着,中邪般诡谲难测。

  正当这时,容忌推门而入。

  他疾驰而来,朝着在地上苦苦挣扎着的天后奔去,“母后……”

  故是挪到我身前,拍了拍我的脑门,安慰着我,“不难过。他不关心你,我关心你。”

  “忌儿,母后只是看不惯歌儿同其他人太过亲密,想替你好好管教歌儿,不成想,她竟对母后下了死手,你要为母后做主啊!”天后提着一口气,断断续续地向容忌控诉着我。

  容忌并未作答,企图逼出她体内蛊虫,不料天后奋力将容忌推向一旁,颤颤巍巍起身,以血肉模糊的手指指向了我,“忌儿,你可知她伙同外人,生生撬了我的指甲?”

  容忌闻言,转而不动声色地看向我的双手。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