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铁手脸色胶着,颇为无奈地说道,“幕后之人为易容女鬼,但她姓甚名谁,至今尚未有眉目。幕后之人用了易容术,盖去了原有面貌,委实不好辨认。”

  “星儿呢?”我反问着颓败沮丧的铁手,心下思忖着能让他情绪如此低落之人,应当只有扫把星一人。

  铁手单臂捶地,刀枪不入的铁手臂深深嵌入青石板中。

  他显得十分无力,“六日前,星儿被易容女鬼挟持,危在旦夕。女鬼以星儿的性命威胁我,要我竭尽全力,助柳苏苏博得王的欢心。我知女鬼目的不简单,但思忖着王极擅谋略,从未有人能真正伤王分毫,一时鬼迷心窍,应了女鬼的要求。”

  如我所料,铁手背叛容忌的原因,果真是因为扫把星。

  铁手以头抢地,虔心忏悔着,“王,铁手失职,甘愿受罚!”

  “世人皆尊容忌为**,以为他真的能刀枪不入。事实上,他只是因为肩上担着的使命,不得不坚强罢了。容忌之所以能躲过那么多明枪暗箭,是因为他时时刻刻提防着。但是对你,他从未设过心防。”我低低说着,虽知容忌不愿怪罪铁手,但我却十分心疼容忌被践踏的真心。

  “属下万死难辞其咎!”铁手显得十分沉重。

  容忌绷着岿然不动的冰山脸,薄唇轻启,“带路。”

  铁手错愕抬头,“王打算去哪?”

  “寻扫把星。”

  我瞅着铁手受宠若惊大喜过望的模样,心下反倒不大舒坦,随口说了一句,“青龙不错,铁骨柔情,与星儿倒也相配。”

  被容忌扔出窗口的花芯,恰巧听闻我们提及青龙,连连跳上我的肩头,好奇地问道,“青龙是谁?有很多元宝吗?他缺媳妇吗?”

  “一株狗尾巴草,竟如此恨嫁!”皇甫轩从天而降,漫不经心地扫了花芯一眼,唇角带着淡淡的讥笑。

  “你为何如此猥琐地盯着我的身体?”花芯双手叉腰,扬起毛茸茸的下巴,理直气壮地质问着皇甫轩。

  皇甫轩收敛起面上淡淡的笑意,怒目而视,“一株野草,有什么好看的?”

  花芯不服气,连连扯掉她用以遮掩躯干的浅绿叶子,“俗话说,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你仔细看看,我多好看呀!”

  我以手遮牢花芯的躯干,附在她耳边轻轻说道,“芯芯可不许这般,若是遇见些人面兽心的登徒子,多危险!”

  皇甫轩冷哼着,“本王不缺女人。即便缺,也不至于对一株野草下手!”

  “你为何不缺女人?难道,你比金主还有钱?”花芯两眼放光,如狼似虎般盯着皇甫轩。

  皇甫轩冷冷地剜了花芯一眼,并未答话。

  他转而看向我,稍稍和缓了脸色,“北璃王以身救国感天动地,本王佩服至极。”

  “你究竟想说什么?”我不耐烦地反问着他。

  皇甫轩向来不做无意义之事,他此次前来寻我,定然另有所图。

  “本王自是来助你一臂之力的!近来,有一女鬼修得佛道,锋芒毕露。她与你之间,似有些夙仇......”皇甫轩点到为止,话说一半便戛然而止。

  “你知她是谁?”铁手面露欣喜,忙不迭地问着皇甫轩。

  皇甫轩戏谑地看着我,突然调转了方向扬长而去。

  “给你!”我将袖中血迹斑驳的崆峒印朝着皇甫轩脑门儿扔去,气势汹汹地说道,“崆峒印乃容忌花了百万黄金才买到手的,你若想要,拿黄金来换罢!”

  皇甫轩脑门儿被崆峒印砸出了一角凹坑,但他依旧十分宝贝地将崆峒印揣入怀中。

  花芯立于我肩膀之上,伸着细弱的胳膊冲皇甫轩讨着债,“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皇甫轩神色尴尬,反问着我,“你要百万黄金做甚?”

  “自然是给芯芯做嫁妆!”花芯反应极快,将毛茸茸的浅绿脑袋搁在我脖颈上,脆生生地冲我撒着娇。

  “那女鬼身份我亦不知,但扫把星目前身陷第三关古战场之中。你们若是晚去一步,她即便无性命之忧,也极有可能被怨气浸染,堕入妖魔轮回。”

  第三关古战场?

  自我从旷世神盒中苏醒伊始,冥冥之中一直有一股神秘力量,迫使我不得不屡屡硬闯古战场。

  即便我已然闯过两关,但对于神秘莫测的古战场,我依旧心有余悸。尽管每一次都能逢凶化吉,但我依旧无法确定,下一回,我能不能活着走出古战场。

  毕竟,于我而言,每一次都是九死一生。

  皇甫轩拭去脑门上的殷红血迹,兀自说道,“本王已告知你们扫把星所处之地,便不再欠你们了。”

  语落,皇甫轩匆匆化作一道烟尘,遁地逃去。

  花芯捂嘴窃笑,“歌儿,我发现了一个天大的秘密!皇甫轩好穷哦!”

  容忌不悦地瞥了一眼花芯,“离歌儿远一些!”

  花芯眨了眨眼,忽而甜甜笑道,“金主,你开始有点喜欢芯芯了,对么?你平时都是叫我滚,今儿说话委婉了些呢!”

  “滚。”容忌一道掌风将花芯扫落在地,旋即将我轻揽入怀,低声询问道,“身体可还吃得消?”

  许是他的声音太过悦耳,又许是他置于我腰间的手太过温暖,我浑身上下均起了一层薄薄的鸡皮疙瘩,想要推拒,才发现自己手脚酸麻,全无气力。

  我原以为容忌附在我耳边,又要一本正经地说着流里流气的情话,不料他一直沉默不语,反倒在我手心写下“隔墙有耳”四字。

  隔墙有耳?难不成,我们的一举一动再度被有心人监视了?

  百年前,六界尚未坍塌之际,便有斗姆元君元神藏匿于日心之中,悄然窥伺着六界之中的一举一动。

  难道,虚**大陆上,西升东落的红日之中,也有猫腻?

  我下意识地抬头望向漫天霓虹之中的绚烂红日,盯了大半天依旧看不出什么猫腻。

  正当此时,容忌又在我手心写下“断天崖等我”五字。

  我记得当初容忌为引开祁汜,曾将叶修困于断天崖。他说过,断天崖深不见底,一旦身陷其中,永无生路。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