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我既觉容忌诚惶诚恐的样子十分好笑,又心疼他总将自己弄得遍体鳞伤,一时间,竟是哭笑不得。

  容忌眉头微蹙,见我被他勒得说不出话,这才稍稍松开了他紧箍着我的双臂。

  “歌儿,你仔细闻闻,我身上绝无她的气息。”容忌显出些微委屈,将下巴枕在我的肩膀上,疲态尽显。

  我再不舍逗弄他,踮起脚尖,捧着他彷徨无措的脸,蜻蜓点水般掠过他的额头。

  “你无需解释,我又没有责怪你的意思!知你安然无恙,我已知足。”

  牡丹仙子血迹涔涔的手捂着心口,缓缓起身,“花公子被囚于第九道关卡之中,二位速速前去营救吧!”

  她面色苍白,眸似一翦秋水,虽有意避过容忌,但她眸光转圜之间,依稀可察她对容忌的情谊。

  我将手心置于她额前,替她疗着心口处的刀伤,“今日多亏牡丹仙子出手相助!”

  牡丹仙子顺下眉眼,面露愁容,歉疚地说道,“牡丹能力有限,能帮的并不多。只望能稍稍弥补芍药妹妹、月季妹妹犯下的过错。”

  时下,牢房顶处巨石滚落,似有坍塌之势。

  容忌将我护在怀中,低低喝道,“走!”

  身后,牡丹仙子痴痴地望着容忌的背影,欲言又止。

  等我们即将跨出牢门之际,她忽而将利刃再度戳向自己心口。她动作极快,以致于我和容忌尚未回过神来,她的元神就已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流逝。

  “我既成为天后傀儡,若让她发现我背叛于她,绝无活路。”她眼中带着一丝渴慕,悄悄瞥了一眼容忌,嘴边漾开一抹似有似无的笑意。

  “东临王,你也许不知道,我喜欢你,已有数万年了。两万年前,你只身同凶兽穷奇一战,所有人都认为你死了,我亦如是。当你浴血而归,我躲在被褥之中又哭又笑,这才发觉,你早已镌刻在我心中,刻骨铭心。”牡丹仙子顺下眉眼,颗颗泪珠夺眶而出,同她衣襟上的血迹相融,显得十分凄楚。

  容忌显出几分尴尬,小心翼翼地看着我的脸色,思忖良久,不冷不热地问着牡丹仙子,“与我何干?”

  我满头黑线,牡丹仙子好歹救他一命,他用得着这么冷淡?

  虽然,我对他的反应十分满意,但为了顾及牡丹仙子的颜面,只好替容忌解释道,“他的意思是天涯何处无芳草,仙子有朝一日,也会遇到疼你宠你的意中人。仙子切莫冲动,放下匕首,我替你疗伤。”

  牡丹仙子坚定地摇了摇头,如释重负,“真好,我终于将藏在心底两万年的秘密说出口了。愿你们白头偕老,牡丹就此别过!”

  语音刚落,她便自爆内丹,化作纷飞***瓣,漫天飞舞。

  斯人已去,余香尚在。

  飞身离开第七道关卡,我回眸看向容忌,心里惆怅不已,“可有一丝丝的感动?”

  “茉莉、月季、芍药均已身归混沌,死,于牡丹而言,是解脱。”容忌紧攥着我的手,继而说道,“你究竟信不信我?若是不信,大可验明正身!”

  我自是十分相信他,但又十分好奇他口中所说的“验明正身”,便随口一问,“怎么验?”

  容忌面上显出一丝骄矜,薄唇轻启,“眼观,鼻嗅,亲手验之,亲身试之。”

  容忌原本莹白如玉的脸颊现出淡淡的粉色,我心下一动,****。

  我正**他所述,亲自查验一番,腹部又不合时宜地传来阵阵绞痛。尽管,达至大成境界之后,我功力突飞猛进,腹部绞痛亦不若原先那么难以忍受,但殷红的鲜血依旧顺着衣摆汩汩往下流淌。

  “该死!”我低咒了一声,做出一副清心寡欲的模样,背手负立,朝着第八道关卡奔去。

  容忌显然也注意到了我衣摆上的点点血迹,再不敢乱说话,默默跟在身后,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第八道城门由白玉石砖堆砌而成,巍峨雄伟。

  我疑惑至极,嘀咕着,“南海鲛人一族想法果真奇特!怎的将城门筑得同陵墓一般,也不怕晦气!”

  容忌顺势抬眸,沉吟了片刻,这才说道,“父王的帝陵竟成了这第八道关卡!”

  吱呀——

  帝陵大门忽而大敞,二位守陵仙君目无焦距地闪至身侧,讷讷地同容忌说道,“恭迎殿下回城!”

  他们语气寒凉,犹如修罗地狱的恶魔之声,低沉无波的声线,更显死气沉沉。

  “莫怕,父王绝不会伤害你我!”容忌笃定地说道。

  然,出乎意料的是,仁德爱人的天帝,已不复往昔。

  现在的他,面上青筋暴起,眼眸猩红,身上的红蓝马褂并不怎么合身,显得极其诡异。

  天帝单脚直立于自己悬浮在半空中的棺椁之上,他见我和容忌走来,突然展开双臂,蝠鲼般朝着我和容忌俯冲而来。

  容忌以披风将我裹得严严实实,旋即同天帝四目相对,“父王,发生了何事?”

  天帝脑袋微微一偏,猩红的眼眸中闪过一丝苦痛。

  “速速离去!”天帝齿缝中挤出四个字后,猩红的眼眸里已然聚满滔天的杀气。

  我总觉天帝不大对劲,思来想去,忽而忆起古战场第一道关卡那些带着邪气的木偶!天帝的衣着竟和那些诡谲木偶一模一样!

  如此说来,眼前的天帝已经不是原先的天帝,他充其量,仅仅只是天后的傀儡罢了!想不到,天后口口声声说深爱天帝,到头来,却将他变成了如同行尸走肉的傀儡!

  我拽了拽容忌的衣角,小声提醒道,“父王已成母后傀儡,你切莫放松警惕!”

  容忌微微颔首,随即将我推至一边,笃定地说道,“父王定然不会伤我,无需为我担忧。”

  说话间,天帝黑紫的指甲已然朝容忌脸颊抓去,我双手紧紧绞在一起,深怕天帝难以抑制心中魔性,对容忌下手。

  容忌岿然不动地立于天帝跟前,双眸紧闭,“父王,你且放心。你一手缔造的山河盛世,我会替你守好。”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