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母后,多行不义必自毙。”我环顾着四周,始终找不到天后的踪迹,心下疑惑更甚。

  天后的声音在咸涩海水中更显诡异,“无非就是同归于尽,我眼下已经没什么可失去的了!”

  她语音刚落,陈列在案几上的数十个木偶纷纷起身,僵直着身子朝我快步走来。

  它们身披红蓝锦绣马褂,足踏龙凤呈祥金丝靴,周身弥散着刺鼻香气,同天后身上的味道一模一样。

  奇怪,它们的打扮怎么如此熟悉?

  我疑惑地看着这些被邪祟缠身的木偶,指尖天雷之火蠢蠢欲动。

  “血海深仇,睚眦必报!”

  “血海深仇,睚眦必报!”

  ……

  木偶眼神空洞呆滞,殷红的唇中不停地重复着一句话,声音极冷。

  我惶惑地盯着被邪祟附身的木偶,心下萌生出一种异样之感。

  数十个木偶不仅衣着一模一样,容貌相差无几,连语调都完全一致。它们的眼珠皆是以香棕所制,琥珀色,睫毛冗长,乍眼一看,竟同容忌有几分相似。

  我心下骇然,难不成,天后已经丧心病狂到连容忌都不肯放过了?

  天后邪音再起,似是带着深入骨髓的愤恨,一瞬间将卧房中的怨气堆到了浓不可破的程度。

  “歌儿,杀人偿命!”

  我以千叶冰凌护体,强迫自己快速镇定下来。

  片刻之后,我清了清嗓子,反问着天后,“母后是想为谁报仇雪恨?不是父王吧?”

  “闭嘴!你不配知道!”天后怒不可遏,将森森怨气化作手掌的形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我的脸颊扇来。

  “水倾苏幕!”我驱使屋中的咸涩海水,阻挡着怨气的进攻。

  与此同时,数十个木偶已然磨刀霍霍,高举着手中半寸长的砍刀,劈砍着将我团团围住的千把冰刀之上。

  它们邪气森森,周身透着一股同它们身上喜庆的红蓝马褂十分不符的高冷气质。

  我一边阻挡着它们愈发猛烈的攻势,一边思忖着天后口中的“报仇雪恨”是为何意。

  她既不是为了父王,那又是为了谁?据我所知,天后一族早在万年前就竞相凋零,在这虚无界大陆之上,她除却容忌,照理说应当再无血亲。

  究竟是谁,能让她如此上心,甚至不惜和我同归于尽?

  “杀!”

  “杀!”

  “杀!”

  数十个木偶已然砍破了我所设的冰刀结界,气势大涨。

  我见状,连连退避开来。

  怔忪间,我忽而想起自己曾入过容忌幼时的梦境,回忆涌上心头。

  年幼时的容忌,亦是红蓝马褂,金丝鞋履!

  可问题是容忌明明安在,虽然身有隐疾,但对他影响并不算大。天后为何口口声声地要声讨于我!

  我压下满腹疑虑,谨慎应对着邪祟木偶。它们既为木偶,必定怕火,想必以天雷之火对付它们,就绰绰有余了。

  眼见木偶已然提着砍刀,正准备对着我的鞋履砍下,我赶忙后退了两步,指尖捻起天雷之火,朝仅有四寸高的木偶挥去,“灭!”

  欻——

  火势猛烈,须臾间将它们身上的马褂鞋履稍微灰烬,但奇怪的是,它们的身体丝毫不受天雷之火侵染。

  我不信邪,随即将乾坤之力同天雷之火融合,等火势足以将卧房中的海水烧尽,我这才谨慎地将掌心结成火球的天雷之火朝邪祟木偶掷去。

  火球触及到木偶身躯,顷刻间将它们点燃。

  原先邪气森森的木偶,眨眼功夫化成了火人儿。

  滋——

  一股人皮被灼烧的焦味传来,我才发觉邪祟木偶身上均覆盖着一层薄薄的人皮。

  “真是丧心病狂!”我心里五味杂陈,原先单纯善良的天后,终是万劫不复!

  天后啧啧出声,“歌儿,你和我并无本质差别啊!你说我丧心病狂,那你呢?你的师兄们皆因你而死,弱水汘,墨染尘,妖月,这些人,哪一个不是为你而死?”

  天后阴恻恻笑道,“对了!很快,花颜醉也会为你而死!”

  她一提及花颜醉,我彻底慌了神,“你将他如何了?”

  天后兴致缺缺地说道,“我只给他传了个口信,说你在我手中,他就气势汹汹地杀进了古战场。”

  花颜醉竟是为了我,才深陷泥淖!

  我心烦意乱,以轩辕剑劈砍着周遭咸涩的海水,“他在何处!?”

  “他自然是在古战场尽头的祭坛之上!七日之后便是黄道吉日,到时候,你若没及时赶赴,我就杀他性命,以他血肉之躯献祭!你大概不知道,他那万年孤独的命格和你这天煞孤星的命格,恰巧都是我需要的。”

  献祭?天后究竟在做什么!

  脑海中,黑盒子审慎言之,“第二关古战场九处战场相连,古战场尽头便是最后一处古战场,七日之内想要闯关谈何容易!”

  即便困难重重,我也必须披荆斩棘!只不过,我依旧不解天后为何看中花颜醉和我的命格。

  报仇雪恨,邪祟木偶,万年孤独,天煞孤星,血肉之躯献祭……

  天后的举动,实在太过怪异,以至于我全然不知她究竟在做些什么!

  突然间,邪气四散,天后的神识已然离去,仅余下数十个木偶,举着砍刀,拖着残魄的身躯朝我不断逼近。

  几个邪祟玩意儿而已,我原本并不放在心上,但它们似乎牵扯着整个卧房的诡异阵法,任何一个木偶轻易死去,都有可能导致阵法生门被损。

  生门一旦损坏,想要走出阵法就必须以死相博。

  噗——

  卧房中的烛火次第熄灭,除却咸涩海水灌鼻而入,便是比海水更加让人窒息的黑暗。

  “火凤,出!”

  一声凤唳使得屋中海水剧烈震颤,我眉心热流涌动,火凤喷薄而出。

  它在卧房上空斡旋数圈,这才安定下来,盘踞在墙壁之上,使得整间卧房都笼罩在橘黄火光之下,透亮如白昼。

  “杀!杀!杀!”木偶喉头梗动,磨刀霍霍,一蹦三尺高。

  我微微抬眸,正准备以削肉如泥的轩辕剑,贯穿弹跳至我头顶的木偶脚心,突然发现它们脚心处印刻着的上古符文。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