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蒙蒙夜色中,顾桓背手负立,朝着山丘方向走来。

  他瘦削的脸颊,棱角分明,冷傲孤清又盛气逼人,孑然独立间满是蔑视天地的强势。

  离殇紧随其后,一身黑衣遮去袅娜身段,眼圈乌黑,面色惨白,使得唇上厚涂的殷红口脂尤为突兀。

  远远望去,形容尚可。

  乍眼一看,狰狞可怖。

  “救我!”死水湾中,突然伸出一截被腐蚀地干瘪枯瘦的胳膊,死死地抓着顾桓的脚踝,将手心黏稠的污血尽数沾在顾桓的衣摆处。

  顾桓眉头微蹙,轻轻抬腿,将枯瘦的胳膊碾在脚下,冷哼着,“你弄脏我衣服了!”

  离殇狠狠地剜了一眼半截身子趴伏在死水湾上奄奄一息的鬼仆,清脆的巴掌声如平地惊雷,将死水微澜的死水湾震得波光粼粼,血色渐深。

  离殇慢条斯理地收回手,轻蔑地瞥了眼仅剩一副枯骨的鬼仆,“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竟敢在我面前公然勾引桓!”

  顾桓忽而转身,看着波光粼粼的水面,喃喃自语道,“且儿乃水神之女,绝不可能葬身死水湾中!”

  离殇旋即附和道,“她连诛仙台下八十一道天雷都经受得住,区区上古神水,定然不能伤她分毫。”

  顾桓闻言,阴鹜地看向荒草丛生的山丘,一字一句说道,“我有预感,她此刻就藏在山丘之中!”

  “桓,山丘之后便是第二处古战场,切莫意气用事!”离殇轻拽着顾桓的胳膊,“小心埋伏!”

  顾桓单手扣住离殇小巧的下巴,将她提至眼前,“埋伏?你以为容忌是我的对手?”

  离殇连连摇头,“你是虚**大陆上唯一一位修成佛道之人,东临王定然不是你的对手。”

  顾桓闻言,这才讪讪收回钳制离殇的手。

  “真真是张狂至极!”我小声嘟囔着,愈发厌恶如今的顾桓和离殇。

  下一瞬,顾桓手中忽然多了一串古檀佛珠。他一指拨动着佛珠,阔步朝山丘的方向走来。

  “焚!”顾桓一声暴喝,他嘴中便溢出一寻常匾额大小的鎏金梵文,朝着我和容忌的方向飞驰而来。

  容忌顺手将我揽入怀中,闪身躲避着鎏金梵文的侵袭。

  嘣——

  鎏金梵文擦过容忌的水墨广袖,朝着山丘上的碎石堆砸去。

  一时间,天雷地火齐鸣,相辅相成,转瞬之间就将荒草丛生的山丘化为一片**火海。

  “梵文竟如此厉害!”我盯着容忌被梵文擦伤的胳膊,惊魂未定。

  方才容忌若是慢了一步,心口怕是要被砸出一个大窟窿了吧!

  容忌沉眸,透过熊熊火光看向已然行至山脚下的顾桓,唇角现出一抹似有似无的笑意,“顾桓佛道大成,区区古战场,他定然不会放在眼里。”

  语落,容忌忽而将我扑至山丘之后稍显平坦的沙地之中。

  他单指贴着我微翕的双唇,小声说道,“别动。”

  我看着近在咫尺的容忌,心跳如鼓。他的长睫扫在我脸颊之上,好似轻飘飘的羽毛落在心尖上,一来一回便将我的理智全然摧毁。

  山丘上的熊熊火光,使得不染尘埃的他多了一丝烟火味。

  刹那间,怦然心动。

  “唔......全听你的。”我以略显平淡的声调强压下心中窃喜,抬眸定定地望着他俊美无俦的脸。

  容忌陷入片刻的失神,唇边不易察觉的梨涡悄然绽开,“你这么乖,我竟有些不习惯......”

  难道,我又会错意了?

  我面露窘迫,连连转移着话题,“顾桓越来越近了,你快起开。”

  “嘘!”他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将我微微抬起的脑袋按至怀中,压低了声音,“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与其在古战场中身先士卒,不若藏于暗处设局布阵。”

  “你是说先让自恃天下无敌的顾桓只身勇闯古战场,我们再紧跟他们身后,坐享其成?”

  容忌两指轻弹着我的脑门,嘴角笑意更甚,“正是。”

  果真是我会错意了!他只是怕我被顾桓发现,随手拉了我一把,我却以为他被我迷得神魂颠倒,欲在这荒郊野岭中对我行不轨之事......

  我低低地叹了口气,忽觉十分郁闷。不知为何,近段时间每每与容忌独处时,我总会不由自主地****。

  等顾桓和离殇纷纷步入第二处古战场,容忌这才翩然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瘫在沙地上一动不动的我,轻声哄道,“乖,先起身。出了古战场,我陪你躺上三天三夜。”

  我见顾桓和离殇已然走远,亦不想误了大事,遂拂去容忌朝我伸来的手,一骨碌从地上坐起,闷闷说道,“谁要你陪!”

  “歌儿,现在的你,好乖。”容忌琥珀色的眼眸中星子闪烁,他瞳孔中我的剪影亦蒙上了一层似有似无的水雾。

  容忌将我额前的碎发拢至耳后,深情不寿的样子煞是迷人。

  他一定是故意的!总靠我这么近,害我心跳怦怦直跳,恨不得马上将他拆骨入腹。

  我避开他的眼神,闪身小跑着入了第二处古战场。

  拨开重重迷瘴,我小心翼翼地避开脚边深潭,踩着潭边青荇,踽踽而行。

  步行数十步,迷瘴稍稍退去,顾桓和离殇的剪影在深浅交错的雾气中愈发清晰。

  “桓,救我!”

  离殇手脚被古战场中成了精的藤蔓所缠,她整个人被倒挂在树梢上,随着手腕粗的藤蔓来回晃动着。

  顾桓背手负立,阴鸷地盯着悬于树梢上的离殇,薄唇轻启,字里行间透着彻骨的凉薄,“无用!比起且儿,你相差甚远!”

  离殇闻言,紧咬着下唇,再无多言。

  藤蔓沿着离殇的躯干将她越缠越紧,钻骨噬心之痛,使得离殇本就苍白的脸色愈发难看。

  顾桓冷哼道,“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全天下男人见到你,都要退避三舍的。”

  “我潜心钻研佛经,百年如一日兢兢业业地修习佛法,为了早日修得佛道,我不惜手染杀戮,百年前残害了上万无辜亡魂。你倒好,得了我的修为,翻脸不认人了?”离殇硕大的泪珠落在顾桓眼睑之上,其间悲戚与辛酸,也只得自己一人苦苦受着。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