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找她作甚?”容忌似笑非笑地看着我,他凑至我跟前,狭长的眼眸中带着点点笑意,“歌儿吃醋了?”

  虽说黄金乃身外之物,于我而言并无用处。但细细想来,他从未赠过我百万黄金,却十分阔绰地豪掷万金买下柳苏苏,这确实叫我醋意大发。

  “柳苏苏命数未尽,暂时动不得。你若觉碍眼,明日,我便将她扔回驿馆罢。”容忌如是说着。

  我一听这话,更来气了!容忌毕竟是东临国主,成日在北璃王宫中转悠甚是不妥,因而他大部分时间还是宿在驿馆的。若是他将柳苏苏扔回驿馆,不就意味着,短时间内,他们会宿在同一屋檐下?

  “她既是你的人,你做主就好了,何须问我?”

  容忌失笑,“笨蛋,她怎么就成了我的人了?”

  “话本里说,男人一旦权钱加身,总想着三妻四妾拈花惹草,这话一点不假!”我瞅着榻边几度欲言又止的容忌,心中甚是委屈。

  他十分认真地盯着我水汽氤氲的眼眸,忽而将我往他怀中轻轻一带,“笨蛋,怎么总爱胡思乱想?我是你的,我的人,我的心,全是你的。”

  我抬眸目不转睛地盯着容忌俊美无俦的脸庞,紧张地心跳如鼓。

  容忌见我两眼发直,轻声问道,“怎么了?”

  我自然不愿承认自己又一次毫无预兆地被美色迷惑了心智,便侧过头,闷闷说道,“柳苏苏温柔善良,还会煲汤,说不准还很会生......”

  “唔——”我话尚未说完,就被容忌堵了嘴。

  整整一盏茶功夫,我因紧张竟忘了呼吸,脸色憋得紫红,差点儿没晕死过去。

  容忌察觉了异样,疾速将我松开,又好气又好笑地说道,“你为何总学不会换气?”

  我捂着心口,大口地喘着气。稍稍和缓了些,我便向他伸出手,理直气壮地讨要着我平素里一点儿也不稀罕的身外之物,“我要银子!”

  “嗯?”容忌显得十分困惑,但他依旧如数掏出他袖口的银票,“你要这些作甚?”

  “你总气我,我要些赔偿也是合情合理呀!”我悄然将银票藏于枕下,心中却想着如何将容忌的钱财全部卷走。

  等他身无分文之时,那些个莺莺燕燕定然移情别恋,不再纠缠于他。

  “我把自己赔你,要不要?”容忌倏然起身,拎小鸡般将我拎下榻,往寝宫外走去。

  “是不是没钱赔我,只好拿自己凑数?”我偏头反问着,心口阴霾一并散去。

  片刻之后,我才凑至他耳边,低低地说道,“要。”

  容忌抿嘴浅笑,嘴边若隐若现的梨涡煞是迷人。

  他似是有意捉弄我,薄唇轻启,“歌儿说什么?我未听清。”

  我环顾着四周,确认周边并无闲杂人等,这才又凑至他耳边,小声嘟哝着,“我要!”

  容忌眉眼弯弯,琥珀琉璃眼中有星子闪动,璀璨至极。

  我正思忖着他会用什么方式将他自己赔给我,不料他又开口,十分欠揍地问了一句,“歌儿方才说什么?再说一遍!”

  “你又聋又老,我不要了!”我恼羞成怒,挣开了他的束缚,气冲冲地往回走去。

  容忌黑了脸,但依旧未曾动怒。他推开屋门,转而将我带入了屋中,“来都来了,不若进屋一探究竟?”

  刚进屋,我便觉着屋内金光灿灿一片,差点没灼瞎我的双眼。

  “怎会有这么多金子?”我偏过头,疑惑地望着他,“容忌,你是不是背着我当了土匪头子,四处打家劫舍?”

  容忌岿然不动的冰山脸绽出了一道裂痕,“我若是土匪,也只劫你。”

  我拽着他的衣袖,连连问道,“既不是土匪,那你哪来这么多金子?难不成你背着我当了风月地里的小倌儿?”

  并非我多心,而是这些金子来得太过古怪!容忌素来不爱这些身外之物,一下子从何寻得这一整屋的金子?

  “我怕有朝一日,你当腻了上神,心血来潮要当一回凡人。便备了些金子,以备不时之需。”容忌耐心解释道,继而又问了一句,“歌儿心中,又聋又老的我重要些,还是这些身外之物重要些?”

  “当然是身外之物重要啦!歌儿,歌儿,你叫歌儿吧?”

  墙角边传来一道清冽女声,婉转清脆,宛若夜莺。

  我循声望去,便见花芯激动地趴伏在金砖之上,试不试地用她小到可以忽略不计的门牙磕着金砖。

  容忌黑了脸,冲着弓着腰身,激动地痛哭流涕的花芯吼道,“滚出去!”

  花芯直接无视了容忌,她纤细的胳膊忽而抱起花生大小的金子,张嘴啃了一口,念念有词道,“不错,不错!是真金!”

  容忌忍无可忍,广袖下倏尔飞出一道掌风,朝着花芯袭去。

  “移形换影!”我怕花芯被容忌所伤,速速瞬移至她身前,悄然化解了容忌的掌风。

  花芯正见我百般护她,便大着胆子,拽着我的衣摆,唧唧喳喳地说道,“歌儿,你名儿真好听!所以,你可以赠我一屋金子吗?”

  我满头黑线,这狗尾巴草胃口还挺大!

  “不成!金屋乃我夫君亲手赠我,我怎能转赠于你?”我虽有几分喜欢花芯,但总不能不顾及容忌的感受,因而任她求了半天,依旧未松口。

  花芯有些泄气地松了我的衣摆,转而一蹦三尺高,蹿上容忌怀中。

  她纤细地手脚紧紧扒在容忌衣襟之上,继而带着几分娇嗔地唤着容忌,“夫君,芯芯要金屋!”

  容忌双指拎着花芯小小的脑袋,咻得一声将她扔出了窗外,遂语重心长地同我说道,“你也该有些危机意识!今后,可别什么人都往王宫里带。”

  我重重地点了点头,对于花芯同我抢容忌一事,十分介怀。

  屋中,只剩下我同容忌二人。

  我看着神色淡然的他,终于鼓起勇气迎着他的目光,审慎问道,“容忌,若是我的顽疾无法被治愈,你是不是打算离我而去,一走了之?”

  “何出此言?”容忌面上现出一丝惶惑。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