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洞穴外,天帝将天后所为尽收眼底,却丝毫不见怒意。

  他宠溺地望着洞穴中的天后,低低说道,“傻瓜!你即便什么都不做,仙后之位也是你的!”

  我原以为天帝一直被天后蒙在鼓里,现在想来,无非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罢了。

  梦境再度转换,已是万年之后。满腹心计的天后在天帝盛宠之下,倒是再无心思算计他人。她紧紧搂着尚在襁褓之中的容忌,面上现出一丝柔软。

  “忌儿,你可知你名儿的由来?”天后逗弄着粉雕玉琢的容忌,嘴角笑意更甚。

  容忌琥珀色的眼眸之中透着一股淡淡的疏离,虽尚在襁褓之中,但他清冷出尘的气质已初见端倪。

  “你父王说,我是他的百无禁忌。”天后面露羞怯,眸中爱意盛满。

  紧接着,她又附在容忌耳边悄悄说道,“至于你那顶天立地的父王,亦是母后心中唯一的禁忌。为了他,我愿金盆洗手,尽我所能地做个贤妻良母。”

  此情此景,我竟在天后脸上窥得深情不负的幸福模样,百感交集。

  她是他的百无禁忌,即便天帝知道天后本性并非纯善,但却一直默默地包容着她。

  他是她唯一的禁忌,为了天帝,天后曾试图放下一切杀戮,相安无事地做了数万年端庄大度的天后。

  可惜,一场劫难,将这一切毁之一旦。天后数万年的伪装,也随着天帝的暴毙付之一炬。

  梦境破碎,我又回到昏暗无光的沼泽地中。

  眼前,戾气深重的天后竟泣不成声,“原来,你从一开始就知我在算计你!”

  “母后还认为自己对得起父王的深情厚爱么?”我讥诮地看着痛哭流涕的天后,虽觉她有几分可怜,但一想到枉死在她手中的无辜生灵,稍稍柔软的心瞬间又坚如磐石。

  “闭嘴!”天后情绪再度失控,她体内神魔之力倾巢而出,刹那间,将整方沼泽地都笼罩在紫黑幽光之中。

  她的脸在昏暗光线中显得死气沉沉,仿若将死之人一般,晦暗铁青,面容可怖。

  我原想拼尽全力,以体内不竭乾坤之力,同她殊死搏斗。

  但转念一想,若是容忌匆匆赶赴,却在沼泽之地中发现我同天后的尸体,他该多绝望!

  为了容忌,我再不敢贸然行事,比起之前的肆意妄为,现在的我,十分惜命。

  深思熟虑之后,我指端再结蛛网,朝着正欲向我发起最后一击的天后掷去。

  这一回,就由我为她编织一个圆满罢!

  梦境迷雾散去,天帝匆匆出了灵霄殿,往琼华宫赶去。

  一路上,莺莺燕燕川流不息,心无旁骛的天帝却丝毫未将她们放在眼里,径直步入了天后寝宫。

  天后掌心中静置着三个纸团,她面带笑意,示意着天帝一一摊开查看。

  天帝面带浅笑,温声询问道,“自忌儿失踪之日起,你便不曾笑过。今日怎得如此开怀?”

  天后面露羞赧,娇嗔着催促着天帝,“你快拆开纸团!我的心事均藏匿在此之中。”

  “那我倒是要好好看看!”天帝摊开第一个纸团,发现上头画着一个白白胖胖的小子,画技拙劣,但同容忌有几分相似。

  “你所画,可是小天孙容且?”天帝指尖微微颤抖,似是猜测到了什么,但仍旧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

  “非也!”

  天帝摊开第二个纸团,上头写有“容橼”二字。

  他猛然抬眸,对上天后明媚的笑靥,将之搂在怀中,激动地如天后怀上容忌之时欣喜若狂的模样,“你,你是说,你有了?”

  天后悄然展开第三个纸团,上头歪歪斜斜的“我有了”三字,却似一副良方,将压在天帝心头的重重阴霾一扫而空。

  “渊,容橼这个名儿,如何?”天后柔声询问着天帝,莹白如玉的脸颊飘上两朵红云。

  在天帝看来,今日的天后,同虹桥上初见那时一样惊艳。

  “甚好,甚好!”天帝眼角有晶莹泪珠滑下,除却欣喜,还有欣慰。数万年的坚持,天后这颗冰冷的心,终于是被他捂热了。

  “歌儿!”忽然间,容忌焦急地声音传入梦境之中。

  下一瞬,一道裂缺霹雳滑坡苍穹,将我为天后编织的“圆满”化为漫天飞舞的粉尘。

  再度回到沼泽地中,容忌亦深陷沼泽,紧挨在我边上,双臂将我轻轻带入怀中,“可有受伤?”

  “未曾。”我如是答道,抬头望向头顶处被封死的出口,疑惑地询问着容忌,“你是如何进来的?”

  容忌尚未答话,天后就率先开了口,“此渊易进难出,除非渊谷戾气散尽,否则你们将永不得见天日。”

  她抬眸,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容忌,欲言又止。

  容忌将她的反应尽收眼底,面上依旧冷漠如斯。

  天后重重地叹了一口气,低语着,“若是我悔过自新,渊又会否原谅我?”

  片刻之后,她忽将丹田处的内丹捏碎,将神魔之力尽数散去。不多时,天后周身戾气随着不断流逝的神魔之力一并散去。

  待她戾气散尽,死死囚困住我们的沼泽之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涸。

  “你们走罢!我这就回帝陵,永生永世守着他。”天后依旧不敢正视容忌,只将视线放在我身上,不咸不淡地说道。

  咣当——

  随着一声石破天惊的巨响,深渊顶端的幕布再度被揭开,柔和的阳光尽数洒在我和容忌身上,亦不偏不倚地落在天后那张瞬间憔悴苍老的脸上。

  她抬头望向了深渊之上的柔和暖阳,将眸中的眷眷不舍敛于眼底,而后,她便化作一缕白烟,朝着帝陵的方向奔去。

  “速速离去,古战场即将塌陷!”容忌揽着我的腰,避开了从深渊之上簌簌落下的滚石,扶摇直上。

  深渊之上,花颜醉见我和容忌平安归来,长舒了一口气,遂提着玉壶佳酿,扬长而去。

  阿竹手持鲛人一族象征着至高王权的三叉戟,立于鲛人一族前头,毕恭毕敬地呈上第二关古战场中所蕴藏着的不竭神力。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