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故是面色恬淡,在淡雅如雾的水光中,缓缓后退着。他衣摆处的云图流苏四散开来,如海浪拍岸,波澜壮阔。

  “珍珠,珍重!我回桃花涧了。”故是面带笑意,清冷出尘。

  “何故?”

  故是低低说道,“一直以来,我总盼着我的珍珠落泪,结出晶莹剔透的小珍珠。但,当我亲眼目睹珍珠落泪,心里却在默默地**着,愿珍珠永无烦忧,永不落泪。”

  他面上挂着浅浅的笑靥,忽而转过身,没入漆黑如瀑的夜色之中,“珍珠,你永远是我的掌上明珠。”

  我定定地盯着他远去的背影,总觉今日的故是被一层淡淡的忧伤笼罩着。

  “咳——”

  伏在我肩上的容忌突发咳喘,将我的思绪拉了回来。他的身体稍稍回暖了些,不过依旧十分寒凉。

  我心下思忖着,寒邪湿毒虽难以根治,但不至于让容忌失了心智,今晚之事,甚是蹊跷!

  等我将容忌扛回北璃王宫,不多时,南偌九和独孤曦玥便双双赶至。

  足足有一刻钟时间,我屏息立于卧榻之侧,双手紧捂着心口,像是在等待着南偌九的宣判一般,焦躁不安。

  “南神医,他可还有救?”我声音抖得厉害,喑哑得不像话。

  “东临王体内旧疾原为心病所致,经寒邪湿毒这么一冲撞,竟有向好的趋势。”南偌九淡漠的脸上染上一丝若有若无的喜色,继而说道,“阴阳调和,渐趋中庸。仅需七七四十九日,东临王便可不药而愈合。”

  “当真?”我狐疑地看向南偌九,总觉事情并不像他所说的这样简单。

  南偌九笃定地点了点头,“当真。我亦未料到,你们二人身上的隐疾,竟可互相化解。正应了那句话,心病还须心药医。”

  独孤曦玥附和道,“正是如此!百年前,东临王因北璃王殒命诛仙台而耿耿于怀,久久不得释怀,日积月累,心结渐深,隐疾渐重。如今他替你承了寒邪湿毒,心结得解,自然不药而愈。”

  “原是如此!但为何容忌会突然没了气息?”我现在只要一闭上眼,满脑子都是容忌单膝跪地,眼神涣散,鼻息全无的样子,心慌得厉害。

  “竟有此事?”南偌九嘀咕着,再度倾身坐至卧榻之侧,全神贯注地替容忌诊脉。

  片刻之后,他明溪般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惊愕,“上古神水!”

  “何物?”我从未听过什么上古神水,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独孤曦玥柳眉微蹙,妙目圆瞪,不可思议地说道,“上古神水乃神界剧毒之水,无色无味,失传多年。据传,神界曾用上古神水处置过入了魔道的堕神。”

  上古神水竟如此可怕?

  我担忧地望向昏迷不醒的容忌,心乱如麻。

  “北璃王无需担忧。东临王心脉已被河神灵珠护住,等他体内旧疾相抵,便能醒转过来。”南偌九如是说道。

  听南偌九这么一说,我高度紧绷着的神经才稍稍松懈了下来。只是,上古神水既已失传多年,为何在六界覆灭之后,再度横空出世?

  “王,属下有要事要禀!”久未现身的朱雀,突然如蝠鲼般立于窗口。

  “何事?”我反问着朱雀,一边看向昏迷不醒的容忌,在卧榻之侧设了重重结界,这才站起身朝着窗口的方向走去。

  “驿馆有异动!”

  “这么快就按捺不住了?”我冷笑着,心底凉薄一片。

  柳苏苏图谋不轨我自是知晓,但铁手竟不顾多年情谊背叛容忌是我始料未及。

  他故意放走水网之中的女鬼,我尚能念在他对容忌一片赤诚的份上饶他一回。但他怎能让容忌误饮那剧毒无比的上古神水?

  仅凭这一点,不论他有什么难言之隐,我都无法原谅他。

  朱雀简练言之,“探子来报,昨夜子时前后,柳苏苏曾与铁手在院中密会。铁手情绪激动,几度上手狠掐柳苏苏的脖颈,但终究未伤及她。”

  “知道了。”我淡淡答道,转而出了寝殿,兀自踱步至宫门口。

  不多时,西方际白,铁手揽着一把小巧的扫把风尘仆仆赶来。

  他并未料到我会在宫门口等他,看到我只身一人杵在宫门之时,他显得十分惊讶。不过他反应极快,仅仅瞥了我一眼,便顺下眼眸,单膝跪地,恭恭敬敬地朝我行礼。

  铁手一贯洒脱不羁,不拘礼节,从未正儿八经地向容忌行过礼。因而,他今日这毕恭毕敬的模样,反倒显得十分突兀。

  “北璃王,星儿我已带到。就是不知,北璃王打算何时放星儿出宫?”铁手松开怀中扫把,将之小心翼翼地送至我面前。

  扫把星打了个哈欠,化成了人形,睡眼惺忪地看着我,面露喜色,“北璃王,许久未见!”

  “是啊,百年转瞬即逝。”我颇有感慨地说道,旋即看向愈发焦灼的铁手,“铁手若有要事在身,就先回吧。”

  “并无要事。”铁手如是说着,忽而“噗通”一声跪地,言辞恳切,“女鬼逃脱水网是铁手失职,还请北璃王降罪!”

  我轻拍着扫把星的手背,转而淡淡地扫了一眼愈发焦躁的铁手,不疾不徐地说道,“你是东临万人之上的大将军,我有何权利重罚于你?”

  扫把星似是察觉到了我和铁手之间愈发微妙的气氛,怯怯地替铁手说情,“北璃王息怒,铁手哥哥不是故意的,望你能网开一面。”

  我并未作答,默然牵起扫把星比寻常姑娘小上许多的手,往宫中走去。

  铁手只身跪在宫门口,以头抢地,“北璃王大人大量,万万不要因卑职失职一事迁怒星儿!”

  足足十二声巨响,待我回眸时,他的额头已经被磕出了一个硕大的血窟窿。

  “铁手哥哥!”扫把星惊呼道,作势朝他奔去。

  我一手钳制住扫把星的胳膊,冷冷地看向铁手,“你真是令我失望!”

  “敢问北璃王,铁手除却错放女鬼,还做错了何事?”铁手一手揩去额上血迹,不悦地反问着我。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