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花芯眉心一跳,口沫横飞,“不得了不得了!金主也犯了世间男子都爱犯的臭毛病!歌儿,揍他!”

  我眸色一凛,揪着容忌红透的耳根,质问道,“你去妖娆酒楼做什么?”

  “嘘!小声点儿,若是让歌儿知晓,她定然不再理我。”容忌说完,两眼一闭,直挺挺地往后仰去。

  “起来,你给我解释清楚!”我怒不可遏,想不到容忌竟瞒着我,偷偷去过妖娆酒楼!

  容忌双眸紧阖,呼吸渐趋平缓,竟在我怀中沉沉睡去。

  我正在气头上,原想将容忌扔在此处,但又怕他遭遇不测,只得心不甘情不愿地将他扛在肩头。

  “歌儿,我发誓,我再也不去妖娆酒楼了!”容忌呓语着,嘴里念念有词。

  花芯趴在我另一个肩头上,单手托着毛茸茸的脑袋,颇为感慨地说道,“想不到,金主如此畏惧歌儿!”

  他表现得越畏惧,我则越气愤。若是心里无鬼,他没理由苦苦瞒着我,毕竟我又不像他那样霸道,这不许,那也不许。

  等我将他扛至第三处古战场,天已微微凉。

  他睡眼惺忪地睁开眼,正巧对上瞅着他阵阵发笑的花芯,虎躯一震,低喝道,“你怎会在本王榻上?”

  “滚下去。”我见他已清醒,早已麻木的肩头一松,将容忌轻轻抖落在地。

  咚——

  他应声摔落,迷茫地坐在地上,瞅着我愈发黑沉的脸色,犹疑问道,“怎么了?”

  “可认识玉妖娆?”

  “不认识。”容忌反应极快,他摇了摇头,旋即站起身,将我搂入怀中。

  去过妖娆酒楼,竟还说自己不认识妖娆酒楼的当家掌柜?

  我来了火气,再不同他废话,转身朝第三处古战场的玄色城门走去。

  “歌儿,你生气了?”容忌后知后觉,紧跟在我身后,低低补充了一句,“我若说认识玉妖娆,你可否不要生气?”

  “从我眼前消失!”我淡淡地说着,一脚踹开了玄色城门。

  花芯担忧地扯了扯我的衣袖,“歌儿,你这么凶,会不会吓跑金主?”

  “我说认识她,你不高兴。我说不认识,你也不高兴!你究竟要我怎么做?”容忌拦在我面前,定定地盯着我,振振有词地质问着我。

  “我高不高兴与你无关。你若是觉得碍眼,大可以去妖娆酒楼找你的红颜知己!”

  容忌堵在我身前,一言不发地看着我。

  我亦抬着头,一言不发地看着他。

  他琥珀色的眼眸中,除却我,再无他物。

  但我脑海中,满是他在妖娆酒楼花天酒地的模样。别看他平素里寡淡清冷,一旦沾酒,妖娆妩媚,风情万千。

  一炷香后,容忌终是败下阵来,“虽然我不知自己犯了什么错,但惹你不开心,便是错了。”

  “哼!你是不是背着我,去妖娆酒楼花天酒地了?”

  “哼!你是不是背着歌儿,藏了许多私房钱?一定是这样!不然,你哪来的银子逛窑子!”花芯双手叉腰,一想起容忌的钱财极有可能落入其他人的腰包,急得直跳脚。

  容忌揉着隐隐作痛的太阳穴,小声解释道,“玉妖娆我不认识,妖娆酒楼倒是去过。不过,妖娆酒楼并无特别之处,我仅仅待了一个时辰,便出来了。”

  “一个时辰还不够久?”我反问着他。

  “我在妖娆酒楼既不沾酒,也不沾色,天地可鉴!”容忌信誓旦旦地说道。

  我见他认真严肃的样子,应当没有诓我。

  既不为酒,也不为色,那他去妖娆酒楼干嘛?

  我正想发问,容忌突然从身后取出一血迹斑斑的针毡,二话不说,直接跪了上去。

  嘶——

  寸长的细针扎入他膝盖之中,我单单在边上看着,都觉得疼得心肝颤。

  容忌先声夺人,“我保证,再不去风月之地。若有下次......”

  我知他刻意转移着话题,但又不舍他这么虐待自己,便不再追问,连连捂住了他的嘴,“我闻不得血腥气,你快别跪了。”

  容忌闻言,这才收起针毡,如释重负。

  花芯看着他血迹斑斑的膝盖,吓得瑟瑟发抖,“金主,你膝盖疼吗?”

  我亦十分担忧他膝盖的伤势,见他并未理会花芯,继而又问了一遍,“苦肉计很好使?”

  容忌眉头微拧,双膝一曲,整个人往我身上摔来。

  我明知他是故意为之,但见他演得这么用心,便顺了他的意,扶着他精窄的腰,一手撩起沾染着他斑驳血迹的裤腿。

  容忌悄然压下裤腿,“我没事。”

  “还说没事?”我瞅着他膝盖上触目惊心的伤口,心疼至极,“你听好了!你整个人都是我的,往后若敢肆意弄伤自己,看我不扒你一层皮!”

  “好。”容忌嘴角噙笑,灼灼的目光直勾勾地盯着我,“我是你的。你若想扒我一身衣,也未尝不可。”

  还别说,他油嘴滑舌的样子,怪可爱的。

  “原来金主惧内!”花芯啧啧称奇,“授粉时不挺强势?怎么这会子跟换了个人似的!难道,金主还有同胞兄弟?”

  “花芯,你再提一次授粉,信不信我真将你扔给皇甫轩?”我看向肩头双手叉腰,口无遮拦的花芯,脑仁隐隐作痛。

  花芯闻言,乖乖地钻入我的衣袖,再不敢胡言乱语。

  不成想,皇甫轩从天而降,气势汹汹地朝我走来。

  他指着我袖中的花芯,义愤填膺地说道,“本王乃第一任天帝转世,现为南羌国主,难道还配不上你?”

  “你有钱吗?”花芯从袖口探出毛茸茸的脑袋,反问着皇甫轩。

  “钱财乃身外之物,唯有你这般凡夫俗子才会趋之若鹜!本王仙力滔天,即将突破大成境界,岂是你这株野草可肖想的?”皇甫轩寸步不让,据理力争。

  不过在我眼里,他此刻同花芯争锋相对的样子,同他平素运筹帷幄的样子大相径庭,狂狷中透着几分幼稚。

  花芯眉眼弯弯,捂嘴笑道,“皇甫轩,你这么穷,一定娶不到媳妇儿。不过,你也不必伤心。你长得还不错,去做个小倌儿,兴许还能赚些钱财。”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