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脑海中,黑盒子痛心疾首,“宿主,不值得!”

  “值不值得,做了才知道。”我淡淡说道,将乾坤之力逼至眉心。

  嗥——

  一道凤唳从我眉心传来,带着雷霆万钧之势,俨然将不断逼近的飞鸟走兽震退。

  下一瞬,我纵身化作七彩凤凰,金翎加身,凤唳九天。

  “凰神凤主?怎么会!”柳苏苏跌落在北璃王宫晶莹剔透的琉璃砖瓦之上,念念有词,“你明明是水神之女,为何有凰神之力?”

  “死到临头,还不自知!”我藐视着渺**悲的柳苏苏,并未直接夺去她的性命,而是消弭了她周身的崆峒神力,让她意识到她引以为傲的崆峒神力,在我面前,不值一提!

  下一刻,我倾尽乾坤之力,将北璃都城之中动了邪念的飞鸟走兽斩尽杀绝。

  烫金色的气旋同初升的红日相互辉映,万兽嘶吼化作惊恐咆哮。

  “凰神凤主,我等知道错了!”通灵性的云雀连连跪地,哀声谢罪。

  “佛普度众生时总说,回头是岸。可惜,你们疯狂屠戮之时,血水早已淹没了堤岸。”我冷冷地说道,一手掐死了跪地求饶的云雀。

  一时间,万兽哀鸣,求生无路。

  我立于霓虹之巅,杀红了眼。

  柳苏苏瞳仁被水蛭蚕食,全然看不见她引以为傲的万兽如何惨死于我手中。但她置身于血雨腥风之中,依旧能感受到我杀气腾腾的眼神。

  她沿着琉璃砖瓦,颤颤巍巍地往沿着血流的方向爬去,“东临王,救我!”

  唰——

  我拖行着轩辕剑,剑锋在琉璃砖瓦之上划出一道蜿蜒的轨迹。

  “痴心妄想!”我一剑贯穿她的喉头,却刻意给她留了口气。

  她岿然倒在猩红一片的琉璃砖瓦之上,翕动着苍白的双唇,喉头梗动,发出蝉鸣般的窸窣声响。

  不多时,柳苏苏鬼气散尽,化为血迹斑驳的崆峒印,不偏不倚地落在我手心之上。

  据传,崆峒印原是不死龙族的守护神器,不但能召唤万兽,还能起死转生,济世救人普度众生。

  只可惜,我的力量远没到能游刃有余驾驭崆峒印的地步,若想驱使崆峒印救回北璃百姓,必然要有所舍弃。

  我踏着满城血水,缓缓步入寝殿。

  寝殿之中,仍旧处于昏迷状态的容忌眉头紧蹙。我正想上前抚平他的眉头,却又怕满身的血腥气惊扰了容忌,只好站定在卧榻之前,静静地看着他沉睡时的样子。

  “前生太过匆匆,原想今生长相厮守,不料天不遂人愿。容忌,若你是我,定然会做出同我一样的抉择,对吗?”我喃喃自语着,心里难免失落。

  日照窗台,和煦温暖,本该是万物复苏的好时节。

  我无奈地叹了口气,倏尔划破手腕,使腕上鲜血尽数融于崆峒印之中。

  不多时,被屠戮殆尽的北璃百姓纷纷起死回生。

  耳边,传来宫娥唧唧喳喳的窃窃私语。

  天边,则是黎民百姓劫后余生的欢呼之声。

  我定定地看着卧榻上昏迷不醒的容忌,坚持至今只为等他苏醒。

  终于,在我即将坚持不住之际,容忌猛然睁开了眼。

  他起身,稳稳地将我接入怀中。然,他的手一触及我的身体,我执念全消,转而化作一缕烟尘,随着劲风四散而去。

  “歌儿!”容忌慌乱地抓着我四分五裂的魂魄,随着我散落天际的碎裂魂魄一路狂奔。

  我的意识尚还停留在容忌身侧,碎裂的魂魄已然散落都城各地。

  出乎意料的是,青龙带着北璃三十万禁卫军,没日没夜地在北璃境内掘地三尺,找寻着我失落的魂魄。

  北璃百姓亦是如此。

  我残存的意识紧紧跟随着容忌,踏遍了北璃的每一寸土地。

  三日后,我随容忌再度回到北璃王宫,我失落的魂魄竟被百万北璃百姓尽数找回。

  魂魄归体,久违的心跳声竟叫我热泪盈眶。

  花芯从我被血迹浸染的袖口中爬出,细弱的胳膊缠着我的脖颈,哀嚎阵阵,“最最动听的歌儿,我将我的元宝全部给你,你醒来看一看芯芯,如何?”

  “好。”我缓缓睁开眼,看着痛哭流涕的花芯,心下只觉十分温暖。

  花芯喜出望外,但转瞬哭得更加凄惨,“我若是不给你元宝,你可不可以不要死?”

  容忌随手将花芯扔出窗外,他定定地看向我,琥珀色的眼眸中深情溢满,“你若再不回来,我便随你一道共走黄泉路。”

  我瞅着他情深不寿的样子,怕自己忍不住在他面前哭出声,连连转移了话题,“我将柳苏苏杀了,你不会怪我吧?”

  容忌阔步上前,将我紧拥入怀,“区区一个柳苏苏而已!你若想弑天,我亦可为你倾覆了这天道。”

  殿中,珠帘迎风而动,簌簌作响,是一拍即合亦是水到渠成。

  我轻捧着容忌愈发瘦削的脸颊,他唇边浅浅的梨涡成了我烙印在心的执念。

  “王,属下该死!”殿外,传来铁手自责至极的忏悔之声。

  我回过神,怔愣地看向容忌,“你未关门?”

  容忌亦怔怔地看向我,“忘了。”

  我郁猝至极,轻轻撩起卧榻前的重重纱帐,才发现门口密密麻麻地横陈着数十个脑袋。

  “完了!”我以被褥遮面,推搡着脸色铁青的容忌,“你竟忘了关门!”

  容忌柔声安慰着我,“怕什么?我本就是你的!”

  事已至此,我早已不惧众人对我和容忌指指点点。我担忧的是,我在他们心中高大威武的形象,会被彻底颠覆。

  “王,属下该死!”铁手再度发声,将我飘远的思绪拉了回来。

  容忌低咒了一声,气势汹汹地冲出了殿外,“你确实该死!”

  殿外,传来了容忌赤手空拳狂殴铁手之声。

  铁手谨小慎微地跪在容忌身前,眼眶微红,“王,铁手对不起你的信任。”

  “你为何不替本王关上门?”容忌又一拳落在铁手几无完肤的脸颊上,怒气更甚。

  铁手紧绷的神经在容忌开口的刹那突然松懈,他如释重负,全然不顾身上的伤痛,小心翼翼地答道,“下回,铁手一定记得替您关门。”

  容忌停了手,不咸不淡地问道,“幕后之人是谁?”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