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歌儿,原来你不识路!”花芯背靠元宝,双手枕于脑后,优哉游哉地翘着二郎腿。

  “你怎知我不识路?”我反问道。

  花芯一个鲤鱼打挺,“噌”地一下蹿出了袖口,站至我肩膀上指指点点道,“你已经绕着北璃王宫飞了八十圈儿了!”

  “难怪容忌没来找我,他定然没料到我飞了大半天都没飞出北璃王宫!”我小声嘀咕着,继而询问着花芯,“你可知驿馆在何处?”

  “什么?你说什么?”花芯装聋作哑,“没了金银财宝的润泽,我快枯萎了,脑子转不动!”

  真是株敛财成魔的狗尾巴草!

  我寻遍全身,也未发现值钱之物,因而只好将发髻上的玛瑙玉簪赠予她,“这簪子应当值点钱,你大可拿去典当。”

  花芯双手做西子捧心状,对我千恩万谢,旋即将玛瑙玉簪塞入我里衣中,还不忘调侃着我,“歌儿,你明明长得倾国倾城,为何还要女扮男装?凭你的样貌,当个美艳花魁是绰绰有余的!”

  我算是发现了,花芯脑子里除了钱财,再无他物,因而便敷衍答之,“人各有志。”

  “好吧,尽管你这志向不怎么样,但你依旧是这世上最最动听的歌儿。”花芯如此说道,纤细的胳膊往西南方向一指,笃定地说道,“驿馆在那儿。今后若是找不着路,你记得带上我就成了。方才你在北璃王宫上空飞了八十圈儿,我便将北璃都城的大街小巷都一一记下了!”

  “好说好说!”我爽快地应着,原来花芯也并非一无是处,起码她这识路的本领,甚得我心。

  我调转了方向,朝着花芯所指之处俯冲而下。

  原以为容忌此刻正四处找寻着我,不成想他竟早早地回了驿馆!

  花芯察觉到了我的怒气,抓紧了玛瑙玉簪,忙不迭地替容忌解释道,“歌儿莫气。容忌许是口渴了,回驿馆喝杯茶水,就会出门寻你的!”

  然而,容忌并未如花芯所言,喝完茶就出门寻我。

  他坐于院中,正心不在焉地同师父对弈,丝毫未察觉到屋檐上的我。

  “师父,可有法子根治歌儿身上顽疾?”容忌随意落下一子,琥珀色的眼眸中透着几分严肃。

  我嘴角不自觉地上扬,心中生出一丝丝甜。

  原来,容忌还是这般关心我!而我,却隔三差五地怀疑他,委实不应该。

  师父捋了捋自己并不存在的胡须,意味深长地说道,“自然可解,就是怕你舍不得。”

  容忌浅叹,“我怎会不舍?只是取他人性命以根治歌儿身上顽疾,虽能解燃眉之急,但歌儿若是得知真相,定然良心不安。”

  师父微微颔首,审慎说道,“此言有理!再者,以活人作药引,恐徒增小七杀孽,因果轮回,终是不好。”

  原来,我身上顽疾如此难治!

  好在,容忌知我所想,并未擅作主将活人作为药引,不然,我这辈子都难以心安。

  花芯从袖口爬出,学着我的姿势,双手托着毛茸茸的下巴,好奇地询问着我,“师父有钱吗?他缺娘子吗?”

  “我师父穷得叮当响,除却宝贝师娘,再无其他值钱的物什。”

  师父猛然一抬头,芝麻大点的眼眸直勾勾地望向我。大概是师父眼睛太小,使得他眼里的关怀无处安放,便化作颗颗泪珠垂下。

  “师父!你可别哭了,泪珠都比你眼珠大!”我揪着花芯毛茸茸的脑袋,飞身而下。

  “不孝徒儿!尽知道打趣为师!”师父揩去眼角的泪珠,破涕为笑,“小七愈发亭亭玉立了,真好。”

  容忌起身,面上带着一抹戏谑的笑意,他低头定定地看着我,在我耳边轻语道,“歌儿想来找我,无需躲躲藏藏。你这上蹿下跳的,万一摔着如何是好?”

  “你既怕我摔着,为何不前来寻我?非要我自个儿找上门,才舍得哄我两句!”我掐着他俊逸不凡的脸颊,愈发用力,直到掐出青紫的淤痕才舍得松手。

  “歌儿歌儿,你可轻点下手吧!万一掐坏了容忌,谁挣钱养我们?”花芯以纤细胳膊缠上我的手腕,十分紧张容忌。

  容忌目无斜视地看着我,也不喊疼,也不求饶,过了大半晌才冒出了一句,“铁手教的,他说欲擒故纵,往往事半功倍。”

  “你可不得这样!这么好的歌儿,你若是欲擒故纵,她一生气兴许就跟其他人跑了!”花芯双手叉腰,仰着毛茸茸的脑袋,有模有样地教训着容忌。

  容忌淡淡扫了她一眼,转而郑重其事地同我解释道,“我总担忧触及你身上的顽疾,再加之铁手自诩风月老手,说是欲擒故纵之法既可让你死心塌地,又不易牵动你身上顽疾,我便如是照做了。”

  半倚在廊道上的铁手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恍惚地朝着我的方向看来。

  我迎上他的目光,狠狠地剜了他一眼,我就说容忌为何总忽冷忽热,若即若离,原是铁手从中作梗!若是让我逮着机会,非好好戏耍他一回!

  铁手顿悟,心虚地摸了摸鼻子,一溜烟功夫跑得无影无踪。

  我回过眸,颇有些心疼地吹着容忌被我掐得青一块紫一块的脸颊,“你对我忽冷忽热的时候,我心口处也是这般疼痛。”

  “不敢了。”容忌低低应着,作势要帮我纾解心口的疼痛。

  我半推半就,心底小鹿乱撞,有些期待,又有些畏惧,只得将头埋入容忌心口,以此遮住通红的脸颊。

  师父趁着我同容忌腻歪之际,已然凑至跟前,硬撑着芝麻大点的眼睛,十分好奇地盯着我肩头上的花芯。

  花芯矫捷地隐没在我耳后,警惕地盯着师父,“歌儿说你穷得叮当响,我不要嫁你!”

  “呸!我有媳妇儿,何必觊觎一株野草?”师父来了气,被修剪得整整齐齐的胡须随着双唇的剧烈颤动而跟着抖动,仿若一只嚼草的老羊,模样十分滑稽。

  “了尘小儿,我似乎记得你!你总爱偷食老君丹药!”花芯如是说道。

  师父冷哼道,“那又如何?不像你,修了几十万年,依旧是株扶不上墙的狗尾巴草。”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