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欻——

  退无可退,我便将手中天雷之火朝祁汜脑门儿扔去。

  祁汜脑门儿随即被砸出一个不大不小的印子,他吃痛闷哼着,却未发怒,反而显得无比雀跃。

  祁汜弹指扫去额前火星,反手将我死死禁锢在胡同死角中,“歌儿喜欢烛火?直说便是!”

  “让开!”我声音骤然转冷,眸中火星四溅。

  祁汜面色颓败,悄然将藏于袖中的弱水披风交至我手中。他面部肌肉绷得很紧,使得他嘴角的浅笑看起来十分牵强。

  “朕之前确实做错很多事。鬼蜮卷宗里,若是朕没有强取豪夺,你应该不会这样恨朕。东临王宫中,若是朕在东临王杀到之前及时收手,你应该不会这样厌恶朕。但,如果没有如果,这些事既然都已经发生了,朕亦无力改变。”祁汜低下头,拽着我的手,朝着他的脸狠狠掌掴着。

  他莫不是疯了?我狐疑地看着他,只想抽回自己的手,但他手劲大得很,纵我以神力对抗,也无法撼动他分毫。

  “若是你还觉着委屈,那就多打几下!”祁汜闭上眼,在重重水雾之中,显得柔和许多。

  我匆匆披上弱水披风,绕至他身后,狠狠地踹了他一脚,“满足你!”

  “嗯……”祁汜唇角微漾,若有若无的微笑在脸上绽放。

  果真是人至贱则无敌!

  我匆匆踹了他一脚之后,便拢了拢弱水披风,疾步往胡同外走去。

  刚走至胡同口,就有数十位鱼头守卫以手中长刀横亘在我面前,“公主有请!”

  奇怪,我明明披了弱水披风,他们为何还能看得见我?

  正当此时,祁汜不无得意地绕至我身侧,附耳言之,“南海鲛人的城池中,海水盈满。纵你披着弱水披风,每走一步,都会漾起粼粼微波。它们想要找到你,并不难。”

  鱼头守卫瞥了一眼祁汜,凶神恶煞地吼道,“一并带走!”

  我眉心微蹙,总觉情况不大对。

  阿竹为人温和,纵受过千般苦,但心性良善,若知我前来寻她,理应不会刻意刁难才对。

  眼下,这些颐指气使的鱼头守卫同城门口谦和有礼的守卫大相径庭,它们粗暴蛮横,邪气甚重。

  “歌儿,你还未告诉朕,你的来意。”祁汜站在我身侧,有意无意地扶着我的腰,使得我大为不快。

  “寻花颜醉。”我本不想同他废话,但又不愿同他纠缠不休,只好简言答之。

  祁汜原先还算温和的脸色瞬间黑到极致,他周身黑气涌动,狂躁地拽着我的手腕,气到浑身发颤。

  他怎么和容忌一般,动不动就发怒?不过容忌生气时面色煞白,薄唇紧抿,更显超凡脱俗。祁汜就不一样了,他生气时像极了发怒的野兽,原先俊逸的面庞显出几分狰狞,如同嗜血修罗一般,周身迸发着徐徐黑气。

  过了许久,他火气消了些,才闷闷不乐地说着,“你心里到底藏了多少男人?东临王也就罢了,为何花颜醉在你心中,也能占据一席之地?难道单单只因为他那极致妩媚的皮相?”

  “聒噪!”鱼头守卫转身,刀柄狠击祁汜膝盖,“再吵就宰了你!”

  祁汜雷霆震怒,皮下青筋犯出血红的光泽。

  咔嚓——

  “找死!”祁汜冷哼一声,一手拧断了鱼头守卫的脖颈,面上挂上嗜血无情的冷笑。

  他淡淡扫了眼周身凶神恶煞的鱼头守卫,唇瓣轻启,“还有谁想死?”

  鱼头守卫跪伏一地,以双鳍拍打地面,尖声求饶,“饶命!”

  “晚了!”

  祁汜轻蔑地看着被吓得瑟瑟发抖的鱼头守卫,轻嗤一声,旋即以掌心黑气朝它们心口袭去。

  “云秦国主手下留情!”

  漫漫水帘之后,有一袅娜身影快步朝我们走来。

  她嗓音嘶哑至极,使听者闻风丧胆。

  但她身形袅娜娉婷,肩削腰窄,小巧玲珑,淡淡一扫便离不开眼。

  须臾间,她掀开最后一道水帘,露出一张清丽如出水芙蓉般的俏脸,大眼顾盼生辉。

  “阿竹?”

  她回眸冲我笑着,热络地牵着我的手,“你是幻境圣女?好久不见!身体如何了?饿不饿?渴不渴?”

  “嗯。”我一边应着,一边打量着眼前人。

  虽然她容貌和阿竹相差无几,但性格却开朗许多。阿竹饱经沧桑,性格沉稳内敛,纵使同我有些交情,也不至于刚见面就握着我的手嘘寒问暖。

  她转身,细细打量着祁汜,随即漾出粲然笑靥,“公子安好?”

  祁汜面容寡淡,漫不经心地扫了她一眼,并未作答。

  “二位远道而来,所为何事?”她松开我的手,兀自走在前头,指着前方并不算引人注目的宫殿,引着路。

  她转身之际,发梢有若有若无的月季花香飘来。

  原来是月季仙子!

  照理说,月季仙子眼下是天后的人,她既在古战场中冒充阿竹,天后就极有可能是南海鲛人一族手执凤印的王后。

  “怎么不见东临王?”月季仙子挑眉,一边问着我,眼眸却悄悄朝祁汜瞟着。

  我一想起容忌,心里很不是滋味。虽然,从始至终他都未责怪过我,我说什么他就信什么。但天后一闹,他对我终究是有些不同了。若是往日,他定不会撇下我扬长而去,即便是正在气头上,走不出两三里又忍不住回来找我。

  “圣女?怎么了?”月季仙子问道,面上挂着意味不明的笑容。

  “聒噪!”祁汜将她挤至一旁,毫无预兆地将我搂在怀中,“不难过。没了东临王,你还有朕!”

  月季仙子面上显出几分愠怒,随意指了三俩鱼头侍女,簇拥着我进了一间陈设简单的卧房。

  为何每每祁汜同我说话,她面上就显出几分愠怒?难道,月季仙子心慕祁汜?

  我正打算溜出卧房一探究竟,不想小小的卧房之中,竟布下了数十个阵法!

  “歌儿,我的好儿媳!这回,没了云秦国主的助力,我看你还怎么逃出我的手掌心!”

  天后阴测测的声音在我耳际响起,带着一股狠绝,使得我背脊发寒。

  ------题外话------

  今日问题:

  谁是崆峒印转世?

  (答题奖励对象仅限正版订阅读者哦~)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