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容忌背手负立,若清风霁月,在昏暗的后厨中熠熠生辉。

  他轻蔑地瞟了一眼朝他扑去的且舞,悄然向后退了半步。

  不料,且舞反应极快,用她细碎的舞步调整了姿势,旋风般疾转过后,不偏不倚地倒在容忌怀中。

  她髻上的那抹紫色鸢尾,暗香涌动。

  容忌嫌恶地将她推至一边,拂去衣襟上沾染的脂粉味,冷冷地说道,“想死?”

  且舞应声倒地,冗长的裙摆四散,莹白脚踝上,缠着一条红线,更衬得她风情万千。

  “且舞并非有意为之,东临王海涵!”她双手撑地,颇为费劲地从地上爬起,狭长的眼眸中泪水氤氲。

  我因南鸢一事歉疚难当,又见且舞在容忌面前矫揉造作,愈发心烦意乱。

  啪——

  我扬起手臂狠狠地甩了她一巴掌,仍觉不尽兴,正想再度动手,顾桓突然闯进后厨,将且舞护在身后,转而朝着我的小腹便是狠狠的一脚。

  “顾公子,我没事。你万万别为了我得罪了东临王,不值当。”且舞将头靠在顾桓背上,一双水眸正幸灾乐祸地打量着重摔在地的我。

  “歌儿!”容忌倾身上前,只手置于我小腹之上,眸中除却愤怒,还有一丝慌乱。

  我捂着腹部,明显感觉到滚烫的血正顺着衣摆往下流,但见容忌如此着急的模样,只好扯了个谎,“没事,就一点点疼。”

  小卓怒意正盛,提着屠刀,朝着顾桓心口毫无章法地砍去。

  顾桓手心蹦出一个鎏金梵文,不偏不倚地封印在小卓天灵盖上。

  他冷哼道,“最好别来挑战我的底线!”

  小卓被梵文所缚,全身经脉皆被死死锁着,致使他再无法动用仙力,直愣愣跪伏在地。

  顾桓阴鹜的眼神锁向容忌怀中的我,他明显注意到了我沾染了血迹的衣摆,喉头微动,“我不知你有伤在身。”

  我亦不知自身仍如此脆弱!原以为,我身上的阴邪寒毒已然大好,不成想,竟受不住顾桓尚未竭尽全力的一脚。

  容忌勃然大怒,以斩天剑剜去顾桓周身龙鳞,“我视若珍宝的女人,岂是你能动的?”

  顾桓躲闪不及,顷刻间便被斩天剑剜去身上三千多片龙鳞。

  龙鳞碎屑般掉落一地,他却一声不吭地咬着牙,默默隐忍着。

  待斩天剑即将贯穿顾桓的心口,顾桓终于了后退了半步。他口中溢出一匾额大小的鎏金梵文,将自身与容忌隔绝开来。

  “且儿,这一地龙鳞全当是给你谢罪了。”顾桓并未主动出击,他屡屡后退,语音刚落,便携同且舞,阔步离开了后厨。

  临走前,顾桓似是忆起一件重要的事,猛然转身,冲着跪伏在地的小卓冷漠言之,“南鸢仙子不错,想见她最后一面?”

  小卓猩红的眼里暗潮涌动,若不是被鎏金梵文死锁着经脉,他定然会冲上前同顾桓拼个你死我活。

  当熹光透过后厨锈迹斑斑的窗槛,洋洋洒洒地铺陈在我周身之际,我总算是缓过了劲,从容忌怀中跳下,“走吧,去看看顾桓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回屋!”容忌再度将我圈入怀中,“歌儿,你绝不能再有闪失,绝不能......”

  “我答应你,一定会保护好自己。”

  语落,我匆匆挣开容忌的禁锢,兀自走在前头,心底对顾桓暴戾的一脚耿耿于怀。

  三百多年来,我虽从未对顾桓生过一星半点的情愫,但亦时常感念他陪我做过几十年的恶鬼。即便他犯下许多错,但我依旧铭记着头顶蘑菇状怨念单纯偏执的顾桓及梦境中瘦弱善良的阿暖。

  这一脚,算是彻彻底底地断了我同他本就浅淡的情谊。

  容忌牵过我冰凉的手,轻轻说道,“他执念颇深,注定与你背道而驰,无需为他伤神,不值得。”

  “嗯。”我攥紧了容忌温暖的手,一时无言。

  顾桓屋中,香风旖旎。

  我微微皱眉,走向端坐于桌前,已然喝得酩酊大醉的顾桓。

  他抬眸,阴鹜的眼神从面色不善的容忌身上又移至失魂落魄的小卓身上,最后才怔怔地看向我,“现在可好些了?”

  “托你的福,死不了。”

  我嘴角漾开一抹带着嘲讽意味的嗤笑,只觉顾桓浮于表面的关系甚是虚伪。

  顾桓玄色衣衫上的血迹尚未干涸,他一抬手,血腥气便同屋内呛人的香气混在一起,恶心至极。

  “陪我喝一杯酒。”顾桓替我倒了一杯酒,随后清清冷冷地说道,“且舞和你有几分相像,不过她比你乖巧。”

  “恭喜。”我接过酒杯,转而将杯中烈酒泼于地毯之上,“我夫君不喜我饮酒。”

  容忌冷峻的脸色稍有好转,悄然握着我冰凉的手,“你许久未这么叫我了。”

  顾桓将手中酒杯摔得稀碎,兀自揭开了桌上盖着红绸的浓汤。

  “且儿,快尝尝!我特地为你熬制的,滋阴补气。”顾桓指着桌面上热气四溢的山药排骨汤,嘴角浮现出一抹诡谲的笑意。

  顾桓竟会煲汤?

  我狐疑地看向热气四散的山药排骨汤,忽而发觉浊白的汤汁中,漂浮着一只人眼。

  顾盼分明,灼灼有神。

  “啊——”

  这不正是南鸢的眼睛?

  我失声尖叫,倏而起身,捂着心口狂吐不止。

  小卓怔怔地看着那一锅山药排骨汤,只手探入滚烫的排骨汤中,将那双被烫熟了的眼捞了上来。

  他的手瞬间布满了水泡,但他浑然未觉。

  “南鸢,对不起。”小卓声音哽咽,双手剧烈震颤,懊恼不已。

  “呵呵,不就是一个女人?至于么!”顾桓自斟自饮,费解地看向小卓。

  小卓置若罔闻,自言自语道,“你活着的时候,我总担忧保护不了你,因而迟迟没能给你一个承诺。但你怎能这么残忍,说走就走?”

  顾桓起身,将手搁于小卓肩上,没脸没皮地宽慰着小卓,“这次,仅仅只是一个小小的教训!你若是乖乖听话,你喜欢什么样的女人,我都能帮你弄到手。”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